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上古神剑

 

酒楼内,千雪与藏镜人巧遇温皇,温皇被千雪识破身份,便也不再推拒他的结交之意,将无双剑拿出,在桌上一摆,淡淡说道:“此剑名唤无双。”

藏镜人走过来,观视一番后,赞道:“好剑!这等神兵,来历必然不凡。”

温皇闻言,颔首道:“的确,当年取剑可谓九死一生。”

“当年?”藏镜人闻言,忍不住又打量了温皇一番,奇道,“小兄弟看上去,应未满双十吧?”

“我今年十八。得无双时,刚满十二。”

“哇!我今年十三。还是你厉害,十二岁就得了神兵。”千雪兴致勃勃地在追问道,“快说说,你是怎样得到这把剑的?”

“这嘛~说来话长。”

“那你就慢慢说,这里有吃有喝,我们有的是时间。”藏镜人闻言,看向千雪欲言又止,最终他没出言拒绝。

我也很好奇,侧耳倾听起温皇与无双剑的往事。故事的开始有些不清不楚,十二岁的温皇不明不白地困在了一处秘境,为了寻找出路,他不得不深入探索。

“等等,你是怎么被困在那处秘境的?不小心掉进去,还是迷路迷进去的?”温皇刚说没几句,千雪就打断他开始问。温皇瞥了他一眼,没回答,继续接着被打断的上一句话说下一句,“诶,有你这么说故事的吗?”千雪还想较劲,就被坐在一旁的藏镜人按住了,对他摇头示意。

藏镜人比两人要年长许多,此时已有二十五六岁,江湖阅历不比从小就孤身闯荡的温皇少。他自然听得出温皇对他们的戒心。有些事可以当故事讲给人听,但有些事是别人随便问不得的。

没有了千雪的刨根问底,那段秘境探险很快就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了众人面前。温皇说故事的本领犹胜说书先生,每一次死里逃生都说得那么引人入胜,精彩纷呈。尤其是他刚刚结束变声期的嗓音,已经是性感低沉,叫我百听不腻,沉醉不已。

“所以,那个秘境其实是一处上古祭坛,供奉的就是这把名唤无双的剑。”一段奇遇说完,桌上的酒菜也吃得一片狼藉,藏镜人并没有被温皇故事里真真假假的惊险情节所迷,一针见血地总结道。

千雪正处在天真烂漫、好奇心旺盛的年纪,闻言就不满地嚷道:“藏仔,我还在回味呢,你就来这么一句,真是没劲,刚才的故事你都白听了!”

藏镜人无视他,继续问温皇道:“你在那处古迹就只得到一把上古神剑,没有其他收获?你有没有在当地或者周边地区打听过神话传说?”

“我明白你的考量。只可惜,我一无所获。”温皇以扇轻抚无双剑,感慨道,“年代太过久远了,无人可以解读这个遗迹里尚存的信息。我为此翻阅古籍至今,仍毫无头绪。当地与周边地区的居民都是在古迹尘封千百年后才来定居,根本没有任何相关的传说留存。”

“这么神秘啊!”千雪听得直咋舌,越发好奇地盯着桌上的无双剑,虽然心痒难耐,却谨记着温皇的警告,不敢触碰。

“听起来,你似乎弄清楚了此剑的年代。”藏镜人也好奇地重新审视起无双剑。

温皇淡淡回道:“始界。”

“始界?那是什么年代?”千雪不解地看向温皇。

温皇笑而不答,反而调侃他道:“小王爷没事多读点书吧,在外浪荡打打杀杀,不学无术,有损王室体面啊!”

“哇,你说话怎么跟王叔一样!”千雪炸毛道,然后求助地看向藏镜人,唤道,“藏仔,你应该知道始界吧?”

谁知,藏镜人竟然摇了摇头,迟疑道:“似乎听到过,始……界……好像是形容上古的词。我不太清楚。”

“就是指上古,久远得只剩下一个名字的年代。”温皇颇有深意地看向无双剑,“终有一天,这些谜题会有人亲自作答。”

诶,我也不知道啊!

黑暗中,我清楚地感应到温皇的心思,不由得一阵腹诽。

敢情你整出剑灵就是为了弄清楚那个祭坛和这把剑是怎么回事啊?那你要失望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还想问你呢!

我突然很期待自己能开口说话的那一天,温皇得知我比他还不知情时,那表情一定相当精彩。就凭他每到月圆就要喂我心头血这一点,他简直亏到家了。哈哈哈哈……

“什么意思?”我正在想象温皇吃瘪,千雪就又开始了刨根问底的模式,“诶?你干嘛?这就要走了?”

温皇才收剑起身,就被千雪拦住,也不意外,淡笑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酒也喝了,故事也说了,朋友也交了。怎么小王爷还不肯放人?”

千雪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腼腆道:“你这么好玩,我舍不得你走嘛!这样吧,告诉我你住哪,明天我再来找你玩。”

“我居无定所。不过小王爷要找,也不是找不到。”

“那多麻烦啊!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见温皇抚扇沉吟不语,千雪赶紧又道,“若无急事待办的话,去我那小住一阵如何?放心,不是去住规矩繁多的王府,而是我偷偷置办的别院,没什么下人,很是隐蔽清静。”

“唉,好吧。小王爷如此盛情,温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温皇随千雪回去,住进了他的一处别院,而藏镜人身有军职,回朝待命去了。

 

布置精美典雅的房间里,下人刚刚关门离去,我就迫不及待地现身出来。温皇正在慢条斯理地解包裹,他的随身物品不多,一把剑,一卷画,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我看不出那些玩意的用途,可能与蛊有关,也可能与养剑有关,光看那些花纹与呈色,就知道不是凡品。

“你已能随时现身了?”感应到我出现,他也只是扫了我一眼,继续手上动作,拿起那卷画展开来,然后看向四壁,找位置挂画。

我见他似乎没空理我,就欢喜地朝屋外飘去,想去看看十来岁的千雪长什么模样,可以的话,装鬼吓吓他玩。

“无双,想去哪里?”我刚飘到墙壁前,再一步就能穿出屋去,身后就传来温皇不咸不淡的问话声。

我想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外冲,结果身体却动弹不得,仿佛面前展开了一道结界,让我难越雷池半步。我知道那不是什么结界,而是温皇的意志,他不想让我出屋,我就是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劲也飞不出这个房间。

好吧,谁让我是他的剑灵呢!

我徒劳无功地尝试了一下,最终放弃了,转过身去看温皇。就在我一动不动地面壁时,他已经挂好了画,摆好了剑,脱了冠,斜躺到床榻上去了,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我。他那看戏的表情让我恨不能冲过去揍人。

可惜,我现在能做的动作不多,抬手都吃力,只能飘来飘去。我乱飘了一阵后,自觉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来,就飘近温皇,与他大眼瞪小眼。可惜,我也做不出任何表情来,就连眼神也是冰冷冷的,犹如剑折射出来的寒芒。

温皇与我静默对视片刻,忽然笑道:“无双,你,是在向我撒娇吗?”

呃……虽然我是在向他抗议,但他要这么理解,我也能接受,至少让他知道我有所求,我想出屋去逛逛。

我艰难地点了点头,然后朝屋外飞去,飞到墙壁前无法再进时,我又飞了回去,如此重复了两遍,温皇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你想出屋?”

我满怀期待地点点头,点头的动作依旧僵硬迟缓,根本传达不出我的急切。

“嗯~”温皇竟然沉吟了片刻,拒绝道,“不准。”说完他就似笑非笑地盯着我看。

我勒个去!看他那欠揍的表情,根本就是故意的,想要看我的反应。我能有什么反应!我郁闷地在房间里飘来飘去,无处泄愤,此时,就连无双剑也发不出剑气来,因为温皇在拒绝的同时,又加了一道不得破坏房间的意志。他似乎已经清楚,我无法违抗他的意志,他只要心念一动,就能轻而易举地控制我。

目小温!心机温!死人骨头温!……

我不停地腹诽着,无可奈何地飘回到他面前,再度与他大眼瞪小眼。温皇饶有兴味地看着我,毫不掩饰自得之意,并不像别人眼中总是风轻云淡、神秘莫测的温皇。也不知他是对自己的剑灵没有心防,还是他此刻还处于年轻气盛的年纪,心性没完全沉淀下来。

我艰难地朝他伸出手去,虽然知道自己根本无法伤他分毫,但是输人不输阵,我的不满一定要传达给他。

缓缓伸出的手突然给了我灵感。我立即消失在了温皇眼前。在他还在四下扫视,确认我真的消失时,一只白皙的手悄然从床下伸了出来,缓缓搭在他的腿上。温皇在第一时间就从眼角余光注意到了我。他低头看来,就见我躲在床下,正伸着两手,扒着他的腿缓慢往上爬。我行动本就僵硬迟缓,根本不用演,活脱脱就是一个贞子爬床的情状。

温皇感觉不到我的碰触,但却能感到手过之处的冰凉。不过,也只是无伤大雅的冰凉而已,甚至不及夜风的寒意。他玩味地低头看着我的举动,没有半分惧意,还煞有介事地点评道:“若要吓人,你爬得太美,鬼气不足。若想撩人,你又太过清冷,香艳不足。”

我被他的话气得七窍生烟,陡然停下爬动,恨恨地看着他。当然,在他眼中,我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仿佛不知所措。他以扇轻点我抓在他腿上的手,闲闲地建议道:“你这手要弯成爪,身形佝偻些。还有,头发散了,换身白衣。”

我顺着那轻点的羽扇看了看自己的手,还别说,芊芊素手很是养眼,就算不是温皇,换个人来也不会被吓到。虽然不情愿,但我不得不承认温皇的指点还是很有道理的。我一个没忍住就按着他的话变身了。

顿时,房间里阴风四起,我一头黑长直张牙舞爪地飘扬着,身上素白的衣裙也在随风翻飞,我飘在半空,朝温皇缓缓伸出双手,惨白修长的手屈指成爪,掐在了他的脖颈上。温皇依旧斜躺在榻上,不为所动,也不受丝毫伤害,尽管我掐得很用力,风也因我的爆发刮得很狂,衣服头发都被吹得冽冽作响。

“总算像个样子了。”对于我的倾力发挥,温皇语带笑意地评论道。

我正想再做点什么变化时,突然就听见有人正朝这屋跑来,到了房门前也不停歇,敲都没敲,直接推门闯入。我被吓了一跳,直接消失,下意识躲回那片黑暗里。

我正要消失之际,来人就喊道:“温……啊!鬼!”听声音,来的是千雪。

“三更半夜,小王爷这是有何急事啊?”回答他的,是温皇若无其事的平淡声音。

“不是,我刚才看见……”千雪跨步进屋,四处查看了一圈,没发现任何异状,不由奇道,“奇了怪了,我明明看到一个女鬼飘在半空,伸出双手来掐你脖子。”他转向温皇,上去就扯对方的衣领,想要寻找脖颈上的掐痕,却一无所获,不由问道,“那女鬼看着可凶了,被她那样掐着,你居然没事?”

“不知所云。”温皇淡漠地拍开千雪的手,起身下床道,“小王爷是睡不着,跑来这里疯吗?”

温皇毫无破绽的言行让千雪有些怀疑人生,他挠着头,皱起小眉头,自言自语道:“……难不成真是我眼花了?不可能……”

“小王爷。”

温皇冷冷的唤声让千雪回过神来,他手一挥,说道:“啊,不管了。你叫我千雪就好,听你叫小王爷,我浑身就莫名不爽快。”不等温皇再问,他就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我刚刚收到消息。苗疆西部有鲛珠现世,你有兴趣吗?”

“鲛珠……”温皇抚扇沉吟,在房中缓缓踱起步来。在千雪眼巴巴的注视下,他转身看向摆在剑架上的无双剑,施施然开口道,“千雪,你有夺宝之意?”

“只是想去凑个热闹,见识一番。对于宝物,我其实可有可无。”

“那就好。你收集到的情报先让我一观。”

“全都在这了。”千雪从怀里掏出一叠纸,放在了书案上,歪头好奇地探问道,“听你的口气,你想要鲛珠?为什么?这玩意真有传说中那般神奇吗?”

“我要用来养剑。”温皇仍旧凝视着无双剑,带着一抹不明的笑意,缓缓回答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