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前代大匠师

 

这一日晚饭后,温皇闲来无事,又拿我当饭后消遣,用话逗我。别说我只能说一个字,就算能正常说话也说不过他。他调侃起人来并不像默苍离那样狠厉毒辣,简直要让人气绝身亡,但被他取笑,同样也气得够呛,就像被蚊子叮咬,虽无大碍,但想不理会却又痒得难受。

我捂紧双耳,做出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模样,温皇见了反而更来劲了,长篇大论,喋喋不休。我被他笑眯眯的愉悦表情气得抓狂,心说你欺负一个不能说完整话的剑灵算什么本事。结果他感应到我的心念,突然停下原来的话头,插了这么一句:“唉,身边只有你一个,我也只好对牛弹琴了。”

你才是牛呢!

我怒不可遏,扑过去咬温皇的唇。他有反应的能力去没躲,纹丝不动地接受了我突如其来的扑吻,似乎很乐在其中地一边回吻,一边环抱住我,轻抚着我的背。他陪我唇舌纠缠了一阵,等我吻完松开,才悠然一笑,闲闲说道:“傻无双,你的以吻缄言对温皇根本无用。你可是与我心意相通的剑灵啊!”说完,他就闭口不语,将之前取笑我的话在心里重复一遍。

几乎在同一时刻,我果真感应到了温皇默想的话。在他有意传念的情况下,那些话比用耳朵听到的还要真切,因为是直接回响在脑海中的,简直如同魔咒,让人无处解脱。我又怒又惊,抱头捂耳,尖声惊叫了起来:“啊————”

叫声悠长嘹亮,越拖声调越高。见我都被折磨得叫出海豚音了,温皇终于停了下来,看着瑟瑟发抖的我,哈哈大笑:“哈哈哈,好了,好了,你别叫了。哈哈哈哈……”

他还没笑上几声,屋外的无双剑开始震颤起来,镇煞法阵发出了亮光。距上次暴走,将满半月,只要是回到闲云斋,无双剑都是被置放于法阵中。如今阵法忽而有了反应,看来暴走就在今夜。

“无双?”温皇立即敛笑唤我,却得不到回应,只见我维持着之前抱头瑟缩的姿势,此刻已无声无息。他伸手来拉我,我便直接软倒在了他怀里,“无双!”我闭着眼,意识是清醒的,却失去了身体的控制,力量在迅速的流逝,我在渐渐变得透明,即将消失。屋外的无双剑震颤得厉害,阵法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阵中还算平静,阵外已是飞沙走石,风云色变。离得不远的闲云斋整间房都在轻微摇晃,像是遭遇了地震,又像是被什么力量冲击。

温皇立即取了一滴心头血滴入我口中。我周身泛起血光,正在透明化的身体又变得凝实了。我感到力量的补充,原本不断流失的力量似乎被温皇的意志阻断,我试图睁眼,但眼皮子抖动了一下,就没了力气。

“无双,醒来!”抱着我的已经是任飘渺了,他的声音偏冷,有着剑的质感。我能感应到他正在用意念与什么力量在拉扯。似乎是无双剑要收回我这部分力量挣脱法阵,他正在阻挠,不让我消失回归。

无双剑的吸力因阻挠而变得愈发强烈,任飘渺抱着我开始不由自主地朝屋外滑动。那是一种磅礴浩大的力道,在其面前,如同蝼蚁般渺小的人力根本无法撼动。片刻之后,任飘渺就被拉到了法阵之中,我消失的同时,无双剑发出惊天动地的剑鸣,困住剑的法阵轰然碎裂。任飘渺身为剑主,受到无双剑的保护,倒是在力量爆冲之中安然无事,还能在无双剑飞出的瞬间,眼明手快地握住剑柄。

无双剑震碎法阵之后,又朝着山外有人烟的地方飞去了。任飘渺紧握不放,直接被无双剑拖着飞在了空中。

“无双,无双……”星空烂漫,夜风呼啸,任飘渺银发飞扬,持剑御空而行,远远望去有如剑仙下凡,惊鸿一瞥。然而,他其实一点都不好受,发狂的无双剑根本不顾及他这个剑主,极速的飞行使得护身气罩都难以抵御,周身的温度渐渐升高,护身气罩之外开始隐隐闪现火花。再继续下去,任飘渺就要烧起来了。

眼看唤不醒无双剑,任飘渺无计可施,正心思电转地沉吟着,突然地上就有几根铁索飞来。敌袭?任飘渺大喜,无双剑果然难忍挑衅,减慢了速度,悠然从铁索间穿过。那几根铁索也奇怪,飞上天后也不回落,像水草在水底随波飘摇一般,左右微晃,看着也不像是要阻无双剑的去路。

任飘渺正看得疑惑,那些铁索开始射出光束来,纵横交错,密密麻麻,转眼就是天罗地网,将无双剑困在网中。无双剑继续朝网外飞,那些光束宛若丝线,碰到就会粘缠上剑身。无双剑没飞出多远,速度就越来越慢,最后在任飘渺的意志下,终于停了下来。

任飘渺并不知那些光束是什么东西,竟然只对剑起作用,对人毫无影响。但有一点他很清楚,来人不凡,其目的也不简单。他持剑徐徐落地,冷眼环顾。这里是一处稍微宽阔的山道,四周都是山坡密林,铁索的底部隐在林中,看不到全貌。

“什么人?还请现面一叙。”任飘渺望着四周隐在暗处的幢幢人影,淡淡说道,语声清冷如剑。

他话未落,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转身看去,有一老妪正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朝他走来。她年逾古稀,衣着简朴,雪发木簪,除了那双炯炯有神、闪着精芒的眼睛外,光从外形上,根本分辨不出她与寻常山野老妇的差别。老妪手持的拐杖也是寻常树根雕制,用料并不名贵,但工艺精湛,可谓巧夺天工,老远就能吸引识货人的目光。但引起任飘渺兴致的还不是着拐杖的工艺,而是上面一个似曾相识的花纹。

“老身姓鲁,你可唤老身一声大匠师。”老妪方一走近,便主动报了家门。

“鲁姓?大匠师?……是机关锻造的鲁家?”任飘渺扫了一眼四周守在远处的人影问道,

“正是。”

“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哈,”老妪轻笑一声,隐有对家门骄傲之情,笑完便又看着任飘渺手中的无双剑,和蔼地问道,“好孩子,能否让老身一观你那把剑?”

“这剑,你碰不得。”任飘渺既不答应也不拒绝,将无双剑一掷,斜插在两人之间,淡淡说道。

他知道这些人就是冲着无双剑来的,很有可能在无双剑第一次暴走时便注意上了。先前那些镇剑的手段应该是这段时日专门赶造的。他倒不怕有人夺剑,但对方自称是以机关铸造术闻名于世的鲁家人,那么其目的就不是夺宝那么单纯了,需要探明清楚。

“老身当然清楚这剑碰不到,但你却并不清楚。”老妪慢慢悠悠的话似乎语带双关,不等任飘渺发问,她就走近无双剑,仔细观瞧起来,绕着剑走了一圈,看得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的。看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她才转头对任飘渺笑道,“此剑已被你养出剑灵,请叫出让老身见上一面吧。”

任飘渺略一沉吟,对着无双剑唤道:“无双,出来。”

我在无双剑停下后,就恢复了意识,一直清醒着,这会也在感应外界,好奇着那老妪的目的。听到她要见我,我莫名觉得害怕,不敢现身。我从穿越至今,就只有温皇真正见过我。

老妪见无双剑只是轻轻一颤就没任何异状,等了一会,便对剑笑道:“剑灵无需惧怕老身,唯有剑损,方能伤你。而这把剑,若老身所猜不错,它绝不可能被世间凡物所伤。”

“听起来,大匠师对我这剑颇为了解。”任飘渺也没继续唤我现身,顺势试探道。

“孩子,听说过始界吗?”

“在九界分化成形之初,是一个从混沌诞生而成的境界,称作始界。”

“嗯。”老妪对任飘渺的回答很满意,一脸欣赏地打量了他几眼,似乎对一个年轻人能知晓这些秘辛颇为意外。她没有卖关子,而是直切主题:“有许多事物就诞生于始界,历经千万年后,还能留存于世者,寥寥无几,皆已成神器,其踪迹散落在浩瀚的历史记载中,偶尔会意外现世,给世间留下惊鸿一瞥。”话到此处,她不由与任飘渺一同看向无双剑,继续说道,“鲁家历代皆搜集整理有关这些神器的记录。流传至今的神器中,就有一把剑。相传此剑乃是天地间第一把剑。当时,世间无剑,这把兵器被铸出后,被赐名为剑。所以,它的本名就叫剑,为与其后出产的剑相区分,后世人尊称其为祖剑无双。”

“本名为剑?”任飘渺若有所思,想起我曾经在地上写的那句“剑是剑,我是我。”

“祖剑力量非同小可,不是凡人能可驾驭。根据记载推断,早在始界末年,就有人开始着手封印祖剑,直至九界分化完成时,这个漫长的封印才算完工。祖剑因此一直未再出世,偶有剑威溢出,才会被列入留存神器名录中,为我等人所知。”

“剑威?”

“它会被称为祖剑无双,除了是世间第一把剑的身份外,还因为它的剑威。其实,无双剑威你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祖剑面前,无他剑可立,不伏则断,断剑断命。”

“原来如此。你们就是据此找上任飘渺的。”

老妪点点头,然后上下打量着任飘渺,赞叹道:“你这孩子真是惊才绝艳。若说能成为祖剑无双的剑主,多少还有运气的成分在。在短短数年养出自己的剑灵来,那就不止是天运极佳这么简单了。不过,老身看你应该还不知此举歪打正着地救了自己一命吧?”

“哦?”任飘渺挑了挑眉。

“老身说过,祖剑力量非同小可,不是凡人能可驾驭。它在你手中,时日还不算久,仍是沉睡状态,力量没有完全觉醒。否则,无双剑威可不止方圆百里。”老妪的话让任飘渺蹙起眉来,她所言不虚,无双剑的力量正在日益增强,照此趋势,数年后,他恐怕真的难以掌控这种力量。只听见老妪又说,“你很幸运,在剑的力量反噬害命之前,就将那股力量凝成了剑灵。只可惜,你的剑灵还不够强大,才造成这种失控的局面。随着祖剑的觉醒,越往后,失控的频率会越来越高。终有一天,你的剑灵将不能为你缓冲祖剑的反噬之力,你会爆体而亡。”

面对老妪耸人听闻的话,任飘渺不为所动,他并不会盲信别人的话,虽然对方说得言辞凿凿,也与现实情形并无出入,但却与自己先前对无双的理解大相径庭,思索片刻后,他才开口问道:“是我养灵之法有误吗?”

“非也。你的剑灵需要时间,吸收转化剑的力量与你的生气来增强自身。眼下唯一解法,便是封印祖剑,为你的剑灵争取时间。当然,老身所谓的封印,不可能做到彻底封印的效果,最多只能延缓祖剑觉醒的速度。”

“要如何封印?”

“至少要建一座机关阵法楼。”老妪意味深长地看着任飘渺淡淡说道,“这对鲁家而言,不难做到,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足矣。”

“哈。”任飘渺傲然轻笑,问道,“条件呢?”

“我们的条件对你也不难,只是借剑研究三个月。三个月后,还剑的同时,赠你一座机关楼,只要剑在楼中,就能起到封印的作用。”仿佛担心对方会一口回绝,老妪赶紧说道,“就算你不信老身先前说的话,也应该清楚,这把剑极难毁坏,也封印不了,还与你有心念感应,除非杀掉天下第一剑的你,否则无人能夺此剑。”

“只是借剑研究吗?”任飘渺看向四周还飘荡在天空的铁索与未撤掉的光网,似笑非笑地问道,“难道鲁家想要打造一把媲美无双的剑?”

“哈,想与祖剑媲美,鲁家还没这般自大。光是要打造一把能可承载庞大力量的剑,就蹉跎了千年的岁月。唉~”老妪话罢,长长叹了一口气,“若非如此,哪会有这种便宜事与你。说来,你这孩子真是好运得让老身都忍不住艳羡了。”

“能可承载庞大力量的剑?”任飘渺一抬手,斜插在地的无双剑飞回到他手中。

见他凝眸剑上,面沉如水,老妪看不出他的心思,为了讨取信任,又透了一些口风:“这是鲁家的祖训,奉命打造一口护世之兵。其中因由不便与外人道明,也与此番交易无关,还请你谅解。”

“机关楼将建于何处?”任飘渺似乎下定了决心,开口问道。

“根据风水勘探结果,中苗交界有一缥缈峰,正适合需要。”

“哈,缥缈峰任飘渺,是天意吗?”任飘渺对着老妪行了一礼,淡淡道,“那还珠楼就有劳鲁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