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佛劫轶事

 

“小千雪没死……”竞日孤鸣凝视着手中的白纸黑字,有些失神,片刻之后,轻笑出声来,“哈,不但没死,竟然还来个妻女双全,还真像他的风格啊,哈哈哈……”他笑着转看向身旁,在他身边是一株参天大树,我和小牙正蹲在树下,拿着小铲子挖着地下的藏酒。

“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正好用我这刚酿成的新酒庆贺一番。”看着喜不自胜的竞日孤鸣,我也跟着欢心雀跃。

“的确是当浮一大白。我来助你。”他竟有些等不及,走过来就要挽袖动手。

“不行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让你来挖土呢!”我连忙起身去拦他。

“有何不可?我已不是北竞王。”

“与此无关,我不舍得而已。”

“是吗?”竞日孤鸣用手指拭去我脸上不经意沾到的泥点,笑吟吟地说道,“那前日又是谁要我动手来着?”

“呃……”我被他用话噎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信口开河道,“那不一样,挖参是技术活,也只有夫君做得好,才不是从土里挖个酒坛这种粗活能比的。”

“哈,什么都是你在说。”

“夫君有异议?”

“不敢。”

这时,小牙已经挖出了酒坛,站起身打断我们道:“主上,主人,挖出来了!”

“快快快,拿玉觞来。”我立即急不可耐地从小牙手中抢过还沾满泥的酒坛,抱在怀中,揭开封泥,顿时异香扑鼻,让我陶醉地不住吸气,忍不住兴奋地喊道,“成了!终于酿成了!”

“这酒味似曾相识啊。”竞日孤鸣在一旁也闻到了酒香,不由疑惑道。

“这酒是我仿照风月无边配制的。”我一脸自得地晃着酒坛解释道,“虽然风月无边还剩不少,但终有饮尽的一日,不如我自己偷个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说话间,小牙取来玉觞,我便满满地斟上酒,这才有些恋恋不舍地把酒坛交给小牙,自己端起玉觞细品。竞日孤鸣已经先我一步饮下一口,正闭目回味。等他再睁开眼,我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如何?”

“比之风月无边,犹过之而无不及。”

“夫君是故意说好听话的吗?”

“平心而论,此酒确实不逊于风月无边。既然出自小雪之手,在我这里当然要加分不少。”竞日孤鸣微笑着继续给我灌甜言蜜语。

我很是受用,连喝几口酒后,又道:“夫君给这酒起个名吧,不过,可别叫什么风花雪月。”

“哈。那叫红尘雪呢?”没想到竞日孤鸣竟然打趣道。

还别说,这酒取名红尘雪,倒是雅致又贴切,还颇有深意,不过旁人不会明白我们夫妻间的打趣。我纠结了一下,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酒名。

酒过三巡,竞日孤鸣忽然说道:“地门之乱波及苗疆与中原,不知俏如来等人会如何应对,情报还是太少了。”

“雪狼卫能力有限,目前所知已是极限。夫君是不是打算启用自己的力量?”我已喝得有些醺然,东歪西倒地倚靠在他身上,口齿不清地回话道。

“你知道?”竞日孤鸣有些意外地转头看着我。

“知道什么?知道夫君还有暗中的势力?”我满脸酡红地仰头醉眼回视着他,奇怪道,“这有什么猜不到的?以夫君深谋远虑的谨慎性子,台面下没有别的力量才奇怪吧。若不是有心相让,世上几乎无人能让你一盘覆灭。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夫君还是蛰伏了多年的龙。”

“哈。小雪总说我擅长用甜言蜜语哄人,你自己将人夸上天的本事才叫人叹为观止。”竞日孤鸣笑道,正想伸手来捏我的脸,我却一头栽在他怀中睡了过去,徒留他又好气又好笑地愣在原地。

 

江湖多风波,山中无甲子。又是一个静好的早晨,竞日孤鸣在书房里奋笔疾书,我陪在一旁给他磨墨添纸,一派红袖添香之景。当然,这只是假象。更多的时候,我是趴在桌边痴看他专注写书的模样。

“小雪,你太心急了。”突然,竞日孤鸣停笔,抬头对我笑道,“欲速则不达,你再怎么盯着,这故事也不可能提早写成。”

“我没心急啊。虽然是有好奇夫君会怎么写我的故事,但是我守在这里又不是来催稿的。”

“那你意欲何为?”

“没什么,就是留在这看你而已。”我双手撑着下巴,歪头色迷迷地看着竞日孤鸣,调戏他道,“夫君你太好看了,专注的模样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根本看不够,简直秀色可餐啊!”

“秀色可餐?”竞日孤鸣没好气地重复了一句,忽然一手举笔,一手拉住我的手臂,笑道,“小雪才是秀色可餐吧,来,让为夫给你点一个美人痣。”说着,他手中的毛笔就往我脸上戳来。

我连忙挣扎起来,推开戳过来的笔,叫道:“美人痣应该在眉间,你怎么往我嘴边戳啊!那是媒婆痣吧!”

他笑着抱紧我,不停地找机会下笔,口中调侃道:“小雪这么贫嘴,点个媒婆痣也是应景。”

“不要啦!”我奋力挣扎,因没用内力,竟然摆脱不开他的纠缠。

就在我们嬉闹了好一会,渐渐停下时,雪狼卫就送来了最新的情报。竞日孤鸣看过之后,沉吟半晌,起身说道:“小雪,我要出门一趟。”

我紧跟着站起身来道:“我也去。”

“你……”

我不等他说完,立即打断道:“别再说什么想让我置身事外了!夫妻一体,你休想再抛下我行事。”

“我没有要撇下你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你会冲动行事。”

“夫君放心,小雪保证听话。除非你命悬一线,不然只要你没开口,我绝对不会出手。”竞日孤鸣眸光闪烁,看着我没说话,我也丝毫不退让地紧盯着他。很快,他就对我妥协地点了点头。毕竟我这一招连最狠心的默苍离都败过阵,心软的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我先去准备一下。”竞日孤鸣说完先离开了书房,我直接去到山庄外等他。我能猜到他这次应该是去黑水城,协助俏如来等人对抗大智慧。此行并无危险,我会坚持跟去,当然是想要去玩一下思能联机啊!

我坐在马车里等待,暗自兴奋,盘算着到时候找什么借口参战。毕竟我不是智者,废苍生他们未必肯让我上场。不一会儿竞日孤鸣就上了马车,马车随即出发,在山中颠簸前行。竞日孤鸣一上车就将我抱在怀里,我也不疑有他,平时他除了喜欢捏我的脸,就是喜欢抱我,我也很迷恋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感觉,尤其是他穿着大氅披风时,触感简直不能更好了。

我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在他的怀抱里昏睡了过去,等我再睁开眼时,马车已经停了,人也不知踪影。我坐起身来,感觉头还有些昏沉,顿时明白了自己中计了。可恶!竟然又被人下药了!虽然这辈子不是神医,但是感觉还是太丢脸了。不对,可恶的应该是竞日孤鸣,我对他毫无防备,他还这样对我!

我走下马车,四下张望。马车外只有雪狼卫首领一人留守,见我下来就躬身回禀道:“主人,主上已经去了两个多时辰。”

“竟然去了两个多时辰?!”我闻言惊道,然后看了看四周,此地也不知是何处的荒郊野外。我知道黑水城应该就在附近,我前前世去过两次,但依旧不熟,根本不知从何找起。再说了,竞日孤鸣去了两个多时辰,应该早把游戏打穿了吧,我就算真找过去了,也没得玩了。

我正想着,听到雪狼卫首领又说道:“主人,主上回来了,看起来没出什么事。”我抬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看见竞日孤鸣正朝这边走来。我冷哼一声,转身上车去了。

竞日孤鸣回到车上,就见我背对他坐着生闷气,便笑着过来从背后抱住我道:“小雪,别生气了。我知道你若见我涉险必定焦心不已,所以才出此下策。你看,你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了,也不用白白受一番煎熬,岂不皆大欢喜?”

“哇,你下药算计我,竟然还有理了!”我很生气,但是真正气的是被剥夺了玩大智慧游戏的权利,而且这份心思还不能说出来,简直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是是是,都是为夫的不是,你就惩罚我吧,别生气了,可好?”回程的马车上,竞日孤鸣一边搂着我,随车颠簸,一边软语示弱,哄得我的心也跟着颠簸起来。

“你!我能罚你什么啊!”其实我拿他也没辙,想要假装生他的气都被哄得破功,想了好半天,我才想出一个不是惩罚的惩罚,“好吧。那我就罚你每日练轮回劫给我看!”

“练轮回劫?”竞日孤鸣一听就明白了我的心思,笑道,“数十年的功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得回来的。”

“我知道,但是我们有的是时间。而且,就算不能用来自保,也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山里偏寒湿,不比夫君从前的居所,不是王府就是王宫的。说真的,我很爱看夫君打轮回劫,容止潇洒,神采飞扬。”

“好,我练。那小雪不生我的气了?”竞日孤鸣见我点头,也笑着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

 

数日后,我正在书房里整理竞日孤鸣还未完成的书稿,就听到身后门响,竞日孤鸣满含笑意地唤声:“小雪。”

“夫君,你看,这手稿已经这么厚了呢!”我扬着手中的稿纸,转身对他笑道,结果,我一转头,看到的却是一个小胡子男人,正是原剧里单夸的那个造型。

单夸见我皱眉无语地看着他,笑着又唤了我一声,问道:“小雪,你觉得我伪装得如何?”

“丑!惨不忍睹!快把我丰神俊朗的夫君还回来!”我一脸嫌恶地说道,“伪装就伪装,干嘛要扮丑啊!夫君,你这是什么癖好?”

“我觉得这样才像一名采参客,朴素不起眼,难以让人记住。”单夸说着,习惯性走近来想要搂着我说话。

我很不给面子地躲开去,喋喋不休地狂吐槽道:“你别过来,你这副尊容我适应不来。你那小胡子是怎么回事?东瀛人给你的灵感吗?你就不能像藏镜人和铁骕求衣那样,戴个面具换个化名就完事了?反正再怎么伪装,能识破的人早晚总会知道。你不觉得自己的伪装术超出苗疆正常水准太多,太不合群了吗?”

“我与他们情形不一样。他们要瞒的是天下人,并非亲近熟识之人,而我……”单夸话到一半,神色一黯,没再出声。

“哦,你这全副武装的,是想要去做什么?”我连忙岔开话头,问道。

“我……想守在外围,确认小千雪他平安离开。”单夸似乎怕我反对,一边说一边认真打量我的神色。

我一听就大概明白目前快进展到什么剧情了,也没有阻止他的理由,只是说道:“行。但是我要陪在你身边。这一次你再敢撇下我试试!”

“不敢。”

既然要陪同前往,我便摸着下巴,一边打量着单夸,一边琢磨起自己的伪装来:“夫君,你说我该怎么伪装好呢?换身粗布衣裳,再用花布包个头?”

“还是那句话,有飞英跟着,你无法伪装。”

“唉~”我低头看了看正趴伏在我脚边打盹的飞英,无可奈何道,“好吧,那我就戴个雪狼面具就好。”

于是,我们前往达摩金光塔附近一处隐蔽的地方暂时安顿了下来,准备就近观察魔世的动向。没想到第二天一出门,我们就顺利地遇上七巧和重伤的千雪。将人救回来后,我们在屋外一边煎药,一边小声地商量。

“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下人,千雪由你去应对。”

“我来出面?”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懒洋洋趴在屋顶无所事事的飞英,迟疑道,“他会不会认出我的身份啊?认出来了怎么办?我和他虽无交集,但是这关系还是挺尴尬的。”

“他眼下的状态,没有精力多想。短时间内,是不会认出你的。毕竟,你们从来没见过面。”单夸定定看着禁闭的房门,喃喃道。正说着,门突然开了,惊得他浑身一震,赶紧收回目光,退到了一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