第二十六章:退隐

 

“小苍狼阿!你是不忍心,还是下不了手?”兰花园内,苗疆王室的悲剧正在上演。

竞日孤鸣话刚落,苍狼就是一个激动,挥刀斩下,却是故意斩偏:“我知道我比不上你,我永远也比不上你,但我不愿……让自己变成你!”苍狼怒吼完,似乎冷静了下来,冷冷看着半跪在面前的竞日孤鸣,转身离开,留下一句话来,“善待苗疆的子民,疼惜他们,保护他们!”

“苍狼~”竞日孤鸣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已经走出几步的苍狼,淡笑道,“苍越孤鸣仍是不改天真呀!”说话之间,他突然冲上去,一掌拍在苍狼背后。

苍狼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内力冲入体内,不由惊道:“竞日孤鸣,你做什么?”

“孤王的小苍狼、你还是永远的天真。”竞日孤鸣强忍着伤势给苍狼传功,“你可知孤王放开防线以显薄弱,不只是为了对抗魔世先做准备。但孤王仍错算一着,行刺的人,竟然不是最后一名的王族亲卫。”

“要杀你,我怎可能让他人帮手!”

“孤王的小苍狼确实成长了,如此快速的逆袭!将赌注押在孤王绝不可能的松懈之心,但是孤王是真正松懈了,在得到一切之后,在见到你没死之后,在失去了自己之后,孤王确实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之中。小苍狼,无论你是何原因没杀孤王,孤王也收不下你所赐予的仁慈悲怜。喝~”说完,竞日孤鸣功力再催,被巨力强灌的苍狼不由得身体浮空,两人都很难受。

“竞日孤鸣,你什么要这样做?”

“三十年了,到了今天,我仍不知我的面具是否已经摘下,是否摘得下?得到了三十年所等待结果,却失去了三十年来,曾经与共的一切。这是否值得?这盘棋的下一子,又该如何落!小王迟疑了。”竞日孤鸣苦笑着,将闷在心里的话选在此时悉数倾吐,“小王擅长等待,想不到等到最后一刻!小王要等待的那个自己,却不是吾要等待的自己呀~哈哈哈哈~”

我远远地看着,爱莫能助。这些话,北竞王是不会对我这个局外人说的,于是我也不能及时地安慰他。好在很快,我们都不用再受这种折磨了。

“乖苍狼,小王将回轮劫全数功力传给你,你将成为太祖之后,第一个真正练成三部宝典武学的王族传人!以卫苗疆强悍~喝!!”话落,竞日孤鸣也传完了最后的功力,随即被苍狼周身逸散的气劲震飞出去。他按着流血不止的伤口,勉力起身,踉跄地朝外走去,“雪狼族不可轻动,否则苗疆又乱。雪狼后初雪孤鸣是政治的牺牲品,替我好好安置,和离改嫁皆随她意。”

我听到北竞王的叮嘱,顿时百感交集,这里与原剧不同,他还记着我,但他没选择带我走,是觉得自己必死无疑,还是心如死灰,彻底抛弃现在的一切,连同我在内。

“啊?王爷……”姚金池早些时候已经入园,看见北竞王的大氅遗落在地,便捡起来寻人,不想却遇到了眼前的场景,惊得不知所措。

竞日孤鸣朝她走去,从她手上接过大氅,披在身上后,继续向着前方的黑暗走去,口中喃喃道:“叛逆……竞日孤鸣……已经伏诛。”经过一片颓倒的花草时,他不由停步看了看,问道,“金池,这花园……还能恢复吗?”

“金池……会尽力。”姚金池看了看四下,答得有些艰难。

“嗯,劳烦你。”竞日孤鸣继续一步步走远,无视苍狼与姚金池挽留的呼唤,抓紧身上的大氅,凄然道,“贺苗王苍越孤鸣登基……”他萧瑟的孤影很快没入了夜色中,我也转身消失在树上,追着他去了。

竞日孤鸣功力尽失,又身负重伤,大量的失血让他意识开始有些恍惚,身心的寒冷却又使他保持着微妙的清醒状态,有一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意念在撑持着他,一步一步向王宫外走去。他径直朝着宫门而去,王后寝宫并不在路线上,我忍着心疼没有现身,就这么看着他走到宫门前,走出宫门之际,他终于是回头朝着王后寝宫的方向望了一眼。而我等的就是他的这一眼。

“是不是不舍得我?”竞日孤鸣闻言一怔,猛然转头,惊诧地看向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我。我没等他回话,就塞了一颗药丸到他口中,然后架着他,运起轻功,出了王宫。很快,就有一辆马车驶过,将我们载走。

“这……这是怎么回事?王上怎么伤得这么重?”小牙已经在马车里等候了,见我带着浑身是血的北竞王上车,不由惊呼出声。

“安静。”我没空理她,放北竞王平躺在车中,开始忙着给他处理伤势。他此时已经昏睡了过去。

 

竞日孤鸣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布置清雅的房间,和煦的阳光将眼前的事物照耀得熠熠生辉,莫名有种焕然新生的感觉。有咚咚咚的捣药声从屋外传来,他大概就是被这声响吵醒的。

很快,竞日孤鸣就忆起了昏迷前的种种,不由挣扎起身,唤道:“小雪?”紧接着,捣药声就停了,我匆匆推门进来,见人已经醒了,就下意识地冲过来把脉检查。我这娴熟的行医架势让他有些陌生,诧然问道,“小雪,是你救了孤……我。”

“不然呢?王上觉得还有谁会对你不离不弃?”我没好气地回道。

竞日孤鸣听出我话中的怨怼,黯然道:“对不起,小雪,我无法保住你的后位,终究是对寒胥王失约了。”

“我才不稀罕当什么王后。我生气,是因为你那夜没想着带我走。”

“成王败寇,无论生死,我都不能将你卷进来。”

“结为夫妻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我无法置身事外。王上,不,夫君,你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竞日孤鸣凄然一笑,轻轻摇了摇头,叹道:“小雪,你错了。寒胥王早就为你安排了后路。无论王权如何更迭,都不会危及到你身上。”

“这怎么可能!”虽然我那便宜老爹好像跟我提过退路这回事,但我并不以为然。权力争斗,从来都是赶尽杀绝的。就算苍狼不杀我,我这个叛逆之妻也尴尬至极,难以自处。

“只要你没有我的子嗣,寒胥王就能保下你。”竞日孤鸣说得轻描淡写,我却惊得浑身发抖,情不自禁想到一种可能。是的,子嗣的问题我曾经想到过,但当时没当一回事,就这么忽略过去了,也没有给自己和北竞王做身体检查。

“你的意思是……不会吧!”我不可置信地盯着他,喃喃道,“你早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竞日孤鸣神色复杂地看着我,沉默不语。我转头对屋外吼道:“小牙,你给我进来!”

小牙很快推门进来,直接跑到我面前跪了下了。她明显已经在屋外听到了所有的谈话。“你……”我看她低着头、紧咬下唇的羞愧模样,就明白了全部,不由颤着声问道,“真的是你!父王真的让你给我下药避孕?!从何时开始的?”

小牙不敢抬眼看我,被我逼问也不敢回话,直接一个磕头,就此长跪不起。“你!”我见状不由得悲怒交加。虽然我没期待过与北竞王生孩子,但被亲爹算计,被心腹下药,我身为转世神医,竟还无知无觉,实在是一个惨字道不尽心酸。

“应该是从撼天阙现身争权时开始谋划。”竞日孤鸣眼看我与小牙快要主仆反目,便出声打破僵局道,“小雪,寒胥王深知撼天阙的厉害,有此防备也是为你好,不要怨他,若换作是我,我也会如此行事。而小牙,也不过奉命行事罢了,无需置疑她的忠诚。”

“小牙,你先出去。”我压着火气,先把人赶出去,眼不见未净。小牙一言不发地出去了,随后乌蛮替她送汤药进来。

我憋着一肚子的怒火,接过汤药,坐在床边给竞日孤鸣喂药。两人一时无言,等碗空了,我也冷静了不少。竞日孤鸣幽幽看着我道:“小雪,我已一无所有,而你,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如果你想赶我走,可以明说。反正你连王位、武功都能放弃,多丢一个老婆也算不得什么。”我顿时就被他的话激得炸毛,恶狠狠地说,“如果你只是想确认我的心意,那我告诉你,我的选择就是你。管你一无所有也好,管你戴着面具也好,我爱的就是你!”

“小雪……”竞日孤鸣笑了,那一刻便是满屋的暖阳春花,耀得我有些迷眩。他的笑容一直都很醉人,虽然看着与平时无异,但我却能确认这一刻的笑是发自肺腑的。他拉我入怀,抚着我的脸,久久凝视。良久,他又轻声问道,“小雪不嫌弃我虚伪吗?”

“你不是虚伪,你只是比别人更敏感,更害怕受到伤害罢了。”我伸手回抱起他,笃定地说道,“在我看来,你的笑容,你的温柔,甚至是你装出来的软弱,其实都是你真实的一面。只是别人看不清,而你自己也迷失了。”

“这……也是你的直觉吗?”

“是吧。”我在他俊美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突然感觉自己彻底拥有了眼前人,心情大好起来,先前发现被算计的悲愤也消散无踪。我习惯性地趴在竞日孤鸣身上蹭来蹭去,与他耳鬓厮磨,关切地问道,“夫君,你的伤还疼吗?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唔,你压得我浑身都疼。”竞日孤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话中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

“啊!”我赶忙起身,懊恼道,“是我大意了。那夜你重伤濒死,即便我救治及时,你也昏迷了好几日才醒。”我一边说,一边让竞日孤鸣躺下,给他盖好被子,“你先休息,等药膳炖好,我再叫你。”

“嗯。”他握住我的手,开始闭目养神。我静静守在床边,看着他如画的睡颜,还没欣赏够,他就已经呼吸均匀,沉沉睡去。我这才轻柔地抽出自己的手,悄悄出了房间。

 

大概是失了功体的缘故,竞日孤鸣的伤恢复得很慢,最初的两月,他都需躺在床上将养。我便也朝夕守在他床边,陪他说笑,陪他下棋,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宫廷生活,只是两人的身份变了,住所也变了。

“小雪在做棋盘吗?”竞日孤鸣斜倚在床,笑吟吟地看着我在床边削一块木板。

“是啊。之前自制的那个被我摔裂了,没了天运加持,害得我下棋老输。”我一边将木板四边削平整,一边随口胡扯道。

“为了投我所好,真是辛苦你了。”关于那块棋盘被摔裂的缘由,我们都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

“既然知道我辛苦,那就多输我几局,让我高兴一下嘛!”

“无此必要。以小雪的聪慧,用不了几个春秋,就无需我再让子了。”

“饶了我吧,我可真没有成为国手的打算。”我白了竞日孤鸣一眼。

“也是,小雪志不在此。除了征战沙场之外,你的兴趣是……医术吗?”竞日孤鸣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是酒?”

“是吃吧。”我之前以兴趣爱好为由向他解释过自己精湛的医术,现在的回答才是货真价实的。

“哈,倒也都包含在内了。小雪的药膳当真是美味,就连……”话到一半,他突然一顿了,改口道,“宫中的御厨也不能与你媲美。若无此番变故,我怕是没这种口福了。”

虽然他改口极快,但我还是听出来了,也不想装糊涂,直接呛道:“我从前并非不想为夫君洗手作羹汤,只是不想你在我身上看到别人的身影。”

话落,两人之间的气氛凝滞了片刻,竞日孤鸣忽然轻笑起来,无奈道:“小雪,你真是爱吃醋。”

“哼!若我丝毫都不吃醋,你才该担心了。”我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埋头继续刻着棋盘。

“是是是,小雪吃醋的模样最可爱了。”竞日孤鸣笑着哄了我一句,又转移话题道,“我的伤现已大好。应该用不了几天,我就能陪你去游山玩水了。你可有计划?有什么地方想去的?”

“当然有了。我早就做好了详尽的计划,就等着夫君身体好转呢。”他的话成功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我顿时又雀跃起来,满心期盼地和他说起自己的打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