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孤鸿寄语

 

K都国道上,一列车队正在平稳地行驶,低调奢华的黑色车身上还残留着子弹的划痕,但,看起来仍就不失尊贵从容,反而因此显出一些令人敬畏的神秘气质来。车厢里的人正在斯条慢理地擦拭着一把涂着红艳图纹的长枪。与其说他是在擦枪,不如说他是在触摸年轮背后埋藏的记忆。

“太花哨了。”喷漆时,策天凤就站在上官鸿信身后,微微蹙着眉头,淡淡说道。

上官鸿信喜欢看策天凤露出表情,即便是对方的斜眼蔑视,都能让他受宠若惊。

遗憾的是,策天凤太善于不动声色,或者说太不善于表达情绪,他总是神情寡淡,古井不波。哪怕在某种不可言说的时刻,他的呻吟也是淡淡的低叹声。

“我在试图绘羽毛的形状。”上官鸿信停下手中的活,转过头来笑看着策天凤暗示道,“凤凰羽的形状。”

“看来,你并不打算使用它。”

“我可不希望有用到它的一日。”

策天凤定定看了上官鸿信一会,点头赞同道:“也是。”

“师尊,剩下的你来帮我画。”上官鸿信兴致勃勃地将策天凤拉到了枪前。对方也没拒绝,真的给他把剩下的空间都涂了。

“师尊,你的作画水平真是不怎么样啊!”抚摸着枪把处扭曲的红纹,上官鸿信笑着低语道。每一次看这把枪,他总忍不住满怀爱意地嘲笑一番策天凤的手笔。只是这种挤兑的玩笑话他却从来也不舍得对着本尊说上一回。

其实,他明白,这把PSG-1半自动狙击步枪与那琥珀挂坠一样,都是当年策天凤给他的定情信物。这把枪适用于城市战,可以加消音器,还能当成中距离战的大威力步枪使用;一旦敌人近身,狙击转近战,就可以用特别改造的卡槽固定刺刀,当成冷兵器长枪耍。很少人知道,他在冷兵器上也天赋卓绝。策天凤选的这把枪非常适合对武器样样精通的他。

一阵视讯请求的提示声打断了这份甜蜜的回忆时光。上官鸿信好整以暇地将手中的枪收好,才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来,接通已经响了好一会的视讯。屏幕上不出意外地出现了鹭王。这一次他的脸色看上去更加糟糕,双眉紧锁,双眼布满血丝,整张脸憔悴没有血色。他看着上官鸿信,张了张口,却没发出声来。

上官鸿信率先开口道:“当前状况我已经清楚。上官家的敌人交给我,上官家的内部就是你的责任了。”

“你有办法扭转目前的局势吗?这次金融狙击力度大得超乎想象,再这么下去,上官家将要面临破产。你应该知道,这次的爆炸事件影响有多恶劣……”

“我没办法扭转。”上官鸿信淡淡的一句话立即让鹭王的喋喋不休戛然而止,对方有些震惊地透过屏幕看着他,他顿了顿,继续慢悠悠地说道:“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既然上官家的电器会因程序问题而爆炸,如果这只是个例,的确会对上官家族的商业信誉影响恶劣且巨大。如果大家的程序都出了问题呢?”

“你的意思是……”鹭王若有所悟。

“我说过,我没办法扭转局势。那就让局势变得更糟,比他们想象得还要糟糕。”

“听起来是个有趣的计划。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已经开始了。”上官鸿信端起了那杯一直没来得及喝的红酒,对屏幕里的鹭王敬了一下,然后优雅地抿了一口,才继续解释道,“你知道我最偏爱的武器是什么吗?”

“呃……炸弹?”鹭王语气不太肯定,“你好像自制过一系列名叫断云石的炸弹。”

“不错,定时炸弹是一种好东西,不只在现实中,在网络上也是。”上官鸿信用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水晶杯,意味深长地笑道。

 

“雁王反击了。该死,他居然选择了这种方式!”雕心指挥部里,欲星移有些气急败坏地对着默苍离喊道,“默教授,你难道没料算的吗?你的后手呢?”

默苍离淡淡瞥了一眼欲星移,问道:“你国皇室出事了?”

“就在刚刚,在鳞王出席的国宾宴上,发生了电器爆炸,多名外宾负伤。”

“其他国家一些重要活动中也先后发生了电器爆炸事故,我们已经让人通知各国政府紧急采取防备措施了。”缺舟在一旁解释道,“其实,默教授已经提前打过招呼,可惜我们人手不够,无法在没有大概目标的情况下做出有效预防。”

“也就是说全世界都是他雁王的靶子吗?简直是恐怖主义!”欲星移有些愤愤不平,“有查出他是怎么做到的吗?”

“各大智能电器产品中大都潜伏着雁王的病毒程序,一旦接收到他发出的指令,就会自动运行,导致爆炸。除非停用所有智能电器进行程序重灌,或者完全切断信息接收,不然,这种事故没办法有效预防。”默苍离回过头去,一边继续对着电脑屏幕忙碌,一边不咸不淡地说道,“雁王想要引发病毒风暴,席卷所有的智能电器,如此一来,上官家族就成了众多受害者之一。该对爆炸事故负责的人就从上官家族转移到了释放病毒的黑客身上。”

“席卷全球的智能电器?开什么玩笑?!”欲星移有些不敢置信。

“只需要足够的时间,任何一个技术高超的黑客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做到这一点。”

“你是说……”缺舟对雁王的反应速度颇为费解,听了默苍离的解释,不由惊诧道,“他早有安排?难道他知道……”

“应该不是针对我们这一次行动的布置。只是一张预先准备好的底牌罢了。”

默苍离这句话总算让欲星移有些释然,苦笑道:“能逼出雁王一张底牌,也算有所斩获,这可惜这代价……唉,真是做人失败。”

 

三日后,尚同会再度联系上了雕心指挥部。“感觉如何?”默苍离看着屏幕上的俏如来,轻声问了一句。

“雁王真是可怕的敌人,俏如来面对他,有时候会有面对师尊的错觉。”俏如来话到此处,忽然欲言又止,他仔细观察起默苍离的反应。

默苍离无动于衷,只淡淡问道:“你有疑问?”

“这三天里,我一直在试图阻止雁王引爆病毒。在最开始时,雁王会发一些无意义的代码给我,像是在试探敌手,又像是在传递某种特殊信息。可我无法破译这些代码里隐藏的信息。”俏如来将一段代码发给了默苍离,继续说道:“思来想去,也许是我想得复杂了。雁王想传达的,单纯就是这段代码的形状。”

默苍离看了一眼那段代码,很快回道:“羽毛?”

“是的,应该是凤凰羽。”俏如来又深看了屏幕里的默苍离几眼,试探道,“师尊在业内的称号是孤鸿寄语,雁王是不是在确认自己的对手是你?”

其实俏如来还有一句猜测没说出口,那就是传说中上官鸿信那个恐怖又厉害的家庭教师名为策天凤。

那段代码的确像凤凰羽,或者该说它与上官鸿信画在PSG-1半自动狙击步枪上的图纹如出一辙。默苍离一眼之下就看明白了上官鸿信的问候。这是两人之间的秘语,没有第三个人能懂。他突然觉得耳根莫名有点痒,就好像上官鸿信的唇还热热地贴在那里,有些漫不经心地勾勒着看不见的凤凰羽纹。

默苍离用了一眨眼的时间,定了定神,继续若无其事地询问道:“尚同会准备好了吗?”

“三天时间,绰绰有余。”回答他的,是突然挤进视频画面里的玄之玄,他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听说为了让雁王停止全球范围内引爆病毒,你们大智慧不得不放弃对上官家族的金融打击。也不知道这三天的时间够不够你们收拾这个烂摊子。”

“不劳你费心。”默苍离冷冷回道。

“我们这边随时可以开始,你们的人呢?”

“早已到位,如你所愿,行动时,我们的人会在外围待命,只做机动之用。整个行动交由你们尚同会全权把控。”

听闻默苍离的话,玄之玄眼睛微微眯了眯,他嗅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阴谋的味道。他不由得追问道:“你们来了几位天护,都是谁?”

“只是烛九阴一人。”

“就只是一人?”

“如你所料,大智慧已经严重缺乏人手。如果单兵战力最强的烛九阴也帮不了尚同会的忙,我们也没有比他更好的战力了。”

玄之玄飞快地在脑中掠过有关烛九阴的资料,稍微放下心来。与大智慧的合作,他并不会完全信任,如果来的是凰后或者默苍离这种专精狙击的高手,他会断然拒绝。沉吟片刻,他抬起头对屏幕里的默苍离说道:“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请。”

切断与雕心指挥部的视讯后,玄之玄转头对着一旁沙发上瘫坐着的男人说道:“你可以通知雁王了。”

那个有着一张大众脸的男人正是三天前在琉璃综合医院被俏如来找到的冥医杏花君。他正被两名彪形大汉紧密地看押着,坐在沙发上神色低糜,一动不动。“冥医,这些事与你无关,你好好配合我们就是了。”见杏花君没有动作,俏如来温声劝道。

杏花君抬起头来望向俏如来,看了半晌才叹了口气道:“好吧。雁王交给我的紧急联系方式是……”

 

与此同时,上官鸿信正在位于K都富人区的豪宅里接待一名不速之客。“亲王殿下,你离家出走的能力真是令人头疼。”

皇渊对上官鸿信不怀好意的讽刺并不以为意。他兴致勃勃地在对方的大厅里参观了一圈,然后走到角落里摆放的血色琉璃树前仰头定定望着,由衷赞叹道:“真漂亮啊!”

“亲王殿下……”上官鸿信的神色在看到血色琉璃树时,微不可察地温柔了许多,对皇渊的语气也友善了不少。

“我想见稣浥,雁王,你能帮我吗?”垂挂满树的琉璃串在星星点点地闪烁着晶莹的光,让皇渊想到了漫天的落雨,想到了与稣浥初遇的那个下雨天,他不由得看得有点痴,梦呓一般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不能。鳍鳞会与尚贤宫只是短暂合作,尚未到友好关系,我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要宗酋亲自前来会面。之前那一次,也是托亲王殿下你的面子。如今,你该在我专门为你安排的医院里静养,而不是……”

“我时间不多了。”皇渊打断上官鸿信的话,转过头来,神色有些凄凉地看着对方,继续说道,“其实你知道的。就算真的有什么阎王低头,我也等不了那么久了。”

上官鸿信静默了片刻,才出声道:“如果让他知道……”

“鳍鳞会就要有大动作,我不想稣浥陷入两难。”皇渊说到这,那张帅气又带着稚气的脸突然阴转晴起来,笑容灿烂地道:“其实,我知道你也没办法让我见到稣浥。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我后悔转院了,哪怕见不到他,我也还是想离他近一点。”

皇渊转头继续仰望着血色琉璃树发呆,上官鸿信站在他身后定定看着,情不自禁地伸手抚上藏在衣领后的琥珀挂坠。

师尊,如果有一天我将要死了,你会不顾一切地来见我吗?

“鸿信,我要把你打造成钻石。”上官鸿信耳边忽然回响起那轻浅温柔的语声来。

钻石……

是啊,只有钻石才能天长地久。

他忽而顿悟了策天凤当时的深意。

原来你也害怕失去,所以你才要我能够自保,要我天下无敌。对吗?师尊……

冥医的求救讯号就在这时传了过来。一曲华尔兹的铃声让客厅里各自伤情的两人回过神来。

上官鸿信看了一眼手机,停掉了铃声,抬起头便见皇渊正一脸期盼地看着他,他突然狠不下心来拒接这个某方面与他很相像的男人,便叹了口气说道:“你可以留下,但必须完全服从医嘱。要是你快死了,我会把你丢出去。我可不希望一位亲王不声不响地死在自己家中。”

不想看对方欢喜的蠢样,上官鸿信很不礼貌地抛下贵客,转头就进了自己的书房。这时候,他很能理解稣浥的心情,又忽而很担忧,在策天凤眼中,多年前的自己也是这般蠢得让人无法呼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