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混沌剑境

 

还珠楼大殿中,温皇才闯过苗王的杀阵与酆都月的截杀,浑身伤重,端坐在楼主宝座中,悠然抚扇,一脸得趣,全然不像才经历过死里逃生。

“主人怎会这般大意?明知苗王对你有疑,却还单身赴约?”凤蝶看着他身上染血的绷带,又心疼又气恼。

“大意……是吗?”温皇好似在闭目回味她话里的情绪,随即睁开眼来,语带愉悦地说道,“游戏,就要有逼命的气氛才能玩得畅快。无论是酆都月或者苗王,我都该给他们这个机会。”

“这个机会是给谁的呢?是苗王,是酆都月,还是我?”凤蝶的回话有些出乎温皇的意料,他抬眼看了过去,凤蝶继续压着愤懑,没好气地说,“这样的试探,还要持续多久?如果有下一次,我还来得及吗?”

面对凤蝶直白的质问,温皇沉默不语,片刻后才悠悠答道:“不是每次都有这种意外。”

主仆两人各怀心事,默然相对了片刻,凤蝶才率先转移话题,谈论起眼前事态。温皇便要她派人去请俏如来前来。

等凤蝶离开,温皇转头看向我,一改方才对着凤蝶的阴郁神色,眉飞色舞地道:“你倒是能遵守约定,没出手。”我继续保持死鱼眼看人,一脸生无可恋样,沉默地飘在那里,不想搭理这个变态。他见我不说话,越发兴致勃勃地来逗我,“你不与我一同愉悦吗?”

我摇摇头,低头委屈地对着手指,不想看见这个愉悦怪。

“你不开心,是见我受伤,心疼难过?”温皇见我点头,又道,“但,你的眼神告诉我,你难过的不止如此。”

“我若……是人……你会……如此……反复……试探?”我旁观温皇试探凤蝶对他的感情,十分庆幸自己没穿成凤蝶,或者性转千雪。

“哈,不会。”温皇嗤然一笑,“太麻烦,也不够刺激。”

还有更刺激的?

见我眼巴巴看着他,惊奇地等答案,他的笑容愈发风流,如一江荡漾的桃花水:“如果你是人,我就可以给你种心蛊。一旦你我之中,有人变心,便是同死双亡的下场。”

我勒个去,这招的确刺激,玩的就是心跳啊。不过我才没有在怕的,这一世穿过了就是攻略温皇的。他愿意和我种心蛊,不还是我赢么!

“我愿!”我拍着小胸脯,一脸义无反顾状。

“但是我不愿。”温皇似笑非笑地道,“将自己的命交由别人把控,这种痴愚之事,温皇怎可能会做。”

“温温?”我不知道他哪句话真哪句话假,只好可怜兮兮地拉着他的手探问。

“所以,你要逼迫我,逼我承认自己爱你,逼我愿意与你种下心蛊。”

“太难!”我闻言皱眉,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只可能是智者。

“不难。我不就正在做这种事。”

可怜的凤蝶啊~我叹了口气,在心中给凤蝶点了个蜡,然后趴在温皇肩头,笑嘻嘻地勾着他的下巴说:“幸好……”

“幸好你是剑灵?”温皇眯眼笑看我,每当他眯眼时,空气里就会弥散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气息,“别忘了,我有锁灵阵。”

一听到锁灵阵,我吓得花容失色,赶紧缩回了挑下巴的手,落荒而逃。

 

三个月后,九龙天书之局将尽,伏羲深渊将开。临战前,温皇难得地取出无双剑,问我道:“无双,若我陷危,你真忍得住不出手?”我点点头,他眸光犀利地盯着我看了好一阵才继续说道,“不安,焦躁,心神不宁。你的神色与凤蝶同样。不同的是,她不能阻止我,但你能。”

我的确没打算出手,但是眼睁睁看他从活跳跳的作死温玩成轮椅温,我怎么可能淡定得了。我抱住他,磕磕绊绊地说道:“相信……守约……甘愿……为你……痛苦……煎熬。”

“无双,这一次我会带着你。”温皇回抱住我,抚摸着我的背,话语轻柔,像是枕边的温存语。

“终于……”我感应到凤蝶的到来,话到一半就虚化了。

正要出门的凤蝶遇见温皇还滞留在楼中,有些意外:“你还在?”

“是该离开了,你呢?不也应该去处理你要处理的事情?”

凤蝶闻言,不由黯然神伤:“神蛊峰,我们真正回不去了吗?”

“神蛊峰是温皇退隐避世的所在。这是还珠楼。”

“你不就是温皇。”

“任飘渺也是温皇啊。”温皇轻抚着手中的无双剑,感慨道,“当任飘渺等于温皇时,神蛊峰,就再也回不去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做任飘渺?”

温皇意味深长地一笑,回道:“笨凤蝶啊!因为温皇就是任飘渺。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也是一步江湖无尽期。”他看向正在伤感的凤蝶,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对了,假使剑无极能打败吾,那我就承认他是一个还不错的女婿。”

凤蝶闻言一惊,看向温皇,想要从他眼中探寻他真正的心思,两人默然对视片刻,凤蝶才道:“你不是最了解我的吗?我不会因为这样就希望他赢。”

“那就等吾回来,再开一个新的游戏。”话落,温皇翩翩然扬长而去。

“主人……为什么?你要将自己逼到这种程度?”凤蝶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无奈地哀叹。。

 

“只靠冲动与自信是报不了仇的!”荒野上,银燕与剑无极联手对战任飘渺。任飘渺占尽优势,战得轻松写意,逼得两人频频负伤。

“对!因为我们的资质跟冲动,也许是报不了仇!但这个世间有一种东西,叫做希望!当有人愿意相信你!愿意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之时!你若没豁尽生命的全力去做!那还对得起那些相信我们的人吗?”剑无极愈挫愈勇,在言语上也争锋相对。

“痴愚盲信人也是该死的人。”任飘渺的话冰冷无情,就像他的剑一样高高在上,睥睨天下。

“该死?谁才是该死!这个世间没有该死的人!”银燕也呐喊出声来,带着不甘与无可摧折的坚韧。

“你知道你与我们最大差异在哪里吗?”剑无极挑衅道。

“即将倒下的两具残驱与永远站在第一位的人。”

“错了!是即使倒下,也会有另一群相信共同理念的人继续前进。而你,就算到最后死的那一刻!也是孤单的一个人啦!”话罢,剑无极与银燕对视一眼,默契合招,“无极飘渺~”

“神魔非我~”

“为何内心这样的愉悦呀~”任飘渺感受到那熟悉的逼命剑意,兴奋地喟叹,凌然出剑,“十一·涅盘!”

“一剑~无悔!”剑无极与银燕异口同声,枪与剑合成一招,与飘渺剑招交锋,顿时剑气四射,光芒万丈,四周山石草木尽皆爆裂。

在那一瞬间,任飘渺仿佛又见到了宫本总司,看着他朝自己精妙地挥出剑指,直逼向自己的胸口。那一瞬间,无双剑的剑尖刺在了虚空,正刺在剑无极和银燕之间。

“唉,一剑无悔……宫本总司,太可惜了~你真不该死,真不该死!”任飘渺急退变招,再出一剑,“剑~十二!”全然的剑意从无双剑上爆冲而出,贯穿剑无极与银燕的胸口,任飘渺与他们错身而过,取命的剑气也在最后时刻消散。

“宫本总司,你让我这一招,寂寞……一生……啊!”任飘渺冷笑一声,随即全身经脉寸断。

无双,乖,别为我伤心难过……

任飘渺最后看着飘在眼前的我,喷血倒落,闭上了双眼。

“主人!”凤蝶冲上前去抱住了任飘渺,而他已然昏迷。

 

温皇只觉自己沉入黑暗,一直下坠,也不知坠落了多久,不知不觉中停住了,飘飘荡荡,彷如风中流云。

“嗯?这里是?”温皇忽然清醒过来,便发现自己正飘在虚空中,四周白茫茫一片,有无数剑气在飞舞,细看之下,这些剑气各自组成一股,按着某种章法在流转。眼前景象奇异而奥妙,还有一点眼熟。

温皇飘飘停停,穿梭在剑气中,往剑气密集的方向行去,一路观察。“原来如此!”他很快就看出了这些剑气运行的规律。之所以会觉得眼熟,是因为他曾经在我的画上体悟过类似的剑意。

正当温皇对这个所在有所猜测时,他就望见了远处的无双剑。无双剑正悬浮在无数剑气飞旋的漩涡中心。我身影虚幻,散发裸身,时隐时现,与无双剑呈现交替状。

“无双!”温皇朝无双剑飘了过去,接近时,剑气漩涡自动散开,让出一条路来。

“我名剑。”一声剑鸣,锐利刺耳。无双剑的语声其实温皇曾经听过,就在我有情斩无情,从慕容烟雨剑下救走任飘渺时说过一句。

“你不是无双?”

“剑灵无双是我,但我不是无双。”

“嗯~”温皇看着面前实体的剑和不断闪现的虚化人影,若有所思。

“你的无双还在外界。”无双剑也能感应他的心念,又开口说道。它的声音空灵冷漠,有一种凌驾万物的无情感。

“外界?这里是?”

“剑界,世间所有剑意构成的世界,也是我的混沌剑境。当剑主悟得混沌终境时,便能动用剑界的力量。”温皇闻言,不由望向四周飞舞的剑气,只听无双剑又道,“在未悟得混沌终境前,剑主的意识到不了这里。你会来此,是意外,也是幸运。尽量留下,好好参悟吧,”

就在温皇静心参悟之时,我正看着凤蝶将温皇带回还珠楼安置,趁她不注意,将自己的本体重新藏回了核心封印处,然后看着轮椅温无所事事,一边百无聊赖地戳着他的俊脸,一边盘算着要怎么打发这段时日。

忽然,我感应到冥冥中的召唤,正在奇怪,眼前就是一黑,感觉上自己回归了本体。

“无双,无双……”黑暗中,我竟然听到温皇在叫我。

我猛地睁开眼来,发现自己来到了剑界。这是一种奇妙的感知。我之前没进入过剑界,但在进入之后,就莫名知道了关于这里的一切,而且还有一种熟悉感,仿佛自己一直就呆在这里,从来没离开过。

“温温!”回过神来时,我才注意到自己正被温皇抱在怀中,不由得一把搂住他的脖颈,委屈哀怨地说,“原来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要等很久之后才能见到你。温温!温温~”

“聒噪。”温皇将我从他身上扯了下来,用手指梳拢着我的散发,一脸嫌弃地数落道,“就知道黏人撒娇,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状态,摇身一变,顿时珠钗环佩,广袖罗裙,翩翩然在温皇面前转了一圈,巧笑嫣然地问:“我美吗?”

“臭美。”温皇斜了我一眼,羽扇轻摇,闲闲看向一旁。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大团剑气,正在看似凌乱的飞舞。我看了一眼便道:“那是湖泊。”

“湖?”温皇眸光闪动,似有所悟。

正在这时,一团剑气朝我们飘来,我们不约而同地往旁一让,看着那团剑气从我们之间游了过去。“鱼。”温皇望着那团剑气飘远,与我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能看懂?”我转头看向他惊喜道。

“你来之前,少有领悟。”温皇开始漫无目的地飘走,观摩辨别每一团路过的剑气,领会万物所蕴的剑意。我飘着他身边,每当他看向我时,我便告知那些剑气对应之物。

剑界无边无际,入目剑气更是数不胜数。我们仿佛是在游山玩水,走马观花,不觉饥渴疲惫,也感觉不到光阴的流逝,就这么一直逛到温皇忽然停下为止。

“怎么了?”我游兴正浓,不解地看着突然不走的温皇。

“看得已经够多了。”说完,他盘腿坐了,闭目沉思起来。我也只好随他坐下,托着腮帮,一边看着飘过的剑气,一边等他。

温皇这一坐也不知要悟多久,我忽而有些担心起外界的情况,偷偷观察了他一阵,觉得短时间内他是不会睁眼的,便决定溜走看看。

我并不知道,当我进入剑界时,温皇所见的无双剑就会彻底凝实成我,当我离开时,原本的我又变回了无双剑,并且不断闪现着我的虚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