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凤蝶

 

巫教腹地,密林深处,千雪抱着不省人事的小凤蝶,焦急地问温皇道:“你又要去哪啊?”

我看他这样子活脱脱一副抱着女儿来挽留丈夫的小媳妇,不由噗哧一声笑了。温皇感应到我的心念,也忍俊不禁,满含笑意说道:“灭巫教!”

话落,人骤变,已是一头银发,灰衫大氅的任飘渺,冷厉如出鞘的三尺青锋。他横剑拔地而起,踩着繁密的枝丫,向着高峰处翩然而去。

“喂,回去的路我记得不清楚啊,迷路怎么办?”千雪对着远去的身影喊了几声,得不到任何回应,低头看了小凤蝶一眼,无可奈何地按着模糊的记忆,往回走去。

一盏茶的工夫过后,忽闻山中回荡起一声冷喝:“巫教今日灭矣。剑九·轮回!”轮回剑招横空而现,密密麻麻的剑雨倾盆而下,层层叠叠的剑花破土而出,回旋的剑风游走如龙,在巫教领域里肆虐。转眼之间,血染山林,无数血雾蒸腾而起。

高峰之上,任飘渺冷眼俯瞰这片浴血的群山,无喜无悲,仿佛在注视着自己的过去被一点点用血水涂抹,最终留下一片嫣红,红得触目惊心。我感应到他的落寞,化出实体来拥抱他。他回抱着我,轻轻拍抚着我的背,继续看着下方收割生命的景象,轻笑道:“从此以后,温皇最初十二年的真相再无人能知。”

无人能知?你不是才告诉过千雪吗?

感应到我的心声,任飘渺低头看我,清冷一笑。他这一笑,宛如阎王微笑,彼岸花开,黄泉冰封,销魂中带着煞,温柔中透着冷。

千雪喜欢听故事。

所以真相到底是很什么啊?我不是人,总可以知道吧?

等有空再说给你听。

所以说,巫教那段历史还有第三个版本吗?我要风中凌乱了。

 

另一边,千雪也风中凌乱了,他自然没受剑九的洗礼,走的那条路是当年温皇探查出来的密径,基本不会有人来。巫教的人因为三途蛊的爆发也都往外逃了,根本没人会滞留在腹地。温皇也正是看出这一点才赶去一网打尽,一招剑九灭绝巫教。但也正是这威力惊人的剑招破坏了地形地貌,让千雪辨不清来时路,只能凭着感觉,背着小凤蝶在山里摸爬滚打。

幸而温皇好奇小凤蝶身上的秘密,赶在天黑前找到了迷路的千雪。千雪都已经没力气臭骂温皇了,总算在他体力耗尽前出了山。温皇没回还珠楼,就近在山外小镇找了个客栈住下。一进屋就开始给小凤蝶检查身体。千雪瘫坐在一旁围观,见温皇停了手,就好奇地问:“我先前也给她看过了。这孩子中的是蛊吧?到底是什么蛊?太恐怖了,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是三途蛊。迄今为止,也是温皇所知最强之蛊。而她,原来是邯卢族精心培养的宿主,怪不得能在毒雾里存活。”

“能救吗?”见温皇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小凤蝶,沉吟不语,千雪忍不住坐直身来,奇道,“诶?连你神蛊温皇也救不了吗?”

“我又不是神仙。”

“但她中的是蛊,又不是什么伤啊病啊的。”

温皇闻言,有点意动,转头看了千雪一眼,又看了看小凤蝶,继续沉吟,半晌才发话道:“方法是有,但不能保证……”

“有就治啊,你在犹豫什么?”

“我的方法是以毒攻毒。倘若不慎,很可能人活了,但却成残废。这样你也要我治?”

“这……”千雪被问得语塞,也看向小凤蝶,沉默片刻,下定决心道,“治!温仔你就放心大胆地给我治,如果救活了,不管残不残,我来负责,我收养她作女儿!”

温皇斜睨着他不说话,他被看得不自在,嗫嚅道:“看什么看,我认真的啊!我堂堂苗疆王爷,总不可能连个小女孩都养不起吧。再说了,你都把人家全族给灭了,我不养谁养啊,我这是在给兄弟你积德!”

“分清楚!邯卢族阖族死于三途蛊爆发,与我无涉。”

“行行行,反正都死光了,也没人会来找你报仇。”

于是,温皇这一治,就治了三天三夜,千雪和我都给他打下手,按照他的吩咐忙得团团转。好不容易,先前沾染的毒清除了,体内的三途蛊也稳定了,小凤蝶的命算是保下了。温皇便命我带无双剑先回还珠楼封印,坐镇楼中。

 

我回还珠楼一等就是一个多月,任飘渺终于回来了,背后跟着背着小凤蝶的千雪。小凤蝶已经清醒,不过身体虚弱,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调养。

等千雪在房中将凤蝶哄睡出来,便见任飘渺立在顶楼处,凭栏远眺。远山飘渺,映衬着他挺拔的孤影,凛凛隐有剑意。千雪觉得,这一个多月来,温皇虽尽心医治凤蝶,但整个人总处于一种心不在焉的状态,每次见他独处时便像眼前这般,莫名剑拔弩张,仿佛要与看不见的敌手一触即发。

“呃,温仔啊,凤蝶就交给你了。出来这么久,我再不回去就死定了。”

“她状况已经稳定,你可以放心带走。”

“呃,还是留在你这比较保险。你也知道,王府人杂是非多,我又经常不在家,万一哪个不开眼的狗东西欺负了凤蝶怎么办?”

任飘渺没转身,继续目视远山,语声淡淡:“去吧。我早就知道你,爱捡不爱养。我这正好也缺个端茶倒水的侍女。”

“喂喂喂,让她叫你一声主人,给你高兴高兴,你还真把自己当主人啦!”千雪本已转身朝外走,听到任飘渺最后一句话,就又转头回来嚷道,“我的女儿给你做侍女,我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被你占了便宜。不行,你也得认她做女儿。”

“要么留在这当侍女,要么带回去做郡主,你自己决定。”任飘渺似笑非笑地回头看了千雪一眼,“先不说我有没有养孩子的兴致,你就不想想,苗王听到你和别的男人共养女儿,会作何感想?”

“还能作何感想?”千雪没转过弯来,“总不会疑心我有私生女吧?我才二十岁,凤蝶都有五岁多了,想也不可能是我十三四岁整出来的。”

“那只是一种可能的猜想,更可怕的是你平素张口闭口就是兄弟,还不近女色……”

“我才没那种癖好咧!”

“不管有没有,你需要解释的对象也不是我。”

“啊!算了!”千雪被说得有些苦恼,想不出两全其美的方法只好道,“人还是先放你这,反正你连剑灵都养得出,养个小女孩不是问题。之后怎么办我再考虑考虑。”

千雪走后,我显出身形来,飘在楼外,抱臂倚栏,笑吟吟地看着楼里的任飘渺。任飘渺回以淡淡一笑,温声轻语道:“无双,我悟了。”

我笑着点点头,早已从他身上不同寻常的剑意,知道了他悟出剑十。想来先前一直无暇专心,一直拖到现在才能闭关。

“照顾好凤蝶。”任飘渺也不等我的回应,转身朝楼里专设的闭关密室疾步而去。

望着他匆匆的背影,我不由想到他那句“压抑不住了,我的剑意。”

 

还珠楼中当然有端茶送水的仆从,小凤蝶的起居饮食更是有专人负责,每日吃什么,用什么药,早都罗列详细,控制严格,不能有半分差池,毕竟她体内的三途蛊还没完全进入潜伏期。小凤蝶很乖,小小年纪就能自己吃饭穿衣自己玩,这大概是巫教小孩独特之处。

一连数日过去。小凤蝶这一天午睡醒来,坐起身来看了看,专属于她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玩具,却空荡荡的没有人。她忽然就抹起了眼泪,越哭越伤心。我其实一直就飘在她身边看护着她,见状便显出身形,柔声问道:“怎么哭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小凤蝶抬头,看见她床边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她睁着一双挂满晶莹泪珠的眼睛,好奇地打量我道:“你是谁?”

“我是无双。”我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她的脉,并未发现什么问题。

小凤蝶见我把她的脉,便道:“我没有不舒服。姐姐也会看病?那姐姐知道义父和主人在哪吗?”

“原来你是想他们了啊。”我恍然大悟。小凤蝶醒来就只见过温皇和千雪,还失了忆,和两人相处一月多,早把他们当亲人了。现在被一个人丢在这,不闻不问的,怪可怜的。我抱起小凤蝶安慰道,“别哭了,你主人最近有点忙,但是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至于你义父嘛,至少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最起码也要一个月。”

“义父出远门了?”

“没,他现在八成是被自家大哥打屁股关禁闭出不来了。”我想象着千雪回家的情景,不由坏笑起来。

“大哥……”小凤蝶若有所思,“凤蝶好像也有大哥……”她又想了一阵,依旧记忆模糊,便放弃了,继续问我道,“为什么义父会被打屁股?”

“因为他不听话,成天跑出去闯祸。”我正说着,忽然,一声剑鸣震得整个还珠楼震颤不已。

“楼在晃!”小凤蝶紧张地抓住我。

“没事,那是你的主人出关了。他很快就会来看你的。”我最后安慰了她一句,就匆匆飘去迎接任飘渺了。

“姐姐?”等房间停止颤动了,小凤蝶回过身来,才发现我已经不见了。她奇怪我的忽然离去,开始爬下床,在屋里四处找寻,然后又开门往外面找。

楼道上,所有的人都一脸兴奋欢喜地朝着还珠楼大殿赶。小凤蝶便也好奇地跟了过去,便望见任飘渺正款款走向堂上的楼主宝座,堂中站满了人,都在高声恭贺着:“恭喜楼主出关!”

我就飘在任飘渺身边,除了他,没有人能看得见我。在这众目睽睽下,我忽然玩心大盛,率先飞过去,斜倚在楼主宝座上,一双大长腿交叠,撩人地翘着。我单手支颐,另一手对着任飘渺勾着手指,一副高傲女王召唤人的模样。

来吧,宝贝~

我真后悔当年带你逛青楼。

温皇做事也会后悔吗?口是心非,说好的以诚待人呢?

哈,无双,别闹了。凤蝶还好吗?

人已经来了,你不会自己看?

任飘渺不动声色地走到楼主宝座前,缓缓转身,扫向堂中的人群,很快就看见了正从人群里探出半个身子来张望的小凤蝶。小凤蝶见他望过来了,便欢喜地叫着朝他跑过去:“主人!”

任飘渺微微一笑,将她抱起,然后在楼主宝座上坐了下来,全然不顾我还躺在上面呢。

啊啊啊啊,你坐到我了!

就是真的坐到,你也不会疼。

哼!我回去了,休想叫我出来陪你练剑。

你就不好奇剑十吗?

就不好奇,你慢慢憋着吧,寂寞死你!

传完心音,我就真的消失回到黑暗里休息去了。他闭关这几天,我都守着小凤蝶不敢睡。结果这一睡就睡了两日,任飘渺居然忍住了,没唤我与他对练。我不由得好奇地跑去一探究竟。

还珠楼花园里,任飘渺负手在背,冷眼看着小凤蝶在挥舞一把小弯刀。小凤蝶使得是剑招,小胳膊小腿地舞起来像模像样,轻盈可爱,真像一只蝴蝶在花间飞舞。等她练完一招,就停下来,昂着小脸,满是期盼地等着任飘渺的鼓励。

“不够熟练,继续。”任飘渺淡漠地说了一句。

小凤蝶有些失落,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弯刀,怯怯地问:“主人,不是飘渺剑法吗?为什么凤蝶用的是刀啊?”

“因为还珠楼里有个凶女人,不准别人用剑。”任飘渺感应到我的到来,似笑非笑地回道,随后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正气得咬牙切齿的我。

“要是用了剑会怎样?”小凤蝶好奇地继续问。

“剑断人亡。”任飘渺蹲下身来,伸出剑指点在小凤蝶心口上,面容冷肃地吓唬她道,“就像这样,一剑穿心,在你身体前后各开一个洞,然后你的血全都喷涌出来,你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流干,痛苦万分地死去,而且死状凄惨,干瘪瘪的。”

小凤蝶被他描述的场景吓得直皱小眉头,情不自禁往后退了几步。

“知道怕就要记好,千万不要在还珠楼里玩剑,明白吗?”

见小凤蝶猛点头,任飘渺心满意足地站直身来,却不想小凤蝶又盯着他追问道:“主人你也不可以吗?”

“嗯。无双剑威之前,任飘渺也不能例外。”

“哇,所以楼里那个凶女人比主人还厉害吗?主人不是还珠楼的楼主吗?”

我飘在一旁听得乐不可支,无声地给小凤蝶鼓掌。

“我们不是可以相提并论的存在。”任飘渺眯眼瞥了我一眼,继续不动声色地给小凤蝶灌输歪理邪说,“凤蝶,那个凶女人是还珠楼的禁忌,你不能再提,免得她找上你。就当从来不知道,从来不曾听闻。”

坏飘渺,臭飘渺!干嘛把我当鬼故事说啊!

剑灵也是妖灵精怪的一种。我有说错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