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南风天里爽歪歪

 

话说因为考试而落单的香独秀优哉游哉地来到妖世浮屠,恰巧赶上十锋和外援万古长空正战至最关键之时。他潇洒出剑,填补上最后一力,不一会,阴端佛鬼便被考试系统宣判为挂科。长空援助完,二话不说就闪身离开了。

“果然,没吾不行啊。”香独秀一甩刘海,意气风发道。

“你为何来迟?”这场考试对集境派关系重大,十锋忍不住质问起香独秀来。

“因为……”

香独秀刚想作答,又被十锋一挥手抢了话去:“算了,吾相信你有苦衷,你还是别回答好了。我们回集境寝汇报战果吧。”

“好。”香独秀随十锋走了几步,方才想起要给太君治求解药,便道,“十锋,吾有要事待办。先行一步,稍后再过去拜会。”

“去吧!”十锋只当他又是回去泡澡,也懒得多问,独自离开了。

香独秀则改道去拦截正在回寝路上的阴端佛鬼:“请问雅谷幽兰长相思有没有解药?”

“什么雅谷幽兰长相思?”阴端佛鬼被突然这么一问,一时反应不过来,莫名其妙地看着香独秀。

“就是在你那已经倒闭了的火晶界温泉馆里的雅谷幽兰长相思啊!”香独秀提示道。

“啊!”阴端佛鬼这才记起来,便阴沉着脸道,“什么倒闭,我那温泉馆只是暂时被查封而已。你问那媚药有没有解药,我并不知情。那是爱祸产品,你应该去问爱祸女戎,她和我住一个禅院。”

“哦,既然如此,我便随你一同回寝。”

“你改天吧!你刚刚让我挂科,我心情不好着呢,看你非常不顺眼。等我转仙山分校了你再去!”阴端佛鬼忿忿然地绕过拦路的香独秀,独自回寝去了。

香独秀只好再次改道去集境派寝室。没走多久,他就看到一群武斗系集境派的学员四散奔走,只听见他们边跑边喊:“天干物燥,小心南风!”

“嗯?不是该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么?”香独秀不知发生何事,边走边奇怪。他走了一阵,又看到另一群武斗系集境派的学员四散奔走,只听见这一拨人边跑边喊:“闭门锁户,小心南风!”

“嗯?不是该说闭门锁户,小心盗贼么?”香独秀望着那批人从自己身边跑过,越发地纳闷。

他继续往前走,果然又见另一群四处逃散的人们,这一次喊的是:“珍惜生命,远离南风!”

“什么南风?”香独秀忍不住拉住一个惊慌失措的学员问道。

“南风就是南风!东南西北的南,吹风的风!南风啊!”那学员急得直跺脚,想早点跑得越远越好。

“南风?”香独秀抬手感受了一下气流方向,慢悠悠地道,“嗯?今天刮的是西北风啊!”

“哎哟,现在不是和你解释的时候,同学你改道就对了啦!”那学员慌得六神无主,挣脱香独秀跑了。

这时候,来了一群学生会监察部部员,一个个一脸肃杀,行动有素地在沿路立起告示牌,拉起铁丝网。

“同学,前方有南风,此路不通,请绕道而行。”其中一名部员走上前,对香独秀出示了学生会监察部的令牌,用一种冷肃威严的口吻说道。

“哦。”香独秀应了一声,一边退转,一边好奇地看向他们立的告示牌。

告示牌上写着:“南风出没,见者绕行!”他又望了望更远一些的告示牌,上面写着:“前方三里有南风,严重警示!”

莫名其妙的香独秀只好绕了个大弯去集境派的寝室。他经过天都派寝室附近时,忽闻洪亮异常的婴儿啼哭声,还伴随着一阵阵的地动山摇。他忍不住飞身在方圆百里之内搜转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什么婴儿。

“嗯?!这声源竟然还在百里之外?!”香独秀也不免诧异,“今日真是怪事频出啊。”

 

天都寝内,君曼睩也听了好久婴儿的哭声,好不容易等到罗喉回来,便去求他将婴儿带回来安抚。罗喉听完转头就去吩咐黄泉带婴儿回来。

“切~这是要我来演一出赵子龙单骑救阿斗么?谁的仔这么幸福啊?”黄泉领命,一挥银枪出了院门。两个时辰后,他果然抱了个婴儿回来。

“原来是神之子。”罗喉接过婴儿看了两眼,又递给黄泉道,“黄泉,你应该看得出他身负异能。试试对他动杀念。”

“为何?”黄泉警觉地问。

“没什么,单纯好奇而已。”罗喉时常被拉去和死神打牌,早就对神之子的情感探测器功能有所耳闻。

“你送去给君曼睩吧。”见黄泉谨慎戒备,他也只好作罢,交代了一句,就进了西厢房自己的房间。

 

此时的六出飘英,一派歌舞升平之景。天刀拉二胡,漠刀吹竹笛,解语抚琴,红牌击鼓。和着悠扬轻快的舞乐,御不凡、尚风悦与枫岫举扇而舞。三人只花费了一个时辰编排合舞,初登场就配合得天衣无缝。

起舞的三人气质姿容各有千秋。御不凡俊逸潇洒,大纸扇大开大合间,深蓝衣衫起落翻飞,英姿飒爽,眼下一点泪痣,在纸扇不经意地半遮掩下,平添几许邪魅。

尚风悦则是清秀端庄,阵阵梅风迷眼,行云流水的舞动中,小摺扇开得肃穆华贵,合得霸气凌然,蓝色的披纱更显舞姿的绰约与典雅。

枫岫俊朗飘逸,厚重的华服舞起来雄浑威严,紫色的水袖又在这经天纬地的超然之姿中,勾勒了几笔婉约的灵动。

三人肩并肩排成卍字状,一步一转,每一步手中扇起伏开落,推举遮摇,变幻无常,美轮美奂。一会眼前是御不凡风雅地一挥纸扇,一会是尚风悦含笑合扇轻指,一会又是枫岫邪魅地羽扇半遮面。在座的包括奏乐之人都觉赏心悦目,看得目不转睛。

“小粉红,你要看扇子裸舞么?”死神看着看着,忽然悄声问坐他身旁的小免。

“怎么看?”小免眼睛一刻不离舞者地问。

“借你死神之眼,你就能透视,观赏扇子裸舞了。要不?无条件赞助你。”死神嘿嘿笑道。他觉得眼前舞蹈美则美矣,但却不够刺激。他喜欢口味特别的,一个人看寂寞,还得拉上一个同伴才尽兴。

“好啊!”小免也觉得能看扇子裸舞,机不可失。

于是,死神将一只死神之眼给小免安上,然后一手按在她背上输送着死神之力,让她能够启动死神之眼。

小免戴上死神之眼后,眼前的舞蹈霎时变了个样,别具风情。少了衣衫,御不凡、尚风悦和枫岫三人光溜溜地举着扇子,舞得煞有介事,看上去倒不觉如何惊艳香辣想流鼻血,而是一个劲地想笑。

“噗~哈哈哈哈~”小免越看越憋不住,就着舞乐的掩盖和众人的专注,捂着嘴和死神一起偷着乐。

拂樱正看得入迷,忽听得身旁有人在那压着声音狂笑个不停,不由瞟了一眼,发现竟是小免和死神笑作了一团。其余人都在专注观舞,也不知这两个在笑什么,小免还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东倒西歪的。死神竟也不介意让乐得无法发泄的小免在他身上狂捶乱拍。

怎么小免就和死神混得感情那么好了?真是伤脑筋。

拂樱长叹一口气,继续看枫岫跳舞。

死神和小免笑得太厉害了,坐在死神旁边的白弃都被他们的捶胸顿足波及到了。

白弃转脸看向死神,淡淡说道:“你又拿爽歪歪来玩了?自己玩就算了还给小朋友玩?吾答应过众人,今日不许你污秽的。快给吾收起来。”

“什……什么?……爽……爽歪歪?……死……死神之眼叫……叫爽歪歪?噗哈哈哈哈哈~”小免听了白弃的话,笑得更加抽风了,“的确是太……太爽了,都……东……倒西……西歪了,哈哈哈哈哈~”

“只是这一款的死神之眼叫爽歪歪而已。”死神悄悄掏出一个雕花木盒,打开给小免看,里面是七彩的眼珠子。“这些都是死神之眼,你现在用的是蓝色这款,叫爽歪歪,可以选择性过滤人的衣物。这款红色的,才是你们熟知的死神之眼,透视人体以及武功弱点……”

“嗯?都是师父你的眼睛吗?我怎么记得师父你没有再生能力啊!”小免好奇地问。

“吾有弃仔给吾重长。”死神笑道。

这时,白弃伸手过来,一把夺走那盒死神之眼,不动声色地扫了死神一眼。死神便和小免一起乖乖低头安静下来。白弃收起死神之眼,又继续观舞。

“对了,师父,小透明的新文稿出来了没?”小免让死神给她脱下爽歪歪,随口问道。

“哦,本来是要写的,但吾忘了上次写到哪了,写了些什么。”死神的话让小免无言以对,心中抓狂。

“呃……既然如此,那等这期《霹雳英雄耽美季节》出来会有你的文,你看着就记得了。到时候早点写来交我哦。”小免想了想,叮嘱道。

说话间,扇舞结束了,轮到六神棍同台献艺,死神和小免便停止了开小差,专注看跳大神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