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突变横生

 

竹风穿林,沙沙作响。明媚的日光在斑驳竹影间变换着明暗。细长的竹叶被风扬起,纷飞零落。任飘渺与我持剑对峙在竹叶雨深处,任飘渺竖剑胸前,清冷的无双剑身上纷飞着片片竹叶的倒影,纷乱叶影背后,是修长犀利的眼眸,好似闪着精芒的竹叶。风止的刹那,天地无声,飘渺剑动了,如游龙惊鸿,如百鸟归巢,如越天彩虹,如光,如电……如世间万物,无数剑气或密或散,接天连地,生生不息。我的出剑仿佛给天地间化出一道界,漫天剑气以此界为轴,双生双灭,相交相消。

锵锵锵锵锵锵……虚实两剑的交锋激荡出阵阵清越的剑响。任飘渺与我的身影也化在了剑气中,一个潇洒写意,一个婀娜翩跹,明与暗,光与影,实与虚,极端的交汇,织就了天地间的瑰丽华彩。

片刻后,轮回剑意尽散,竹林重归宁静,林中叶雨仍在窸窸窣窣地落着。任飘渺负剑立在我面前,冷目扫视了一圈周遭的剑痕,不甚满意地对我叹道:“唉,三年了。轮回之招创出至今将近三年了。无论是剑意、剑势,还是运气出招,剑九都已臻于完美,而我却始终找不到突破口。无双,难道这就是巅峰吗?”

我缓缓摇了摇头,任飘渺对我的答案并不意味,他正处在瓶颈,望不清前路,不免有几分迷茫与寂寞。身边能与他论剑的也只有我。他伸手接住一片飘落的竹叶,感受着其上残留的剑意,若有所思地继续发问:“往上的路究竟在何处?”

我以剑指比了比自己的脑袋,又比了比自己的心口,我的答案依旧是老生常谈,他不用我提醒也明白,眼下也只是自问自答而已:“唉,自己悟吗?世间万物,众生百态,我该悟什么?”

我想了想,根据后面的剧情,总结了一下,现编了一个答案。我挥剑在地上写了三个字,任飘渺看着地上的字缓缓念出:“生,死,情。嗯……”这三个字上所蕴剑意迥然,一者生气磅礴,一者生机断绝,一者千变万化,但这三种剑意却又与飘渺剑意有莫名契合之处,任飘渺看得出神,沉吟出声,“护生之剑、断生之剑、有情之剑、无情之剑……”

我在一旁很想告诉他时机未到,等他收养了凤蝶,才能从生命的脆弱与坚韧中悟出剑十来,可惜,我不能再剧透下去。看着那傲骨嶙峋、蹙眉冥思的男人,我有些心疼,飘过去缓缓伸出手去虚抱他。

“嗯?你是在安慰我吗?”虽然没有触感,但任飘渺是人剑合一状态,能随时感应我的心意与情绪。他回过神来,低头看向我。我虚抱着他,将脸在他胸口虚贴了一会后,才抬起头回视他。

任飘渺面容冷峻,与温皇时不时流露出的邪魅与风情不同,他将浑身的凌厉与狂傲尽数展露无余,会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就像一把碰不得的人形剑。我平日嬉笑打闹的人都是温皇,以至于在面对任飘渺时总有点陌生感。但此刻,他看过来的眼眸有着温柔的水色,让我情不自禁贴了过去,在他微冷的薄唇上虚印一吻。吻完,在看他时,他的眸光闪动,流转出几分笑意来。他就连笑意也是高傲的,带着种睥睨众生的居高临下感。

竹叶雨已经停了,还残留有几片残叶在流风的吹拂下飘零在半空,迟迟不肯落地,任飘渺与我还在继续着对视,他感应着我勇于撩拨的兴奋雀跃,我感应着他被挑衅后的心动愉悦。这种交流让我们感觉新奇而美妙。只是要维持起来,颇费力量。我渐渐消失不见,沉睡去了,他也变回了温皇。

 

我这一次醒来时,竟然没看到温皇。我在他的卧室里现身,无双剑就横摆在床头柜上。我又兴奋又好奇,在屋里飘了一圈后,就快乐地往屋外飘去了。这里是离开别院后入住的一个山庄,也是千雪的秘密产业。无论是别院还是山庄,我基本都没机会好好参观。现在难得温皇没禁锢我在屋中,我可要好好逛逛。

我在山庄里躲避着下人,快速地飘了一圈,发现竟然没遇上温皇,越发好奇眼下的状况。要找温皇对我不是难事,我顺着感应飘进了地下一间密室,才知道那里是蛊室。我一眼就看见温皇遮着口鼻,戴着天蚕丝手套,正在育蛊。他感应到我现身,对我挑了挑眉,示意我不要闹,转头继续之前的工作。我还是第一次看他养蛊,兴致勃勃地趴在他肩头围观。

育蛊是一件精细活,极耗心神和时间。我光是两个时辰看下来,就觉得累,于是飘回房自己玩去。好不容易等温皇出了蛊室,一边摘口罩与手套,一边推门进卧室,他就看见我已经学着他的样子瘫在他床上了。

“无双,你觉得,以医悟生如何?”面对温皇兴致勃勃的问话,我只是睁眼看了他一眼,继续闭目挺尸。若我能做出表情来,我的这个回应就与温皇平时不搭理我的情形如出一辙。

温皇自然知道我在对他以牙还牙,笑眯眯地唤着我的名,朝我步步逼近:“无、双~”

我的求生欲立即被他激发出来,正想认怂,救场的人就到了,我直接消失在床上。温皇停步转头望向房门,门外恰巧想起了千雪的声音:“温仔,有空吗?跟我找藏仔喝酒去。”

“罗碧在中原兵败,现在还没调整好心态吗?”温皇闻言,走过去开门,奇怪地问道。

“是啊,我看他这段日子连家都不回,疯狂练功,练得快要走火入魔了。”千雪叹了口气,“这次我们再好好宽慰他一下。”

“天下无常胜将军。罗碧应当明白这个道理。中原孱弱多年,而苗疆富强,一场败仗,无损大局,他耿耿于怀,别有因由。”温皇抚扇沉吟道。

“还能有什么因由能让他变得如此失意消沉?”温皇心中早有猜测,看了千雪一眼,却欲言又止。千雪有点着急,也没留意他的神色,拉着就往外走,“站在这空想又没有用,先见到人再说不迟。”

“诶,你别急着拉人,我的无双还落在屋里。”

我在黑暗中听到这里就又睡过去了。原本以为再醒来就会错过这一次的剧情,谁知,我并没有睡太久,惊醒过来时,温皇和千雪似乎刚刚喝完酒,正在往回走。我听到千雪在担心地问:“你说藏仔他没事吧?”

“他只是心急了些,但理智未失。以他之心性,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心急?心急什么?”

“史艳文。他一心要杀史艳文,这次兵败对他最大的打击就是输给了史艳文。他疯狂练武也是……”温皇话说到一半,身上的无双剑就狂震了起来,他不由停下话去感应。

千雪见他突然息声了,以为他在卖关子,连声催道:“也是什么?”

这时,我悄悄出现在千雪身后,目视温皇,抬手定定指向一个地方。温皇看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微不可察地一颔首,我见状就又消失了。

“千雪,我们回去看看。”温皇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不等千雪做出反应,他就急匆匆地往回走了,虽然步态悠然,但却是越走越急,动用了轻功在赶路。

“怎么突然又想要回去?”千雪追在后面,一头雾水。

等他们赶回才离开没多久的悬天练,就看见藏镜人倒在瀑下水潭边不省人事。两人见状,立即将人捞上岸,把脉急救。温皇把完脉,退到一边抚扇沉吟。藏镜人的状况非常不乐观,经脉逆行爆冲。我正是被这爆冲时的力量惊醒,才能及时向温皇报讯。

“温仔,你还说他不会有什么事,现在事情大条了!他伤……”千雪手忙脚乱地掏出药丸,揭开藏镜人的面具给他喂药,看到藏镜人面容的那一刻,千雪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温皇也停下了摇扇的手。

静默了几息,千雪才咽了一口口水,吞吞吐吐地问:“怎、怎么办?事情比想象中还要大条啊!”

“先救人。”温皇看到藏镜人真容时只是诧异了一瞬,很快就恢复了泰然,走上去用蛊术给藏镜人修复经脉。

“他伤得太严重了,一个没处理好,经脉尽毁啊!温仔,你有把握吗?”

“吾名神蛊温皇,你说呢?安心做好你那部分的救治。”温皇没好气地斜睨了千雪一眼。

两人忙了一阵,总算结束急救,后续的治疗还需要等人醒来后配合。千雪总算有空和温皇讨论藏镜人的问题了:“我现在才知道,他一直戴着面具的原因。”

“竟然与史艳文是双生子,人生际遇如此,难怪他会有此心结。”温皇也看着昏迷中的藏镜人大发感慨。

“你好像不怎么惊奇啊?”

“哈,我早看出罗碧对史艳文不只是宿敌间的仇恨,却始终猜不出因由。现在看来,如此难以让人置信的离奇身世,怪不得连我也会百思不得其解了。”

千雪突然举一反三,一脸怀疑地看向温皇:“温仔,要说身世,我们三人中你的身世才最为神秘。相识多年,好像都没听你提过只言片语。”

“我是温家小族出生,不足挂齿。”

“听起来真没说服力。”

“唉,不是每个横空出世的天才,都有一个惊人的身世。”

我没能等到藏镜人清醒,就听着温皇和千雪的闲聊睡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时,已是月圆之夜。我睁开眼,便见温皇正端着那个熟悉的玉碗在给无双剑浇灌灵液。近来他开始研究珍稀蛊药相结合配制出的灵液,虽然效果没有融化宝物得来的灵液强,但还是明显增加了我的力量。

我和无双剑正发着光,吸收着灵液,就在光芒快要消散,等温皇滴过心头血后,今夜的养剑就大功告成了。突变来得猝不及防。我毫无征兆地浑身剑气爆冲而出,梳得齐整的发髻顿时散开,长发四散飞扬,身上衣裙也被剑气瞬间割成一道道布条,虽未春光外泄,但也是衣衫褴褛。那些冲体而出的剑气锐不可当,不仅将屋内所有事物斩得粉碎,整间屋子也被切得四分五裂,还保持着惯性并未坍塌。温皇作为剑主,是现场唯一完好无损的。

“无双?!”温皇惊呼声未落,我就已经如离弦之箭,飞冲而去,转眼我就出了房间,一直朝前飞,“回来!”身后远远传来温皇的低喝,这一次,我却没能停下,体内狂涌而出的力量完全碾压温皇的意志,我不受控地一路飞一路爆射出密集的剑气。那些剑气比剑九还要可怕,估计应该至少是剑十三级别的。

令温皇真正心惊的是不止我飞出去了,无双剑也在同时升空,紧追我而去。无双剑后发先至,横悬在我身侧,我伸手握住剑柄,无双剑突然一个加速,拖着我飞得更快了。我不知道眼前是个什么状况,但却知道不能远离温皇。我心急如焚,试图让无双剑转向飞回去,可惜,我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住,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和剑一起暴走。

温皇一路紧追在后,不时停下探查我所过之处的情况,试图理清我失控的头绪。我所过之处,是剑气发散的中心,痕迹清晰,并不难分辨。我们目前住的山庄在这个方向十里处有个小村落,再往前二十里有个城镇。温皇到达那个小村落时,村落里已经乱成了一片,无数逸散的剑气毁屋伤人。在验看过村里所有的死者后,温皇发现了,除了一两个倒霉蛋是被剑气意外划到要害身亡外,大部分死者都是一剑穿心,看起来不像意外。他们的共同点是在事发当时身上带着剑。而那些剑无论大小材质,就连小孩玩的小木剑也全都被剑气削断了。

“嗯?断剑……”温皇继续追赶,来到城镇时,这里的情况也与村落里发生的一样,带剑者剑断人亡。

离开城镇后,温皇加强了对我的意念召唤,等到他追至百里外时,便见无双剑斜插在一个山岗上,我悬浮在剑上,原本飞扬舞动的长发已经安静地披垂在身后,四周全是倒伏的树木。我也是刚停下不久,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停下,也不知自己该干嘛,我怕自己乱动又会失控,所以飘在那等温皇赶来。

“无双!”温皇一边朝我赶来,一边剑指戳心,将心头血弹到无双剑上,想借此加强对我的控制力。

我身上顿时泛起熟悉的血光来,血光敛去时,温皇已经来到了我面前。我下意识唤了他一声:“温……”没想到我真的唤出了声来,虽然只是唤得出一声。

“你?!”温皇也大为意外,惊喜出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