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酆都月

 

当缥缈峰上的还珠楼落成之时,还珠楼的发展已经如火如荼,大大小小的堂口遍布中苗两境,形成了庞大而严密的情报网体系。还珠楼的快速崛起,引动了江湖多方势力的重视与联合打压,毕竟,做杀人买卖和情报交易的不止还珠楼一家,谁都不希望别人的手伸进自己的碗里。对于这种明争暗斗,温皇是乐在其中,常常行踪不定,出门极为勤快。

自从任飘渺正式入住还珠楼后,无双剑就没再出过楼。还珠楼里有几处封印位,只要将剑摆上,就能起到封印的效果。一处在大殿楼主宝座旁,一处在楼主卧房床头处,一处是藏剑阁,这是与楼主书房连通的密室。最关键的一处,则在楼主床上,即便机关被发现,也只是开了能容剑通过的孔洞,唯有剑能达到下方真正的机关阵法核心。

鲁家还打造了两把伪无双来混淆视听,害得真无双剑快被温皇束之高阁,基本都藏在核心封印处,平素只带一把伪无双出门。另一把锻造更精良、看着更像真剑的伪无双则摆在藏剑阁里。若不知晓真正的无双剑非剑主不得碰触,只怕除温皇和鲁家人外,没人能辨真伪。

我整日都得留在楼里坐镇。整整半年多时间,还珠楼门庭若市,求加入的、欲结交的、谈生意的、寻衅滋事的、一心问剑的,五花八门,不胜其烦。那些不讲规矩的,我一概第一剑警告,断其兵器,第二剑直接取命。还珠楼总部不洽谈生意,买凶需到各处堂口,也不会随便待客,想要一见任飘渺,先留名帖。这里真正接待的,是问剑之人。

对于来问剑的,我也没多客气,那些功夫浅薄、不自量力者,一亮剑就死在我的剑威下。能在剑威下存活且剑未断者,才有资格接飘渺剑招。而能挨过三招之人,才有机会得任飘渺接见。这是份无聊的差事,能通过最终考验的没有几人。这段时日,我简直在给温皇当门神,每天只能一脸哀怨地看他出门浪,却不能跟去。

我的剑威,或者应该说无双剑威已经被封印,威力和自发范围削减不少,在自发范围之外,我能够随心所欲的收发。无双剑威的自发范围在还珠楼以内,这是鲁家能压制的最大极限。为此,还珠楼便有一个古怪的规矩,楼内不得立剑,剑立者剑断人亡。这个规矩在众目睽睽死了几名杀手后,便没人再敢触犯。反正要做到也不难,有些怕出意外,不小心竖起剑来,干脆就解剑入楼。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怪象,以飘渺剑法闻名于世的还珠楼,楼中行走者皆不爱佩剑。

无双剑威连任飘渺都不能例外,有一次他归来,尚未搁剑,就遇上千雪来访,言谈间意外竖直了剑,要不是他身为剑主,心念感应加反应迅捷,不然那把伪无双就被无双剑威给断了。这让任飘渺很无奈。千雪却在一旁看笑话,还将自己的笑藏刀竖直地插在地上,然后潇洒地原地转了几个圈,以显摆自己和刀皆安然无恙。转完圈,他还不忘追加一句调侃:“无双的脾气其实很好的啊,只要不挑衅剑,什么事都没有。”

这一夜,数日不知去向的任飘渺忽然回到还珠楼,便见我像条死鱼一样瘫在躺椅上。他淡淡看了我一眼,并不搭理,放了剑,就开始翻阅桌案上的卷宗。那都是需要他亲自过目决策的,其他的我已经帮他代劳处理了。

“近来有通过考验之人吗?”任飘渺一边翻看一边问事。

“累死。”我满腹牢骚地嘟囔了一句,闭着眼继续挺尸装死,也不去搭理他。

任飘渺冷冷地唤了我一声:“无双。”

“抱抱!”我感应到他威胁之意,就开始在躺椅上扭动翻滚,撒起娇来。等了一阵,见我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任飘渺无奈,放下卷宗,走过来抱我。我见他妥协了,顿时就喜笑颜开地从躺椅上飘起,扑到他怀里,来一个热烈的拥吻。

任飘渺的回应既不积极也不冷淡,兴致勃勃中又带了几分心不在焉。一个吻下来,能心意相通的我也搞不懂他那缤纷变幻的情绪,但一本满足的我还是交出了他想要的名单。他接过来一边展开纸张一边盯着我,似笑非笑道:“怎么有种出卖了色相的感觉?无双,几日不见,你学坏了。”

“我的!”我指了指他,傲然道。

“是,我是你的。”任飘渺见状轻笑道,“你的主人。乖,叫主人。”

“休想!”我偏过头去,做出一副宁死不从的小表情。

我们正在房中调情,忽而同时神色一凝,感应到有一股剑意在挑衅。此时,还珠楼外有人在大声说话,语声清朗:“酆都月问剑还珠楼!”

是酆都月!温皇的大粉头来了!我不由雀跃起来,一拍任飘渺的肩膀,坏笑道:“接客!”不等他反应,整个人闪现到楼外去,挑拣了一处视野好又偏僻的楼檐,现身落座,兴奋地等着看一场初遇的好戏。

“接……客……你还真是学坏了啊!”任飘渺被我一句话郁闷到了,感应到我的愉悦,他无奈一叹,也飞身出了楼。

这一夜,无星无月,寒风凌冽。还珠楼矗立在黑暗中,隐约显出张牙舞爪的轮廓。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目不转睛地仰望着眼前的高楼,心中有些紧张,但手中的剑却握得很稳。他的眼明亮清澈,满是书生意气,儒雅又激越昂扬,正如他的剑意。

正是这凛凛少年气的剑意激出了还珠楼主任飘渺。只见一袭浅灰身影从楼中飞出,踏步虚空,飘摇而来。他一现身,仿佛就有一剑斩裂了黑夜,照亮了四野。他仿佛携着流云清风,周身敛着的剑意,只是望上一眼,就觉双目生疼。

“身似秋水任飘渺,名剑求瑕亦多愁。独向苍天开冷眼,笑问岁月几时休。”任飘渺翩然落下,淡淡看着眼前清秀的少年。

“我有一剑名月饮!”酆都月望着眼前雪发冷俊、宛若谪仙的天下第一剑客,朗朗说了第二句话,话落,剑出。月饮剑寒光皎洁,挥转之间如银盘如弦月如玉勾,尽现二十四月相。一时间,还珠楼前流光如水,一轮明月照入人眼。

人才呀!竟然用烂大街的七曜剑法使出这么美的剑意。

我坐在楼檐边,晃着脚,撑着下巴,俯视楼下的对战,禁不住在心里赞道。

“不错,你值得飘渺一剑。”任飘渺也在同时赞了一句,他一招手,无双剑从还珠楼内激射而出,飞入手中。这是真的无双剑,他本欲取伪无双,我却让无双剑先一步飞出。

哈,杀鸡用牛刀。无双,你也寂寞啊。

握住无双剑的那一瞬,任飘飘微微挑了挑眉,在心中对我笑道。

我自然听到了他的心声,耸了耸肩,无法跟他解释,我才不是寂寞,我是为了让他在粉丝面前帅一波。

我们的心电感应不过刹那间。在酆都月眼中看来,任飘渺已经出剑了。那一剑,虽非极致,却让他惊艳一生。

酆都月看见了细雨斜飞,看见了落花飞散,看见了叶影纷飞,看见了暗夜飞星,看见了明月飞霜。一切在他眼中全都飞了起来,变得轻盈飘渺,繁乱迷离。剑在飞,越天飞虹,人在飞,衣袂翻飞。剑尽的那一刻,他的血也飞溅而出,转眼就染了一身猩红艳色。

“这是……”酆都月退后了几步,咳着血,勉力一剑拄地,咬牙站住了。

“剑三·飞。”任飘渺负剑于背,冷冷地逼视着他,仿若闪着寒芒的剑,叫人看不出喜怒。

“我能学吗?”酆都月回视的眼中泛起狂热来。

“入楼吧。”任飘渺转身缓缓走回还珠楼。

“我能打败你吗?”身后,传来酆都月战意盎然的问话。

任飘渺停下脚步,背对着他勾唇一笑,留下淡淡一句话来:“我可以等。”

酆都月加入还珠楼的事宜自然有属下去接手。任飘渺径直回到房间,将无双剑放回核心封印处,转身对飘回来犹自兴奋得飞来飞去的我说道:“他的眼神不错,资质不差,值得期待。十年之后,或许可成对手。”

我拍手笑道:“头牌!”

任飘渺眼神一厉,盯着我冷冷道:“无双,还珠楼不是青楼。”

我无所畏惧,指着他笑道:“花魁!”

我们电光火石地对视片刻,任飘渺突然叹道:“今夜归来,本想送你一份惊喜。但看你已然自得其乐,任飘渺便不行多余之事,哄你开心了。”

诶?有东西送我?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是我想要的。温皇已经画了一幅美人舞剑图给我,那画就挂在藏剑阁里。

见我一头雾水,任飘渺掏出一个专门装药的小玉瓶,在我面前晃了晃,解释道:“配置灵液的器具我让鲁家试着仿造了一套,也不知调出来的灵液效果如何。”

“灵液!”我眼睛一亮,飞扑过去抢夺。任飘渺自然不会让我得逞,从容抵挡。

我们收敛剑意,乒乒乓乓地打了约莫一炷香时间,我发现动起手来,我们本就谁也奈何不了谁。我只好停下来,改换策略,可怜兮兮地拽着任飘渺的衣袖说,“我错。”任飘渺扯回自己衣袖,对我视若无睹,继续去处理他的楼务。我像背后灵一样,跟着他飘过去,继续做小伏低道,“认罚。”

“认错也要拿出诚意。你说,我能罚你什么?”

“主人。”任飘渺蓦然抬眼来看我,一双冷峻的眼危险地眯起来,隐隐有精芒流转,仿若暗夜中的闪电,即将暴雨倾盆。我面对他的锐利逼视,依然装出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软软地又叫了一声,“主人~”

任飘渺抽了一口冷气,没好气地道:“无双,你的傲骨呢?”

我知道他能感应我唤得并不诚心,只好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珠子转了转,无语望天。这心意相通的,怎么玩啊!

任飘渺也很无语,意兴阑珊地将玉瓶塞给了我,结束了这场对峙。我欢天喜地地打开瓶塞,试着滴一滴灵液来品尝。灵液刚一沾舌,就爆出各种浓烈的药香来,紧接着就是酸甜咸辣,滋味纷呈。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饕餮盛宴,就像一口吃下满汉全席。我已经很久没尝到这么丰富的味道了,简直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我闭上眼,陶醉地体味着这一刻的美妙,并不知道自己身上闪烁起七彩的光芒。任飘渺定定看着我,感应着同样的美味与我的欣喜若狂。

“看来效用不差。” 他扬唇微笑,七彩的光在他冷峻的面容上增添了几分明媚的颜色,让他的眸光染上了脉脉温情,“真是个败家的玩意儿。”

 

“白驹过隙,光阴荏苒,一晃就是三年啊~”还珠楼的花园里,千雪在和任飘渺饮酒闲谈,酒过三巡,他已有些微醺,用筷子敲着酒碗感慨起来,“话说我一直就好奇你当初跟鲁家做的什么交易啊?鲁家给你又建楼又造剑的……”

任飘渺不动声色,默默与千雪碰了一个杯,继续饮酒。千雪盯着他看了一会,又道:“沉默寡言的,真没劲。还是跟温皇喝酒有意思。”

“是你说从没和任飘渺喝过酒,我才陪你的。”任飘渺目不斜视,兀自倒酒喝,看他那浑身的冷意,总给人他不是在饮酒,而是在独饮寂寞的错觉。

“明明是同一人,怎么换个身份就跟换个人似的?就你能装!”千雪含糊地嘟囔着,想到什么说什么,“说来我们苗疆三杰好久没聚一起喝酒了。”

“苗疆三杰?”

“咦?你没听说过吗?不知从何时起,我们三个换帖兄弟被人称作苗疆三杰。”

“我倒是知晓千雪你混出个狼主的名号来。”

“哈,还不都是帮你这懒人温办事才混出来的。”

“辛苦了。还珠楼能成为甲子名人帖上天下第一阁也有你一份功劳。”

千雪想起什么来,忽然笑得不怀好意:“我可没帮上什么忙,不都是你家明珠夫人在打理还珠楼吗?”

“明珠夫人?”任飘渺放下酒碗,抬头看向千雪身后。我正飘在那,抱臂看着两人喝酒,听他们八卦江湖。

我如今又有了新的能力,不但可以远离本体无双剑,还能随意变换身体的虚实。虚化时,别人是看不到我的,唯有剑主能看见。所以,我现在不用再躲回去,可以堂堂正在地飘在那围观,还能和任飘渺直接心音交流。

“别装了,我不信你没听过。还珠楼在江湖上有许多传说,最被人津津乐道的是天下第一剑任飘渺为了用禁术复活心上人才建了这还珠楼。于是,还珠楼主那不知名的心上人就被称作明珠夫人。”

什么鬼还珠楼主、明珠夫人!我还小燕子和紫薇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