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三方博弈

 

“三组车队全部成功截停,但是,狙击雁王车队的天护遭受反击,不幸牺牲。”雕心指挥部里,汇报声让众人心头一沉。

“我的指令是狙击成功后立即撤离。”

“是的,遗憾的是,狙击手刚截停最后一辆车就中弹了。”

天护们闻言,面面相觑,缺舟叹了口气道:“传闻雁王是全武器精通,看来名不虚传。接下来的街战……”

“先让尚同会消耗压制住他们的火力,再由我们的人接手。”默苍离说完,便将注意力从大屏幕上转到自己的电脑屏幕上。

那里正开着一个视讯窗口,一个一头少年白的青年正在边走边说着话,他行走的地方赫然就是雁王才离开不久的琉璃综合疗养院:“师尊,程序病毒已经突破雁王的拦截成功植入,距离爆炸还有57秒,他想要清除所有病毒至少需要一分多钟。”

“俏如来,琉璃综合疗养院查得怎样?”

“有问题。这里表面的安保稀疏平常,但实际上严密程度堪比国家军火库。我还在破解防护程序,开启被刻意伪装隐藏的区域。我认为,这里就是阎王低头的秘密研究基地之一。”

“之一?”

“狡兔三窟嘛。西方有一句谚语,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嗯,正确的判断。”

得到默苍离的肯定后,俏如来又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假设:“假如冥医真的在这个疗养院里,我不认为雁王会将人带离,与其转移引人注目,不如继续按兵不动,留着这里。一旦阎王低头的秘密研究基地被发现,就会吸引所有的注意力,反而没有人会去过多关注被用作表面掩饰的医护人员。”

“你可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但不要被自己的假设先入为主,形成思维局限。”默苍离收起了视讯窗口,扫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后,转头向负责通讯联络的天护传达新的指示,“让金融狙击组做好准备,爆炸会在几秒钟后发生。”

 

几秒钟后,雁王的手机上再度发出了警报声,这一次他只是扫了一眼,关掉了警报,没再关注。解决掉高楼上的狙击手后,雁王的人与围攻而来的尚同会展开了枪战。这会,雁王与稣浥已经下了车,隐蔽在车的一侧等待战果,神态从容轻松,不像身处战场,更像是停车出来透口气看看风景的旅人。

一分多钟后,稣浥的手机也震动了起来,那是重大新闻出现的提示。他看了看手机上的内容,便笑着对雁王说:“我大概知道你之前在忙什么了,哈,还真是八面埋伏啊。你们旗下的智能家用电器由于程序错误发生爆炸,在国际博览会上造成严重伤亡事故。这么恶劣的影响,公司股票应该跌得很惨吧。”

“我想金融狙击也已经开始了。”

“我觉得,我们之前谈的条件需要略作调整。”

“宗酋阁下,在此之前,你的安全比较重要吧。一旦你国警察赶到……”

“不勞費心,我的人已经来接应了。”

说话间,一个身手敏捷的青年穿越枪林弹雨,来到了稣浥身边。稣浥掏出一个烟雾弹,对上官鸿信微微一笑:“雁王,再见了。”

 

轰然一声,雕心指挥部大屏幕上变得一片漆黑。欲星移率先发话道:“让现场人员按兵不动,这是鳍鳞会特有的黑弹,除了遮蔽视线,对人体无害。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在这种黑暗中行动自如。”

“用红外线扫描。”默苍离提议道。

“没用的。烟雾中混有干扰物质,影响扫描呈像。唉,真是做人失败。这黑弹的持续时间足够雁王的人更换新的车轮了。”

“那我们岂不是功亏一篑?”缺舟不由得看向默苍离,问道,“雁王不会连这一步都算到了?”

默苍离沉默不语,这时,电脑里俏如来的声音打破了雕心指挥部里的沉寂:“师尊,师尊!我找到地方了!琉璃综合疗养院确认为阎王低头的秘密研究基地,不过已经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资料留下了。实地拍摄的影像资料已经同步上传。接下来,我会去盘查这里的所有人员,寻找冥医。”

“你做的很好。”默苍离回话的同时,下载了俏如来所说的影像资料,将它们接到大屏幕上播放。

“太好了,如此一来,我们也不算一无所获,输个彻底。俏如来不愧是默教授的学生。”缺舟一边看影像,一边称赞道,“他呆在尚同会太屈才了,什么时候默教授将他引荐进大智慧里吧。”

默苍离却不以为然:“天护的身份有时候行动不便,不如让他继续留在尚同会做我们的眼线。”

“你好,冥医杏花君。”突然,默苍离电脑上还在视讯的声音通过大屏幕传了出来。默苍离立即将视讯窗口调了出来。只见俏如来正站在手术室外,堵住了一个刚做完手术正要离开的医生。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那名医生摘下了口罩,是一张普通得让人难以记住的大众脸。

“冥医,整容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把牙齿和头骨都动一下比较完美呢?”俏如来笑眯眯地掏出了另一部手机,将上面CT扫描图展示给了那名医生。

那医生并没有好奇地看向CT扫描图,而是警惕地看向了左右,随时要逃的模样,与此同时,在他可能的去路上全都出现了两名彪形大汉。

“冥医,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谈谈,还请你配合。”俏如来温和地说道,他甜美俊俏的外形让他笑起来像一个天使。

“烛九阴队长重新联系上了,是视讯。”这时,雕心指挥部里有人大声汇报道,

“接入大屏幕。”缺舟指示道。

于是,大屏幕上出现了烛九阴的身影,他看上去很疲累,浑身带血,额角也有淤青,面上的黑灰应该是爆炸造成的。他用沉痛的声音汇报道:“十人探查小队完成目标探查任务。目标并非阎王低头研究基地。有多达五十多名高手进行埋伏,据不完全统计,击毙敌方人数四十三。进入探查的五名队员,除我之外,其余全部……阵亡……”

“你的伤情?”缺舟静默了数秒后,才开口问道。

“轻伤。不影响战力。”

“很好。接下来以最快速度赶赴H国的K都琉璃综合疗养院待命。记住,避免暴露天护身份,注意勤换伪装,不使用专门通道和交通……”

“默教授!”缺舟有些忍不住,冒失地打断默苍离的指令,“抱歉,虽然很失礼,但我不得不打断你,请你稍微考虑一下烛九阴的状态。”

“我相信他的自我判断。他是我们最强战力,如果你不想接下来伏杀雁王失败的话,尽可以让他好好休养调整。”

“接下来?伏杀雁王?”缺舟有些跟不上默苍离的节奏。

“如果俏如来找到的冥医是真的,你觉得雁王会眼睁睁将阎王低头拱手想让,不来要人吗?”

“你要在琉璃综合疗养院埋伏?”欲星移无奈笑叹道,“还真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就是可怜我国K都,无辜遭殃,成为你们的战场。”

“情况我已明了,我会在十个小时内抵达指定地点。”烛九阴深知兵贵神速之理,对默苍离的部署毫无意义,他回了一句话后切断了通讯。

再切回与俏如来的视讯窗口时,大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圆脸大眼的男孩,确切的说,他是个侏儒,然而他的身材比例看起来很协调,完美地掩盖了他的生理缺陷,将外形与身高永远地定格在了童稚时代。然而他并不如外表看起来那般天真烂漫,他的真实身份是尚同会的盟主玄之玄。尚同会能在他的掌控下与上官家族掌权的尚贤宫明争暗斗多年,足以证明了他是个不容忽视的老辣角色。

“默教授,你对这次的合作还满意吗?”玄之玄语带几分自得地开口道,“大智慧遍寻多年的冥医可是被我们找到了。我认为这份功劳可以让尚同会在阎王低头的利益分配上多分一些。”

“前提是,你能证明找到的是真正的冥医。”默苍离淡淡回答,一成不变的语调莫名透出十足的嘲讽感。

“如果比对的原始资料一开始就被人改动过,的确无论用什么技术检测,比对出来的结果都不能证明真伪。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雁王自然会为我们提供正确答案。”玄之玄已经不是第一次与默苍离打交道了,对他的冷漠反应熟视无睹,依旧自信满满地说道,“相信用不了多久,雁王会再次返回。那时将是一个伏杀他的好机会。”

“我们已经派出天护赶过去埋伏。”

“是吗?如果我的情报无误的话,大智慧似乎已经严重缺乏人手了,毕竟你们还要牵制整个上官家族。”

“用兵在精,不在多。你们尚同会倾巢而出,也没留住雁王的三组车队。”

“哈。彼此彼此。”玄之玄不以为然一笑,“五十步就不要笑一百步了。你们的狙击倒是成功截停了车队,可是最后人呢?堂堂天护败给粗制滥造的黑弹,简直贻笑大方。”

“承认雁王用兵比我们更精很难吗?还是你的自卑让你无法认清现实?”

“如果我们有更多的人手……”玄之玄依旧不服,还想辩驳。

默苍离接过他的话头,语速极快地说道:“就会引得鳍鳞会也卷入战斗。一旦战斗扩大化,各方势力都会被波及,鳍鳞会很乐意趁乱,与上官家族掌握的黑帮联手推翻北冥皇室的统治。相信雁王就是这么说服稣浥配合行动,与他同车离开。”

一番打机关枪般的话语砸得玄之玄哑口无言,他很快转移话题道:“接下来的伏杀,我希望由尚同会全权负责。”

“可以。”

默苍离爽快的答应,让玄之玄有些迟疑,他补充道:“事成之后,在阎王低头的利益分配上,尚同会的份额要在之前商谈的基础上提高一成。”

“理所当然。”

“好。那就一言为定。”

等玄之玄切断了视讯后,缺舟立即发话道:“默教授,我们给尚同会的利益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这已经超出了大智慧规定的让利界限。”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不许以重利,对方就不够尽心。”默苍离美眸微眯地扫了缺舟一眼,盈盈透亮的眸中隐约带着一丝促狭的笑意,“我促成尚同会与大智慧的合作,并不是因为我的学生在其中身居要职,也不全是因为尚同会与尚贤宫争斗多年,对彼此最为了解。”

见默苍离话到此处就停了,缺舟不由追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一旦除掉尚贤宫,尚同会就会顺势坐大,第二个上官家族将由我们亲手创造。我相信大智慧是不愿意出现这样的结果。”

“不错,扳倒一个上官家族已经够让我们精疲力竭了。”缺舟沉吟起来,试着揣摩默苍离的用意,“默教授是希望他们两败俱伤?”

“是的。所以,烛九阴很可能不是去杀雁王的。”

“这……难道……这不太好吧。大智慧与尚同会的合作,也是被多方关注的,如果……”

“战场上的冷枪,谁都有可能,谁都逃不脱嫌疑。”说完这句话后,默苍离不禁怔了怔。他突然忆起五年前,他也对上官鸿信说过一字不差的话。

当时,两人正在废窑里挑选随身武器。废窑的老板废苍生是默苍离的多年老友,脾气很臭,说话很冲,明明与他性格、看法都不合,见了面总要吵上一架,但彼此却神奇地保持住了一份友谊。或许,在废苍生眼中,默苍离是少有配得上他所改造的武器之人;而他在默苍离眼中,也是难得获得敬佩的武器改制达人。

上官鸿信早就对业界里威名赫赫的废窑向往已久。他先前还不知道默苍离就是废窑的VIP,更和废苍生是老友。直到默苍离突然把他带到了传说中的废窑,他难得地露出了孩子般的烂漫笑容,抚摸把玩着陈列架上的枪支,爱不释手。

“师尊,你打算换新武器?那我推荐你这把有冥界女神之称的h&k黑卡蒂ll,超过2000米的有效射程,不但能充分发挥出师尊卓绝的狙击技术,还能弥补师尊不能近战的弱势。再搭配师尊隐蔽撤退的神技,绝对没有敌人能够追得上师尊,伤害到师尊。”

“鸿信,你在讽刺我吗?”默苍离似笑非笑地接过上官鸿信递来的狙击枪,枪身上迷彩绿与他惯常的着装配色十分相称。

“师尊,我……”

“那我也给你挑一支枪。”默苍离打断上官鸿信焦急的辩解,塞过去一把PSG-1半自动狙击步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