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夺宝养剑

 

黑暗中,我忽有所感,苏醒过来,睁开眼便见温皇正在花荫里抚琴。这应该是千雪别院里的花园,平日里疏于打理,花草随性而生,倒是长成一番野趣横生之景。野花混着名花,开得满园烂漫,蜂蝶翩飞,入目皆盎然春色。温皇一身蓝白衣衫,坐于花间,愈显芝兰玉树之姿。一头青丝松散地盘了一髻,冠帽则摆在坐塌边上。只见他闭着眼,一脸慵懒恬淡,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来回拨动,看起来颇为随性写意。琴声听起来也是懒懒的,时断时续,犹如方外散仙的低语,然而,这琴声里却蕴着一种剑意,正是这剑意将我激醒。

“好听吗?”我漂浮在半空,静静听了一阵,温皇就缓缓睁开眼来,似乎早已知道我的到来,抬眼看向我问道。

我本来是想点头的,但此时的身体却又进入了本能状态,我不能控制。我伸出手来,斜靠在琴桌边的无双剑就自行飞到了我手中。我开始踩着琴声舞剑,舞的正是飘渺剑招。随着悠扬的琴声,我的剑舞得轻柔舒缓,剑意流转,如风似水,无痕无踪,剑势涤荡,如云似霞,蒸腾汹涌。无双是剑,轻响的琴声是剑,舞动的素手是剑,轻扬的青丝是剑,翻飞的衣袂也是剑。

温皇一边随心所欲地弹奏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起舞的我。可惜,我此刻没机会看清他眼中惊艳之色,直舞到一曲终了,我才终于能停下身来,手一松,无双剑飞回了远处。

“哈,你舞得我快认不出自己的剑招了。”温皇对我笑了一句,又低头继续拨动琴弦,似乎雅兴未尽。

我先是好奇地在这个花园里飘了一圈,发现温皇还是不让我飘出视线范围,之后悻悻地飘回来,围着他转了一圈,开始试图骚扰他弹琴。我现在仍是无法在物理上影响到他,只能设法让他分神。

掐脖子的玩法之前已经玩过,我就变换花样,伸手扒在他的肩头,然后横向飞出,做出似乎被狂风吹得稳不住身形,只有扒紧他才不会被吹走的模样。我还让这股不存在的狂风不断变换方向的吹,忽左忽右,我的身体也跟着忽左忽右地横飞出去。偶尔,我还装作没扒牢的样子,整个人被吹飞了出去,然后被风吹得在花园里横七竖八地四处乱飞,最后好不容易在经过温皇身边时重新扒住了他的肩头,我才没再四处乱飞,继续像旗杆上的旗帜,被狂风吹得忽左忽右地横飞身体。

我戏精上身,开始觉得这剑灵的状态也蛮好玩的,原本要骚扰温皇的念头也都顾不上了,兀自玩得不亦乐乎。毕竟,能拿温皇这么玩的也没别人了。

“你闹够了吗?”突然,温皇淡淡一句话,我整个人就落了下来,再也飘不起来。我看向温皇,他正无语地斜睨着我,“不好好听琴就回去。”

我并不想回去,一回去很快就会陷入沉睡,除了月圆之夜,我只有碰上足够的剑意刺激才会清醒现身,而且每次能清醒的时间都不长,所以我垂眸趴在温皇肩上不敢乱动了。温皇见状,扬唇轻笑了一声,转头继续他悠闲的抚琴。

这时的琴音已然大变,怡然依旧,却没了剑意。几曲听下来,我便有些昏昏欲睡,也不知是不是我现身的力量快耗光了。“无双。”恍惚之间,耳畔传来温皇磁性的轻唤声。我抬头看去,他正转头笑看着我,想问我琴声动不动听。不过,他很心机地没主动问,而是等着我先有所表示。

哼,想得美!鬼才会顺你的意呢!

我与温皇有某种程度的心意相通,所以我读懂了他的神情。不过,我有自己的打算。我看着那张俊朗青春的面容,不由恶向胆边生,将身体往前一挪,直挺挺地亲了上去。虽然我与温皇都没有任何触感,但两人的双唇实实在在地贴在一起了,我也算夺了他的初吻。

贴唇数息后,我心满意足地退开一些,打量温皇的表情。他也正在打量着我,深邃的眼眸里还残留着一抹讶色,流光溢彩的十分动人。

“你……”温皇刚一开口,我突然眼前一暗,回归黑暗去了。

看着快速褪淡消失的我,温皇止住了声,凝视着我消失的地方,沉吟失神。他没能安静片刻,园外就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千雪就领着一队人搬着一大堆书入园来。

“记载有宝物的书我全都给你搬来了。你赶紧看看,哪里还有宝贝,需要怎样的工具,我好吩咐人去准备。”千雪抹了一把额上的汗,一边看众人搬书,一边催温皇道。

自从结伴去夺取鲛珠之后,千雪就开始与温皇混上了。温皇也一直住在他的别院里,被他好吃好喝地供着。一有机会,他就溜出来找温皇玩。原本长他几岁,心思性情都很深沉善变的温皇也莫名看他很顺眼,就连泯灭多年的少年心性都被他激发出来了。两人可谓意气相投,开始在江湖上搅风搅雨,闹得厉害时,还要拖藏镜人下水,给他们擦屁股平息事端。他们也不是漫无目的地闯祸,而是目标明确,就是为了明争暗抢各种宝物。

温皇夺宝自然是为了养剑,千雪纯粹就是打白工,凑个热闹,看个稀奇。这一年下来,他倒也因此跟着温皇见识了不少世面。对于收集宝物一事,他比温皇还要热切许多,不停派人打探宝物的消息。可宝物毕竟不是大白菜,随便就能有确实的消息。那些不现世的宝贝只能从古书里按图索骥。于是,千雪又开始给温皇搜集各种有关书籍,温皇当然也乐得清闲,坐享其成。

“这么多?全都记载有宝物?”温皇看着顷刻就堆满半个花园的书山有些头大,懒懒地问道。

“放心,都给你筛选过一遍了。看书的人可是我那天资聪颖、人称苗疆第一智的王叔,他的判断不容置疑!”提起北竞王,千雪一脸自豪,好像被夸聪明的人是他自己。

“既然你搞了如此大的阵仗,都惊动到北竞王那边去了,不如就请他直接列出寻宝线索吧。”温皇斜睨千雪一眼道。

“你别想偷懒占便宜。王叔帮的是我,又不是你。苗疆王室的藏书汗牛充栋,王叔身体本就不好,能帮我筛选一遍,我就该感恩戴德了。罗列寻宝线索那种劳心劳力的活,你又不是做不了,同样是天才,你好意思被比下去吗?”

“麻烦事若都有人帮忙做光光,温皇当然愿意自愧不如。”

“你就懒吧!”千雪在温皇胳膊上捶了一拳,威胁道,“你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最迟明晚我们就要出发,不然我要被王兄逮回去了,短时间内恐怕溜不出来。”

我在黑暗中感应到此,就彻底沉睡了过去。

 

我再度苏醒时,温皇正在房中端着玉碗给无双剑浇灌灵液,这一次的灵液看起来是青色的,晶莹剔透,像流动的玉。房间里不止他一人,千雪正站在他身边,凑近观瞧发光微颤的无双剑,看得全神贯注,丝毫没察觉到我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温皇不动声色地斜了我一眼,我便又消失回到黑暗中去了。灵液倒完,温皇便剑指戳心,挤出一滴心头血来饲剑。千雪也是第一次亲眼看温皇养剑,不由调侃道:“哎哟哎哟,你还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看你那取血的架势,真是快准狠,我看着都觉得心口疼。”

“其实一点都不疼。千雪你想试试吗?”温皇对着他伸出剑指,被他猛地推开去,便笑道,“我取心头血很娴熟的。一滴而已,并不伤身,你真不想试试看?我倒是好奇,无双会不会接受别人的心头血。”

“你走开。”千雪警惕地退离温皇数步说道,“想做实验,你找别人去,别拉兄弟我下水。”

说话间,无双剑吸收完灵液和心头血,就收敛了光芒,没了响动。千雪好奇地左看右看,见再无别的异状,就看向温皇追问道:“这就完事了?”

“嗯。已经全都吸收了。”

“就这样?”千雪有些难以置信。

“不然你想怎样?”温皇知道他的不甘,好笑地反问。

“你,加上我,这一年来辛辛苦苦收集了这几样宝贝,然后我就看着你研磨熔铸出才这么一小碗的灵液来,全给这剑吸收了,它、它居然屁事没有?!”

“也不是毫无成果,剑的力量有明显的增强。”温皇暗中憋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你骗谁呢!明明就没什么变化!”

“唉,温皇一向以诚待人。你不是剑主,当然体会不到剑的改变。”

千雪半信半疑地看了温皇一会,转头又打量了一下剑,下意识伸手想碰剑,手刚伸出,就醒过神来,停下动作,转头问温皇:“我能碰一下你的剑吗?”

“这……你要问她。”温皇便看着无双剑,煞有介事地问道,“无双,你愿意吗?”

黑暗中,我感应到温皇捉弄千雪的心意,虽弄不清他是想我回答愿意还是不愿意,但我还是配合他有了反应。

无双剑悬浮在半空,左右摇摆了几下,看起来像是人在摇头拒绝。

“看来她不愿意你碰。”

“哼,鬼鬼怪怪,装模作样,根本是你在操控的吧!”千雪不信,瞪了温皇一眼,走过来伸手夺剑。

无双剑立即动如脱兔,灵活地躲避了千雪先后攻过来的手,飞到温皇身后,贴着他的背,还探出一截来,好似人在探头观察敌情。

“我就不信,抓不住你!”千雪认定是温皇的戏弄,见状有些恼火,冲过来抓剑。

无双剑就绕着温皇不住地打转,躲避千雪的抓捕,见温皇在那像木桩一样立着,抚扇闲闲观战,也不帮忙,便抓住机会戳了他几下,示意他帮忙。他仍是不动,没有阻拦千雪的意思,不想无双剑直接钻到他衣服里面去了。

这么一来,千雪追无可追,停了下来,看着同样有些意外的温皇,开始相信他的话:“真不是你操控的?这剑是活物?”

“唉,这年头,说实话怎么没人信,以诚待人的我真是难啊!”温皇一边装腔作势地感慨,一边摸索钻进衣服里的无双剑,抓住剑柄,一把拔了出来,“无双,我知你很恋主,但这种没气质的事情不要再做了。”

我在黑暗中没能看到温皇故作气定神闲的模样,却能感受到他尴尬难堪的情绪,不由乐不可支,笑得前仰后合,根本没把他教训的话听进耳。心想温皇你别以为自己是剑主,就能作威作福,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吃瘪。

“真是神奇。怪不得你会散尽家财,四处寻宝。”千雪此刻正望着温皇手里的无双剑大发感慨,“温仔,你说你这剑要养到什么时候才算养成?”

“我得无双之后,殚精竭虑养了五载才养出剑灵,到如今也才过了两个春秋而已。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穷尽一生也不能养成此剑。”

“这个我不信。你这么天才,一定有办法加速剑成的。我们加紧多收集一些宝物制成灵液。”

“天材地宝终有限,此法不能长久,还需另辟蹊径。”

“说得也是。不过,我们还有不少的宝物线索没去求证。”说着说着,千雪便和温皇研究起宝物的所在,我在黑暗中听得没劲,便又睡了过去。

 

在千雪生拉硬拽的催促下,温皇和他又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将之前收罗到宝物信息全都探寻了一遍。为了加快进程,千雪把藏镜人也拉来入伙。历经几番冒险后,三人的默契与日俱增。温皇常与藏镜人交流武道心得,一聊就能聊到废寝忘食,与千雪更是无话不谈,彼此研讨医术,都各有所得。

这段时日,温皇又制出了几碗灵液来滋养我,可惜,千雪每次都守在一旁观望结果,害得我不被允许现身。我的力量已经得到极大的增强,平日里隔上一段时间就能自发苏醒,不过醒时便发现温皇身边不是千雪跟着,就是有藏镜人在场。于是,我也只能蹲小黑屋,感应外界苗疆三杰的基情发展。

等我能现身再见温皇时,已经是一直翘家的千雪被抓去给北竞王调教以后了。温皇此刻终于能闲下来,在房中瘫上一整日。他见我出来,便有气无力地使唤道:“无双,我渴了,你去沏壶茶来。”

我本不想伺候他,但看他被千雪折腾得马不停蹄地为我忙了这么久,便权当做是可怜他一回。我飘到茶壶边,缓缓伸手想去提壶,谁知,我的指尖刚摸到茶壶,茶壶就碎成了几半。我有些愣地看着那些碎片,那些碎片的切口很明显是被剑气划的,但我并不想用剑气啊!

我一脸无辜地转身去看温皇,他全都看在眼里,无奈叹息道:“唉,美则美矣,却不能端茶倒水,要你何用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