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哲学是生活点滴的总结

 

黄泉近来有点烦。

自从君曼睩搬来天都寝后,他一直没发现对方有异动,总是安分守己地待在房中,并不轻易露面。就算器械系的女学员不会武功,考试任务或许也非刺杀罗喉,但她跑天都寝里来,也不积极接触罗喉,整日埋头看书写文章是怎么一回事?

更令黄泉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罗喉竟成天没事就跑去看望她,还嘘寒问暖有求必应。

这日,罗喉一整天都有课,黄泉上完课回到天都寝,进了西厢房,就见君曼睩正抱着神之子在大厅里的书架上翻找书籍。

“你要的东西不在这。”他懒散地往书架上一靠,出声说道。

“你知道我在找什么?”君曼睩吓了一跳,转身看着他问道。

“你是在找罗喉的自传吧。”黄泉走去自己房里,拿了本书出来,递给君曼睩,“他写给学生会的资料已经上交了,备份在这里。”

“你……”君曼睩接过书,惊讶地看着黄泉。

“身为天都一员,总该了解一下武君罗喉的历史,这也是你的理由,不是吗?”黄泉总算发现了君曼睩意有所图,带着几分得意地道。

“嗯。”可惜君曼睩所图的却是黄泉万万想不到的,她自知心事绝不会被人猜中,所以仍旧淡定从容,顺着话题问道,“你是怎样看罗喉的?”

“他很强。”黄泉不由在心中赞赏起她的不动声色。

“还有呢?”君曼睩轻轻拍着怀中的神之子,饶有兴味地追问道。

“他……”黄泉一时找不出适合的形容词来。自己与罗喉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一一流经脑海,繁复琐碎,都是表面平淡,底下暗潮涌动。想来罗喉他也心知肚明,不过是在享受玩味别人对他的挑衅和周旋罢了。

“……他很无聊。”黄泉想了好一会才总结出这么一个形容词。

“噗~”君曼睩没料到会得到这么一个意外又暧昧的形容词来,不由忍俊不禁,“你想了半天就想到这么个形容词?”

“那你觉得呢?”君曼睩置身事外的超脱之态让黄泉摸不着头脑,他猜不透她的心思,也猜不出罗喉与她又是怎样一回事。

自从修习杀手专业起,他还从未在勾引猎物上失过手,这一回又怎能眼睁睁看一个女孩子用不着痕迹的手段,让自己的猎物逃脱,改投他人罗网。

“他很念旧。”君曼睩想着君凤卿,笑得高深莫测,“我觉得他应该是外冷内热,一片赤诚。”

“哦?你何以知晓?”黄泉不置可否地冷笑追问。

“黄泉,你要不要试着抱着这婴儿,对他动动杀念?”君曼睩故意不去点破她与罗喉的关系,留待两人彼此去挑明。她逗弄着咿咿呀呀笑着的神之子,岔开话题。

“那会怎样?”黄泉想起刚抱回神之子时,罗喉就要他一试,他不知缘由便拒绝了,这一次他非要问个明白。

“因为他可以测出你心底最重要之人。”君曼睩不知罗喉曾要黄泉一试,毫无隐瞒地说出神之子的能为,“有时候,人不一定清楚谁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被世俗污染的心常常连自己的感情都会欺骗。”

“哦?这婴儿是情感探测仪吗?”黄泉有些意动,觉得有趣,不妨一试。他抱过神之子,瞬间展露杀意,神之子感受到威胁,便将他拉入梦境。

“……是你……大哥……”君曼睩密切关注着失神的黄泉,听到他的梦呓不由吃了一惊。

原来他梦见的竟不是罗喉!难道罗喉排在第二位?昨天让罗喉测了,他念的是小弟,也就是自己的先祖君凤卿。这两人难不成一个是弟控,一个是兄控么?如此倒也般配。

不一会,黄泉回过神来,将神之子递还给君曼睩。

“如何?”君曼睩好奇地问。

“哈。意外的结果。”黄泉一脸不相信的神色,转身回房了。

君曼睩也退回到东厢房自己的房间,翻看起罗喉的自传。

“看来又多了一对兄弟CP……”她翻着翻着,忽然自言自语感叹起来,“哈,姐妹们大多都爱吃兄弟配。也不知黄泉的大哥是谁?”

君曼睩忽然意识到自己光顾着查罗喉的资料,黄泉的资料她手头上是一点没有。正想着如何悄悄调查黄泉时,有一封飞信飞到了她手中。

“嗯?是玉秋风的来信。”她拆开一看,不由失声笑道,“玉秋风啊玉秋风,你真是我们的好姐妹!”

原来,玉秋风在仙山分校那边,在众姐妹们的协助下,通过苍月银血翻出了黄泉的老底。原来黄泉就是月族先王的私生子火狐夜麟。

“这是灭国王子与失意武君的爱恨情仇吗?哇,感觉都快变宫斗文了!”君曼睩单手支颐,想得出神,时而浅笑,时而蹙眉。

 

晚饭过后,无所事事的罗喉照例跑去西厢房屋顶上吹风沉思。黄泉为神之子测出来的结果郁闷了一天,见状便跟了过去,将枪架在罗喉肩上。

“吾有允准你如此失礼吗?”黄泉的不快,罗喉一回寝就察觉出来了,只是不知缘由。

“你总能让我惊喜,先是哲学家,现在又是一名怜香惜玉的人。”黄泉忍不住吐槽他。

“她不同。”罗喉闻言,不由误以为黄泉今日的暴躁源于君曼睩。

“送给我怎样?算是弥补我上次的损失。”黄泉收回银枪,他的不悦因罗喉的误解又加深了几分。

“只有她,吾不会让任何人夺走。”罗喉懒得向黄泉解释,反而期待起对方再三询问,并费尽心思寻求答案。

黄泉会不会误以为自己喜欢君曼睩?

思及此,背对着黄泉的罗喉脸上浮现出一抹恶趣味的笑意来。

“可以告知我,为何你对她这样青睐吗?”黄泉果然不失所望的追问道。要不是罗喉和君曼睩都默契地三缄其口,以他的手段,断然不必问得这么直白。

“你需要知晓吗?”罗喉忍住笑意,若无其事地问。

“好奇。”黄泉答得理所当然。

“八卦,这不是好习惯。”罗喉也回得理直气壮。

“你的八卦一向是特例。”黄泉冷笑道。

“黄泉,你开始不安了。跟随在吾身边,需要沉得住气。”罗喉也冷笑道。

气氛有些僵冷,两人沉默了一阵,黄泉突然道:“上次的问题……”

“嗯?”罗喉不知他指的是什么问题,侧身去看黄泉。

“消灭英雄的方法……”黄泉故意说得缓慢,吊足了罗喉的注意力和兴趣。

“答案是什么?”事关让人头痛不已的论文,罗喉果然中招。

“让世人彻底遗忘英雄的名字,让他在历史中被永远沉埋,甚至永远污秽。”这个答案其实是黄泉因为想起自己的大哥,忽发灵感得来的。

苍月银血因罗喉挂科转仙山分校时,黄泉就曾这样在心里诅咒过罗喉,没想到这回却成了罗喉写论文的救命稻草。

“那下一个问题……”黄泉的回答让罗喉在心底暗自叫好,但他表面上仍不置可否地继续说道。

“喂,吾不是来天都派与你猜谜的。”黄泉不满地打断他,“你论文还没写完么?我可不是你的答疑外援。”

“……何时世人将不再需要英雄?”罗喉不理会他的抗议,仍一字一顿地将自己的问题念清楚给他听。

黄泉还是被罗喉固执的作风给打败了,他叹了口气道:“唉!你能不能换一种方式跟我说话?你是老古董么?除了哲学式心灵对话外,你还能说点普通的正常的话题吗?”

“……”罗喉先是默不作声,在黄泉无奈转身想要离去时,才忽然出其不意地说:“今晚的红烧肉味道真不错。”

“啊?!”结果黄泉自己对罗喉正常的生活闲话转不过弯来,当场愣了一下,“你刚才说什么?”

“吾在说晚饭。”罗喉一本正经地又补充了一句,“还有那个胡萝卜炖排骨汤也很入味。”

“噗哈哈哈哈。”躲在自己房中窃听的君曼睩闻言,不由丢下手中的笔,笑得前仰后合。她好不容易笑完,便去提笔补充了罗喉的资料备忘录:罗喉爱吃红烧肉和胡萝卜炖排骨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