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八面埋伏

 

“联系上烛九阴队长了!”

在一声激动的汇报声过后,烛九阴浑厚而镇定的声音随之在雕心指挥部里响起,吸引了众人所有的注意:“十人探查小队因机场爆炸减员3人,分头前往目标集合过程中,又有2人失去联系,情况不明。目前剩余5名队员已在目标外围集合完毕,是否进入目标探查,请指示。”

众天护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缺舟和默苍离。没等缺舟询问的目光看过来,默苍离就斩钉截铁地发出了指令:“进入。”

“收到。”

烛九阴对这个指令也不意外,正要关掉通讯,就听见缺舟关切的嘱咐传了过来:“你们要小心,安全为上。”

默苍离冷冷地扫了缺舟一眼,下了相反的指令:“一切以查出结果为上。”

于是,烛九阴的通讯在默苍离和缺舟默然对视中挂断了。最终,缺舟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收回了对峙的目光。

“仁慈是失败者最爱的借口之一,但它只能通过胜利者来实现。”默苍离难得开口解释了一句,“理事长阁下,我们得首先取得胜利,才能谈及其他。”

缺舟对此的反应是再一次的长叹。很快,他的叹息声就被新的汇报声打断了:“雁王一行人准备离开琉璃综合疗养院!期间,雁王与皇渊及其主治医师单独交谈不超过1分钟,稣浥到达后,雁王、稣浥和皇渊三人在病房里的会谈共计32分29秒。”

“这么快?!只谈了半小时?”缺舟有些诧异,“难道合作没谈成?”

“看起来不像。稣浥与雁王同车离开,皇渊与主治医师一车,还有其他随行人员,他们分成了三组,朝不同方向驶离琉璃综合疗养院。每组车队里不是黑西装戴墨镜,就是白大褂戴口罩。目前还在确认杏花君是否混在车队中。”

“半小时的时间……足够一场彻头彻尾的伪装了。”默苍离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淡淡插话道。他古井不波的语气总是莫名会让人听出轻蔑的错觉来。

“的确。不过,再精妙的伪装,也逃不过CT扫描甄别。我们派出了十几多架遥控机进行追踪扫描,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根据头骨与牙齿找出真正的冥医。”欲星移将现场追踪的画面以及扫描分析的工作窗口连接上了指挥部里的大屏幕上。

“阎王低头不是短短几年就能完成的项目。”默苍离没头没脑冒出来这么一句,引得欲星移和众人不解地看了过来,他继续淡淡道,“如果是我,我会先找容貌相似者,再花上两三年的整容出几个假冥医来,顺便把真正的冥医也整容,确保万无一失。要对电子仪器隐瞒整容痕迹,相信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的话给那些兴奋乐观起来的天护们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刚才还用颇为得意口气介绍追踪探查安排的欲星移尤为尴尬:“呃……默教授有何建议?”

“除了北冥皇渊,辨认真伪后放离,其他人可以全扣下。”默苍离的应对十分出人意表,简单粗暴,却出奇的有效。

“这……”

“稣浥本就是该国通缉的反政府首领,而其他人,无论是用涉嫌什么案件做借口,我们都能扣留至少24小时,足够辨认寻人了。”

“可是,我们赶到现场的人力不够,只能确保拦截下一组车队。”缺舟很快接受默苍离给出的理由,转而思考起此举的可行性与其带来的一系列国际影响。

“这是在K都,战斗必须快速结束,绝不能出现无辜伤亡,造成社会不良影响,给鳍鳞会为首的反政府武装落下口实!”事涉自己的祖国,欲星移在一旁强烈反对道。

“确实,天护一旦明目张胆地出击,世界各国都会有强烈反响,指责我们干涉他国内政。除非我们有无可辩驳的理由。”缺舟点头赞同欲星移的话。

“渡假中的天护遇上黑帮袭击亲王车队而见义勇为,这个介入理由足够动听吗?”默苍离早就料到会出现的质疑声,好整以暇地淡淡问道。

 

平稳行驶的豪车车厢中,稣浥看了一眼对面那个穿着白大褂戴口罩、一言不发的随行人员后,似笑非笑地转看向与之并排而坐的上官鸿信。

“这位是冥医杏花君,宗酋阁下应该有所听闻。”上官鸿信迎着他的目光,彬彬有礼地介绍道。那个白大褂也很配合地朝他礼貌地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但是,他压根不信。在赶来之前,他就猜到了上官鸿信的意图。他直觉这三个车队中应该没有真正的冥医。

“……皇渊的病能治好吗?如果阎王低头成功的话……”上车没多久,稣浥还是忍不住问了他一直就在意的事。

上官鸿信勾唇笑了笑,他这种笑带着莫名的轻蔑,又充满了邪魅。他没回话,说的第一句话其实有些失礼:“如果你真的爱他,希望他快乐的话,我觉得你的陪伴比阎王低头更管用。”

稣浥果然不悦起来:“雁王,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关系。你还没资格指点我的私事。”

“哈。想来你应该清楚,亲王殿下得的病是他们北冥皇室基因上携带的遗传病。理论上,阎王低头能够治愈,当然,也能反过来,诱发这种遗传病,让北冥皇室成员不出几年全部死光。”

“我想雁王你对我们鳍鳞会的革命理念有所误解。我们要推翻北冥皇室的统治只是表面,是第一步,我们真正要推翻的是我国特有的种姓制度。”稣浥振振有词地说道,“杀光北冥皇室并不是我们想要的。”

“但,却是最有效的手段。你也说了,推翻北冥皇室的统治只是第一步,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或者,你和我一样,也喜欢失败的第一步?”上官鸿信一边说着,一边拉开酒柜,取出一瓶红酒和两个水晶高脚杯。

稣浥看着他那优雅闲适的举止,感觉很熟悉,转念才想起这个男人其实和皇渊一样,都有着一国皇室的血统,都有着浑然天成的华贵气质,都很迷人。他不由转头看向车窗外,沿路尽是熟悉的风景。他很清楚,主路两旁那些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背后,尽是拥挤不堪的贫民窟和黑暗肮脏的巷道。他知道自己和皇渊、雁王是不同世界的人。

“要喝一杯吗?”上官鸿信一边斟酒,一边问道。

“不用,谢谢。我只喝百里闻香。”稣浥冷冷地拒绝道。

于是上官鸿信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时间,酒香弥漫了整个车厢。这个味道让稣浥忍不住看了一眼酒瓶。上官鸿信全都看在眼里,笑道:“这也是亲王殿下喜欢的红酒。我们算是酒友吧。”他对着稣浥举了举杯,致意道。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他还有你这么一位了不起的朋友。”

“哦~严格算起来,我们其实是在一个小时前才结交的。他必然没来得及向宗酋阁下报备。”上官鸿信微笑地轻晃着高脚杯,与稣浥闲聊道,“我和亲王殿下很聊得来。或许你不相信,我和他有不少相似之处。”

他的话令稣浥眉头紧蹙,一脸不以为然:“比如?”

“比如天真,比如痴情,比如我们所爱都是铁石心肠之人……”上官鸿信似乎谈兴很浓,他顿了顿后,又没头没尾地感慨了一句,“你对皇渊也和他一样……”

上官鸿信的话引起了稣浥的好奇,他正想进一步探询时,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上官鸿信敛去了刚才那种闲适而玩味的笑容,放下高脚水晶杯,掏出手机开始按看起来。手机上的警报声立即被他停下了,似乎有什么事需要紧急处理。

稣浥安静地坐在他的对面,看他手速飞快地按着手机,还在猜想他可能身陷的糟糕事态时,砰的一声,刺耳的枪声震动耳膜,紧随而来的是整个车厢大幅度摇摆。

“雁王,是反器材狙击枪,有车追击,请坐稳。”

驾驶室里的汇报声通过喇叭传到了车厢里。上官鸿信恍若不闻,低头拿着手机不停地按动着。原本平稳的车仿佛突然开始了舞蹈表演,左倾右斜,忽快忽慢,随着枪声的节奏,在国道上疯狂扭动摇摆。

车厢里一片沉寂,却没什么紧张的气氛。那个被称为杏花君的白大褂至始至终都像木雕泥塑般坐在那里,而上官鸿信在对着手机忙碌,稣浥则是看着他手边摆放着的高脚水晶杯出神。高脚水晶杯正稳稳地卡在杯槽里,只有里面小半杯红酒在波涛汹涌地晃荡,那是一片醉人的红,像血,像激情,像一切美好的炽热……

 

“在这、这、以及这,设置狙击点。”雕心指挥部里,默苍离拿着激光笔,在大屏幕地图上圈着着位置。大屏幕上的地图也随着他的说明,不断在平面与3D呈现之间转换。

“只设置三处?”缺舟有些担忧,“一组车队一个狙击点,风险太大。”

“我们的人手设置三处已经很勉强了。”

“怎么保证他们一定会路过狙击点?”

“让尚同会把他们逼过去。”

“为什么不让尚同会的人也加入到狙击队中,这样我们可以多设置几个狙击点,万无一失。”

“我反对!”欲星移插入两人的讨论中,“我国能容忍大智慧执行任务,但也只局限于天护本身。而且,我不认为一个帮会能派出媲美天护的高手来配合我们,他们总要留些底牌。做不到精准打击,我国也不会批准你们设置高楼狙击点。要知道,那附近都是繁华商区。”

“附议。”默苍离简短地表了态,然后将大屏幕转到了现场直播。那是高空俯拍的角度,可以看到尚同会的车正在追着雁王的车队射击,然而雁王的司机们都受过专门训练,反应快捷,操作灵活,使得尚同会的拦截看起来力不从心。

“哈。果然是乌合之众。”一个妩媚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笑道,“默教授应该早就预料到了吧。”

“废物也有废物的价值,全看你怎么利用。拿来堵路就刚刚好。”默苍离说完,将大屏幕转到了狙击点设置现场,开始布置指示,“狙击手,测量并汇报风速与距离……”

 

几分钟后,雁王所在的车厢内又响起了司机的汇报声:“雁王,对方人手很多,意图将我们逼上特定道路。我们怀疑对方设置有定点狙击。”

“哈,定点狙击必然会有,但也只会有一次。他们人手不够。”上官鸿信一边快速地按着手机,一边轻描淡写地笑到,“是见证你们训练成果的时候了。冲过去,同时做好被拦截的战斗准备。”

“雁王,你似乎有些忙不过来,需要帮忙吗?”观战良久的稣浥收回了望向车外的目光,转过头来对上官鸿信发话道。

“宗酋阁下的临场作战指挥的确值得信赖。但,这是我必须接受的考验。”上官鸿信勾着唇角回道,“我还能应付得来,不会让某人失望。”

“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狙击很快就会开始,因为接下来的路段……”砰的一声枪响,打断了稣浥的警告,车开始剧烈的震颤,刺耳的刹车声还伴有其他噪音,听上去就是车轮中了枪。紧接着,又是一枪,似乎打中了另一个轮胎。

尽管有所准备,车厢里的人还是不由自主地随着惯性大幅度倾斜。“唉,真遗憾,手滑错了一个键。”上官鸿信终于停下了按动手机的手,自嘲一笑,对看过来的稣浥解释道,“Game Over。”

接下来,稣浥就看着他像变魔术一般,快速地组装好一把PSG-1半自动狙击步枪,架在车窗上开始瞄准,并且还有闲情逸致地介绍一番:“狙击枪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型号,后期型,弹夹一个二十发。它和黑卡蒂II是同一个公司出品,有没有觉得它和冥界女神是情侣枪款?”

稣浥看着那绘满红纹的枪身,张了张嘴,却没出声。上官鸿信仿佛背后长眼,适时地替他说出了心声:“觉得太过花哨了吗?这红纹是我自己涂的,我很少有机会用到它。它的纪念意义更胜于它的实用性。”说完这句话,他突然静默了一两秒,然后扣动了扳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