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风雨欲来

 

“现在就安排专机赶过去吗?”雕心指挥部里,在一片鼓掌声停歇后,烛九阴带头问道。缺舟看向默苍离。默苍离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操作,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默教授,有什么问题吗?”缺舟见状,不由得又看了看自己的电脑屏幕,略微按动了几个键,然后才不确定地询问起默苍离。

“我正在做进一步的确认,检查每一个环节,暂时找不出问题。”

“你怀疑有诈?”烛九阴闻言,也若有所思地看向电脑屏幕。

“千辛万苦追查到的位置就一定是真的吗?聪明的猎物会将猎人引诱向死亡的悬崖。”默苍离一边手指按动不停,一边转过头来淡淡扫了一眼身边的围观者们。他虽然面无表情,但众人全都从他那犀利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蔑视。

“在追查过程中,的确发现了伪装的代码。不过,最终位置也是经过反复确认识别的。”缺舟出声打断了这种令人感到挫折的不悦气氛。

“我有说伪装只有一个吗?一个比另一个看起来更真,并不代表它就是真的。这是人们容易出现的心理盲点。”

“我不否认你的明智。但,无论真假,这个位置总要派人探查。”烛九阴回话道。

“问题在于你该不该派重兵前往。”默苍离还在飞速地敲击着键盘,语速也不由自主地随着键盘声快了起来。

他一针见血的话让烛九阴一时语塞,看了看左右之人,沉吟起来。参与雕心行动的天护不算多也不算少,为了将冥医逼出来,已经派出大半人员前往世界各地执行任务,清理上官家扶持的帮会与掌控的地盘。现在仍留在雕心指挥部里待命的天护都是能独当一面的精英,就算追查到的地址是雁王精心布置的死亡陷阱,也有很大概率全身而退。烛九阴倒不少很不担心组员的伤亡,他怕的是去的人少了,会让冥医逃脱,又怕去的人多了,反而中了雁王的调虎离山计。对方大可以趁机反击,使得先前一周的努力营造出来的局面前功尽弃。

缺舟也沉默不语,专注地看着默苍离那令人眼花缭乱的电脑屏幕。他是在场中唯一能看懂默苍离在做什么的人。经过这一次短暂的并肩作战,他发现,同为电脑高手,自己擅长防御,默苍离更精于攻击。

他看了好一阵,喃喃说道:“天衣无缝……”

“的确。”默苍离也轻声赞同道。他说这话时,薄薄的红唇小幅度地上扬了一下,借着闪烁的屏幕荧光做掩护,谁都没注意到这个稍纵即逝的温柔微笑。

从前,他也常这么背着上官鸿信笑过……

 

“师尊……”那时的上官鸿信像一颗圆润的琥珀,纯净透亮,每次唤师尊时,总带着几分胆怯与腼腆,会让策天凤莫名感觉有点甜。

“你已是死人了。” 策天凤收回看向他的目光,重新敲动起键盘,严厉地说道,“再来!别再让我找到你。你只有比敌人更聪明更狡诈,才能活到最后。”

“难道要比师尊还聪明吗?”原本已经将头缩回去的上官鸿信,忍不住又探出脑袋来,费力地巴望着被对面电脑遮去大半身影的策天凤。

“当然。”

“怎么可能啊?!”

“你天资聪颖,但智慧也是需要打磨的。所以,你要努力。如果不想败于敌手,英年早逝,你就必须强大,强大到能从我的算计下生还。”

“……可是我不想师尊找不到我啊……”上官鸿信重新在电脑前坐好时,忍不住喃喃低语,被策天凤听见了。

他便浅淡地笑了笑,那一瞬的明媚像是屏幕荧光闪烁出来的幻象,极不真切。笑过之后,他还是用冷肃的口吻教导道:“不想一直躲下去,那就反击取胜。”

 

“这一次的反击,你会满意吗?”上官鸿信摩挲着坠在胸前的琥珀吊坠,从策天凤传授他黑客技术的记忆中回过神来。

策天凤应该是这个世界上严师的极端典范。上官鸿信从没想过,文化类的课程也能让他这种人人称道的天才上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当然,这都是心理意义上的。如今想来,却觉得当时的折磨是一种最深沉的关爱。

书桌上的提示灯在此时闪烁了起来,显示书房门外正站着人。上官鸿信随手按下了开门键,门缓缓打开,露出外面正站得笔直的手下,仍旧白衬衫黑西装黑领带的经典着装。他并不进屋,只是站在门外微微弓腰,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报告道:“雁王,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出发。”上官鸿信从容地起身,径直往外走去,摩挲琥珀吊坠的手依旧舍不得松开,直到走出几步后,快要出书房门前,他还是把手收了回来。因为默苍离曾不止一次地告诫过他,不能养成任何习惯性小动作。

“你要记住,在人前作出的每一个不经意的举止与言谈,都是一次讯息的释放,你可以用来暗示、误导和欺骗。你无时无刻都必须掌握主导。别人看到的,只能是你想让他们见到的……”

上官鸿信记得策天凤的每一句教诲,包括他当时的神情。他还记得,说这些话时的策天凤眼眸黯沉如夜,那是寂寞的颜色,是窒息的绝望。正是这眼神,使得上官鸿信第一次大胆而无礼地抚上师尊的脸,那张清丽的容颜,总是让人想要触摸却又不敢亵渎。

“师尊,现在的你,也是吗?”也是在暗示我、误导我、欺骗我吗?

策天凤闭上了眼,陷入良久的沉默。上官鸿信早就发现了,当策天凤不想说实话也不想骗人时,就会静默不语,让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凝重,变得窒息,让身边的人难受得想要逃离。不过,这对上官鸿信来说,反而是让他欲罢不能的诱惑,他没有哪怕一瞬间想要远离的念头,所以,他并没收回抚脸的手,暖暖的手温捂热了那张原本微凉的脸蛋,继而是雪白的脖颈……

上楼时,上官鸿信在楼梯拐角处遇到了一个熟人。两名手下正手脚麻利地抬着那人的尸体退离,但上官鸿信还是在匆匆一瞥下认出了对方。他还记得那个男人曾经救过他。他们躲在轿车一边,躲避犹如暴风骤雨的扫射时,那个男人给他递了一颗糖,笑着说:“少爷,我可不是把你当小孩子。只是,嘴里含着糖,能甜着死。如果能活过去,你会觉得更甜。”

上官鸿信并没有多看一眼,脚步不停地往楼上走去,没头没尾地感慨道:“哈,天护,说来也不意外……”他其实是个温柔的男人。

“今日家里清除了三人,他是资历最久的。”先前来汇报的手下跟在他身后,听到他的感慨,立即汇报道。

“有二十多年了吧?哈~”上官鸿信苦笑了一声。上官家族对手下从不吝啬,尤其是尚贤宫的人,只可惜,再好的待遇,再久的时光,依然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心志。

“不要相信任何人。”每次温存时,策天凤总会用冰冷的话语浇凉一夜的火热与旖旎。上官鸿信都有些习惯,不为所动了。他从背后抱紧自己的师尊,将头埋在对方的肩窝里,尽情享受这份拥有的充实感。

“鸿信!”策天凤突然猛地甩开他的手臂,差点挣脱出他的怀抱。

“师尊,我有在听。”他慌忙把对方搂了回来,一边应声一边加紧拥抱的力度,“师尊也不能信吗?”

“不能。”

“为什么?你与别人不同,你是特别的。”上官鸿信一边吻着那光洁滑腻的肩头,一边呢喃。

“正因特别,才更要提防。我要你死,易如反掌。” 策天凤侧过脸来,看着像只小兽抱啃着自己的上官鸿信,微微眯起眼,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愿意为你死。”

“愚蠢!”策天凤似乎终于忍无可忍,发力挣脱,下床而去。

那一夜似乎是三年前最后一次。上官鸿信还记得策天凤离去的背影,那白皙的背上还残留着清晰的吻痕。不过,那些令人回味的红痕很快就被披上的衣服完全遮盖掉了,卧房门砰然关合后,他的世界就开始了地动山摇,就好像被飓风刮过一样。

楼顶上的直升机已经转动起螺旋桨,肆虐的狂风再度吹回了上官鸿信的思绪,他快步上了直升机,落座后,又看着窗外的夜色,继续沉浸在过往中。空闲时间总是零碎而短促,他就想能够放肆地长久地思念默苍离。三年了,不敢想,不能想,已经忍得够久了。

 

“雁王动了。”雕心指挥部里,有人大声汇报,“目的地是K都的琉璃综合疗养院。”

“K都?”众天护面面相觑。这个地址与先前追查到的地址相隔了一个大洋。

缺舟看向默苍离问道:“这是掩人耳目还是调虎离山?”

“现在有谁正在琉璃综合疗养院?”默苍离并没有回答,而是一边在电脑上调查着什么,一边问道。

“该国亲王北冥皇渊近期在那里住院就医。其他还有两三个政要在,但他们的职权都与上官家族关联不大,还不够格让雁王亲身会见。”负责情报的人员很快回报了答案。

缺舟听完,一脸疑惑地问道:“雁王找皇渊做什么?他们之前有交集吗?”

一时之间,指挥里陷入沉默,唯有默苍离敲键盘的声音格外刺耳。好在没过几分钟,他终于停了来说道:“恐怕他要找的不是皇渊,而是稣浥。”

“稣浥?鳍鳞会?!”缺舟恍然大悟,重重点了一下头,“记得大智慧曾收到过一则未经证实的情报,皇渊和稣浥是秘密同性情人。看来雁王要出手处理黑帮事物了。毕竟阎王低头做临床实验需要大量的病患和人体器官,没有黑帮在背后运作,很难在短时间内满足研究需求。默教授釜底抽薪之计,相当有效。”

“缓不济急。研究资源已经被断了百分之八九十……”默苍离话到一半,突然一顿,他猛地转头对着一名负责联络通讯的天护,语速极快地道:“通知烛九阴小队紧急撤离!避开所有必经之路,不要乘坐专车、专机……”

“啊?他们的专机刚刚已经安全到达了啊。”那位天护有些反应不过来。

“尽快撤离机场,不要走专门通道,改走民用通道。马上通知烛九阴!快!”

“哦、哦!”那位天护很快与烛九阴联系上了,“烛九阴队长,默教授要你们尽快撤离机场,不要走……”他的话才传到一半,通讯就突然中断了。他愣了愣,茫然地转过头对着正看着他的众人们呐呐说道,“通讯突然中断了。我……好像听到了爆炸声,很快的一声,我不能确定,那是爆炸还是别的什么。”

众人也像他一样,愣了愣,下一秒,雕心指挥部里就像炸了锅一般,忙成了一片,有忙掌握现场状况的,有忙联系救人的,有忙追查事故的。只有缺舟和默苍离没有动,缺舟看着眼前忙碌的景象,悬着一颗心问道:“烛九阴不会出事吧?”

“其他人我不清楚,但是,在明知很有可能是死亡陷阱的情况下,副理事长阁下不会出事。”

“唉,想不到雁王的陷阱竟然从机场就开始了。我们在当地的人员明明已经再三确认过安全了,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理事长阁下,现在还不是自我检讨的时候。”默苍离坐在墨绿色的电脑椅上,优雅从容地一个移转,重新坐回电脑屏幕前,继续敲打键盘,“雁王给了我们两个地址,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确认哪一个才是真的,或许,没一个是真的。”

“不能确认?第一个地址难道不是陷阱吗?”缺舟有些诧异。

“在宝箱没打开之前,除了放置宝箱的人,没人会知道里面是不是空的。我们只是遭受了袭击而已,难道在宝箱周围不该设置陷阱吗?大智慧总是被常理和惯性思维左右,人类世界的和平当真令人绝望。”

“所以,我们请来了你。”面对默苍离的冷嘲热讽,缺舟依旧温温和和,似乎不知生气为何物。有时候,这两人在某些方面有那么一点相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