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三杰再聚

 

我又一次在温皇饱含剑意的琴声中苏醒过来,睁眼一看,依旧是在别院花园里。温皇焚香抚琴,雅兴正浓。我便在花园里飘了一阵,一边听琴,一边赏玩园中花草,甚为得趣。

花草看腻了,我就飘去看温皇。他一如既往梳着松散的发髻,我很怀疑他喜欢戴冠,主要是因为冠帽能够遮掩梳得并不齐整利落的发髻。我盯着那发髻,越看越觉得自己的结论很正确,越看越担心它下一刻会松散开来,于是放弃研究,转去看他的脸。斜飞的眉,上挑的眼,隐隐透着狷狂与犀利,只是他眸中的慵懒太过强烈,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他的慵懒带有别样的韵味,是一种麻痹人心的毒,让你会在不知不觉中陷进去,只觉得他可信可亲。殊不知,他会用动人的言语将你引入万劫不复。思及此,我下意识看向他的唇,那是一张薄唇,偶尔会勾起一抹睥睨天下的冷笑。单从面相上看,温皇就是个薄情善变之人,偏偏那略显刻薄的五官生在一起,就俊美得勾人心魄,如飞蛾扑火,让人甘心接近他,追逐他。

“你在看什么?”忽如其来的问话惊得我回过神来。不知何时,琴声已停。温皇也在一瞬不瞬地看着我,似乎在期待我的新花样。

切~我就是看你,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飞着看,躺着看。

我对温皇的回应便是往左飘看他一眼,往右飘看他一眼,然后飞上飞下的看他,最后挤到他与琴之间,横躺在他怀里仰脸看着他。我再一次感谢自己的灵体,还能这么挤着玩。

温皇似笑非笑地看我在那表演花式围观,等我终于停下来后,他才开始反击,占着居高临下的优势,一伸手就轻而易举地遮住了我的双眼。我立即挪动身体,让自己的双眼离开他的手掌范围。眼看我就要飘出他的怀抱,他就淡淡来了这么一句:“飘远你就输了。”

我闻言便不甘示弱,也伸出剑指去遮他的眼,他若看不见自然就遮不了我的眼了。我之前意外发现,自己只要并指成剑,将自己的动作当成剑招,就能轻易地挥动双手。对于我的突然袭击,温皇反应迅捷,偏头避开第一击,手臂抬转,随即架开了第二击。说来也奇怪,明明是灵体,偏偏一和他对招时,彼此就能触碰,可以相互作用。我一直没明白这是个什么原理。很明显,此时我们的打闹已经被判定为对招了,所以温皇才能一胳膊架开我的手。这样能打到实处,其实对双方都有利。

我们开始了贴面式近身肉搏。这么近的距离,也多亏我是剑灵,才能将剑招使得流畅犀利。温皇虽专精于剑,但其他武学也多少有所涉猎,拳掌混着剑招,打得虎虎生风。这别开生面的对招还没斗出个结果来,就被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给打断了。

我们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千雪来了,温皇看了我一眼,我便会意地回到了黑暗中去。等千雪进到园中,便见温皇正在琴桌前闲闲地换燃新香。

“哟,才半月,你就翘家成功了?有进步啊!”温皇头也不抬,将香炉盖上,坐了回去,手搭琴弦,拨出闲散的音律来。

“出大事了!”千雪也不理温皇的调侃,脚步不停,径直过来拽人,“总之,你先收拾行李跟我走,路上再和你细说,快快快,时间不多了,这里既然被王兄知道了,很快就会有人找来的。此处已不安全。”

“不安全的是你,又不是我。”温皇被千雪推着往屋里走,没有半点事态紧急的自觉,半路上倒不忘将斜搭在假山下的无双剑给收了。

“反正你得跟着我换个地方住。其实东西都不会缺,如果没什么紧要的物件,你也别收拾了,咱们直接跑路,实在有需要,我再派人回来取。”

“不急在这一时。你帮我把墙上的两幅画收了,我去取其他的东西。”

“画?”千雪进了屋,就朝并列挂着的两幅画走过去,一边取下收卷一边看画,嘴里还不停地问,“温仔,这是你画的啊?画工不错啊!这上面的美人是谁啊?看笔触画得很细腻,是你心上人?”

“她是无双。”温皇站在博古架前,将架上的物件一样一样地小心收入包裹,对千雪一连串的问题,只答了这么一句。

“无双?别跟我说你画的是你那把剑?”千雪很快收好画,转身以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看向温皇。

“不然呢?”温皇知道他在误会什么,故意不说明,笑眯眯地问道,“干嘛这样看着我啊?羡慕你就说,我欣然接受。”

“切~是,我羡慕你的想象力,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千雪见他收拾好包裹,就拉着他匆匆走了,一路脚底生风,边走边将他口中的大事说了出来,“藏仔要成亲了,你知道吗?”

“听起来倒是件好事。”

“但是藏仔不愿意啊!不然王兄怎会放我去劝说他,让我有逃脱的良机。”

“许的是哪家姑娘?”

“姚明月,人家可是艳名远扬的苗疆第一美人,温柔贤淑。”

“英雄配美人,苗王也不算亏待了他。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

“我要弄得清还用得着你出马吗?反正,你可得帮我劝。”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家酒楼,直上二楼一个雅间。进门就见藏镜人坐在那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闷酒。千雪和温皇对视一眼,千雪就笑呵呵地走过去,抢过藏镜人的酒坛,在他身边坐下调侃道:“藏仔啊,我要你来这,可不是让你来喝酒的。”

“哼!不喝酒,你找我还能做什么?助拳吗?”藏镜人看了一眼跟过来在桌对面施施然落座的温皇,继续对千雪道,“难道还有任飘渺打不赢的架?”说着,他又要去抢酒坛。

“有酒兄弟一同饮,你别想独吞,也别想先饮。”千雪见状忙道。藏镜人闻言只好收手,盯着千雪慢吞吞地拿出三个碗,一碗一碗地倒满。

“罗碧,你心中有人?”温皇伸手拿酒碗时,忽然淡淡问了一句,引得千雪也一边取酒碗,一边眼睛直瞟藏镜人。

“没有!”藏镜人并不看两人,一边没好气地回话,一边端起酒碗就是一口闷。

“人说三十而立,算来你年岁也快到了,成家立业,理所应当。何故不快?”温皇继续不咸不淡地探问道,口气像是在和藏镜人聊不相关的人一般。

“壮志未酬,无心成家!”

“你的壮志是中原?”

“是!”

“是要打败史艳文?”

“是!藏镜人誓取史狗子的命!”藏镜人越说越激动,千雪在一旁有些着急地对温皇狂使眼色,生怕他把藏镜人给刺激走人。

“可是史艳文已经成家,有妻有子,就算亡于你手,人家也有孝子送终,而你却是孤家寡人一个,这种人生赢得有意义吗?”

温皇一席话激得藏镜人浑身发抖,看似就要怒不可遏。千雪连忙安抚道:“藏仔怎会是孤家寡人?不是有我们这些兄弟在吗?这样的人生有什么不好?我觉得很值得啊!我就想要这样的人生,没有亲长管束,自由自在。”

“千雪。”温皇眯眼扫了千雪一眼,千雪也意识到自己一时口快拆了他的台,连忙捂嘴不再言语。

好在藏镜人正在回味着温皇的话,压根没听到千雪在说什么,失神片刻后,他兀自平静下来,闷头倒酒继续灌。三人一时沉默,各怀情绪地喝着酒。

温皇慢悠悠地喝完自己碗中的酒,才开口道:“看来我的话你是听进去了。”

“这是一场政治联姻,若你是我,你会接受吗?”藏镜人放下酒碗,目光灼灼地盯着温皇道。

“我不是你,从一开始就不会在朝为臣,效忠他人,你的苦衷恕我无法感同身受。”

温皇的话听得千雪直皱眉,赶紧又来打圆场道:“你们不要把事情复杂化。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问题。藏仔,给你一个美女,你娶不娶?”等了片刻,见藏镜人不回话,他又自顾自地道,“不作声,看来藏仔你也想不出不娶的理由。其实我觉得你不情愿,是不喜欢有家室拖累。”

温皇在一旁忍不住出言打击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罗碧比你有担当,会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你就是个浪荡子,不值得女人托付终生。”

“哇,说我!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吧!你心中只有剑,我真怀疑你眼中看得见女人吗?”千雪受激,开启日常损友模式。

温皇从容应战,怡然自得:“剑中自有武真义,剑中自有绝世招。”

“那剑中有没有颜如玉啊?”

“有啊。”

“切~别说那颜如玉是你自己啊!”千雪抓住自以为的漏洞开始疯狂调侃温皇。

结果温皇仍是岿然不动:“哈。我有这般自恋吗?”

“那你说的颜如玉又是谁?”

“当然是我心爱的无双啊。”温皇轻抚摆在身边的无双剑,富有深意地说道。

“你还真把无双当姑娘看啊!”千雪做出一脸恶寒的表情。

温皇仍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危时相逢,终生相伴,心意相通,人剑一体,犹胜爱侣。”

藏镜人也习惯了温皇和千雪有事没事互相抬杠,在他眼中看来,这两个小兄弟都有些幼稚,不过,只是坐在旁边听他们逗趣,心情却莫名好了许多,忽然觉得真娶个美女回家,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是是是,我知道你爱剑,你都舍得散尽家财,夺天下宝来养剑了……”千雪还在揪着温皇穷追猛打,突然雅间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王爷,人来了。”门外有人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就退下了。

千雪闻言,整个人跳了起来,一边招呼兄弟,一边跑到了窗边向外张望:“快快快,都过来看!人来了!”

温皇和藏镜人不知道他闹的是哪出,全都凑到窗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窗外是热闹的街市,一辆马车停在了酒楼的斜对面。三人望过去时,车上下来两个姑娘,大的约莫十七八岁,美艳不可方物,一露面,整条街都仿佛失了颜色,众行人纷纷驻足张望。小的还不到十岁,梳着丫丫辫,牵着大姑娘的手,看眉眼也是个美人坯子。她们下了车便匆匆进了酒楼斜对面的店里。看那家店的招牌,是个卖首饰衣服的地方。

“怎么样?不愧是苗疆第一美人吧?”千雪见人进去了,就收回目光坏笑着用胳膊捅了捅藏镜人。

“无聊。”藏镜人却不领情地转身继续喝酒去了。

“你这个纨绔。”没想到温皇也斜睨了他一眼,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了。

“诶?我特意好心好意地打听姚明月的行踪,苦心安排你见她一面,你这什么态度啊!”

“你若是喜欢,你娶走好了,兄弟我没意见。”藏镜人喝了一口酒,看了一眼满腹委屈牢骚的千雪。忽然笑道。

“不可!我还没满十六呢!要娶妻也太早了,再说姚明月比我年纪还大,我才不要!”

“刚才姚明月牵的那丫头看着像是她妹妹,看眉眼以后必定出落成一个大美人,要不你预定着。你们两兄弟娶一对姐妹花,是段佳话啊!”温皇跟着打趣道。

“我俩要是娶了姐妹花,那你不成孤家寡人了?不好不好,兄弟一场,我怎好意思撇下你一个人。”见温皇要开口,千雪连忙伸手按在他肩头,替他说道,“温仔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有无双,我知道。耳朵都听起茧。”

苗疆三杰竟然躲酒楼上偷窥姚明月,我在黑暗中旁听得很是欢乐。千雪和温皇斗嘴也让我十分受用。想不到千雪的调侃,竟然引得温皇对我花式表白。苗疆三杰吃的这顿酒,我没喝到也醉得不行了。

我正暗爽不已,忽然意识到自己一不留神,外界的话题就已经变了,只听温皇在说:“王室中人十三四岁就有教引宫女传授房事。千雪,你……”

“喂喂喂,说得好像你自己多纯洁似的。”

“我以蛊入医,好歹算个大夫,该懂的当然都懂。但懂是一回事,有经验又是一回事。我洁身自好,不喜欢的不会招惹,更不随便碰。这种事温皇甘拜下风,远不如你。”

“你!我……都是……都是被逼的……”

“小小年纪,私生活不检点。”

“藏仔,你怎么也……”

“唉,其实,也怪不得他,王室的教育向来如此,看重繁衍子嗣。”

“目小温,你够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