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学习就要临场才有成效

 

当霹雳大学各院系差不多都大考完毕时,武斗系因为各门各派太多,仍在持续着紧张的考试。

这日是妖世浮屠派面临全面大考,佛业双身对战双莲叶,灭度三宗对战三先天,十二天禁对战天下封刀。

这边正打得火热,另一边器械系也在举办撞毁妖世浮屠的考试。司徒偃、屈世途、胡说八刀,以及火帽三丈等器械系学员聚在一起,用共同打造的方天奇迹来应付考试。

结果妖世浮屠被撞得元气大伤,佛业双身那边也负了伤,灭度三宗对三先天则胜负未分。虽然双方均无人挂科,但佛业双身擒拿了千叶传奇,自身和妖塔都受了重创,可谓两败俱伤。

“可恶!”天蚩回到寝室,对这次考试结果满腹牢骚。

“双座,千叶传奇应该怎样处置?”邪说沦语问道。

“自然是将他囚禁在妖世浮屠里,对战考试尚未完结,这也算消耗敌方战斗力的策略,我们的学生会学习部长近期是不能回寝了。”爱祸女戎笑道,若有所思地以指轻抚红唇。

“女座,让吾去安置他。”女戎盘算的,也正是异法无天心中所想,她便自告奋勇道。

“嗯。”女戎点头应允。

异法无天立即将千叶押到妖塔里关了。等妖世浮屠派开完备考会议,女戎和异法无天便跑去看他的状况。

妖世浮屠的炼化禁地——蚀罔罟,是一个幽暗恐怖的所在。阴森的绿光闪烁不明,粘稠的浓浆缓缓流淌,热气升腾,时不时鼓起几个水泡。千叶披头散发,被困在网中,满脸血水。凄厉痛苦的啸声时不时回荡开来。

“哈哈哈,这样就要炼化千叶吗?”千叶见有人过来,挣扎着倔强道。

“千叶传奇,抵抗只会让弃功丝吸得更紧。妖蠡涎,将完全异化你的元神,放弃挣扎吧。双身重写一叶,邪灵将再造传奇。”女戎将该说的场面话说完,转身偷偷问异法无天,“你在这池洗脑水里加了什么媚药没?放了多少剂量?”

“吾加的是我们新研制的不灭六道,用在他身上正是名副其实。哈哈哈哈。”异法无天低声对女戎笑道,“吾估摸着他这功体需要的用量,翻了三倍加在妖蠡涎里。”

“哈哈哈,邪释主,你办事真是深得我心啊!”女戎将兰花指放到唇边轻笑一阵,又道:“不知你还有什么别的打算?”

“趁此机会,利用千叶好好研究一下爱死爱慕调教方案。”异法无天邪魅一笑,“上一次吾费劲心血折腾出来的荡秋千玩法总算让弃天帝审阅通过了。还有九十九种没着落。唉~死弃那两变态,别说一百种,就是想十种叫他们满意的,吾也要呕尽心血,拼上老命才有可能写得出来。”

“唉~真是难为你了,还是叫小免想办法讨好弃天帝,让他减一半的量,好给我们一条活路。再不然,视频我们不要了,讨一套视频截图总行了吧。”说到弃天帝的条件,女戎也很头疼,开始想妥协的招数。

“喂,你们在那嘀嘀咕咕些什么?”千叶在妖蠡涎中质问。

“我们在讨论怎么炼化你啊。”女戎笑着对着千叶大声说道,“学习部长千叶传奇,我们妖世浮屠的独门洗脑水滋味如何?”

“哼,炼化功效不敢恭维。”千叶虽感体力不支,生理反应有些怪异,但仍旧不可一世地回道。

“是吗?这滋味越往后越销魂,你就慢慢品尝吧。”女戎语含双关地笑道。

她与异法无天一同研制的媚药不灭六道能够了无痕迹地侵入人体神经,潜伏一段时日后,会突然爆发药性,使人措手不及,防不胜防,转眼成禽兽。

“女座,吾请了专业调教师过来,他人已到妖世浮屠外,吾去领他前来。”这时,异法无天请示道,在得到许可后,她飞身出去了。不久,她便领着一位红发男子进来。

“这位是武斗系集境派破军府的审问官——将百师。”异法无天介绍道。

“哦~久仰久仰。此番有劳阁下大驾光临。千叶传奇的调教工作就劳烦你了。我们这些外行人今日可以大开眼界了。”女戎其实不认识此人,客套地寒暄了两句,将调教千叶的工作交给了他,自己和异法无天退到一旁做现场观摩。

将百师在池边摆开酒席,当着千叶的面,与女戎、异法无天笑谈畅饮起来,酒过三巡之后,他才望向千叶傲慢地问道:“如何?口渴了么?要喝酒么?”

“无需多礼……”千叶冷然回话,话未落,一杯残酒就泼到了他脸上,他无法躲避,只能偏过头去,然而酒水仍是浇了他一头一脸。酒水冲淡了他脸上的血色,湿润的俊脸,看起来别具梨花带雨的风情。

“味道如何?”将百师将空酒杯悠然放下,似笑非笑地问,盛气凌人。

“一般般……”千叶也不卑不亢,宠辱不惊道。谁知将百师仍是不待他说完话,手一勾,弃功丝网被他用掌力吸了过来,网中的千叶随之被吸到他面前,被他顺手扇了一巴掌。

女戎和异法无天在一旁不由看呆了。她们事先绝未想到将百师会来这一招,尚不及感慨,就见他卸了吸力,趁千叶被荡回去的弃功丝网带走之际,又反手扇了对方一巴掌。

面对凌辱,千叶只是沉默地偏着头,未作动弹。酒水仍在他俊朗的脸庞上滴落,闪耀着动人的光彩。

“想不到扇巴掌也可以这么风情刺激!”女戎低声对异法无天叹道。

“真水!”异法无天也低声感叹,“想不到千叶传奇是越虐越动人。下一份爱死爱慕方案就来泼酒和扇巴掌吧!”

异法无天说完,女戎试着脑补弃天帝和死神扇巴掌的画面,不由一脸黑线道:“呃……脑补不出。弃天帝和死神太熟了,在没有第三者引发吃醋的情况下,玩扇巴掌有点奇怪。再说,弃天帝的神之小摊手扇下去,死神那张脸还能要吗?而且扇巴掌不应该是女性的专利么?”

“说得也是,爱死爱慕方案也是要看人下菜碟。”好不容易有了灵感的异法无天不免失望,“唉~吾看将百师这样做就很赏心悦目,一点都不违和。”

“果然专业就是不同,化腐朽为神奇。”女戎也赞同道,“邪释主,真亏你想到请人来。”

“吾还不是被逼得无所不用其极。”异法无天凑在女戎耳边悄声道,“虽然这个将百师虐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很专业,但他看上去就是个等着人来虐的小贱受。”

“哈哈哈,等着人来虐的小贱受加一!”女戎也笑道,“我们何时能找个身在集境派的姐妹,来写一写破军府的监禁调教系列文啊!”

“爱祸女戎,异法无天,你们这样的捆绑法真是贻笑大方,我忍无可忍了。”正在凌辱千叶的将百师忽然转过身来,打断了两人的窃窃私语。

“啊?捆绑?这……有什么问题吗?”女戎没研究过爱死爱慕,最多对各种酷刑有所涉略。

“那就请专家赐教吧。”异法无天近来恶补爱死爱慕,她一点就通,挥手将弃功丝网收回,解开被点了穴动弹不得的千叶,让将百师重新捆过。将百师也毫不客气地大展身手,将千叶翻来覆去,娴熟地捆绑好。

“嗯?这里面有何乾坤?”女戎看着他绑完,却没能从捆绑的手法路数中看出奥妙来,便不耻下问道。

“我用的是欲死欲仙捆法中的第六十一式。”将百师一脸骄傲地解释道,“欲死欲仙捆法是让人挣扎也痛苦,不挣扎也难熬的一种禁锢术。每根绳索都恰好压住特定的经脉。对了,胸前可以按照个人情趣绑出不同的纹路图案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欲死欲仙捆法还会让人情欲高涨而不得宣泄,苦状万分。”

“哦~”女戎和异法无天都乖乖地聆听教诲。

而此时的千叶已经开始领教到了欲死欲仙捆法的厉害,痛苦难当,咬牙切齿道:“女戎!千叶传奇乃是记仇之人。吾会记得很清楚,很清楚的!”

“哈哈哈哈。你们合伙撞毁我们的妖世浮屠,我这也只不过是一份小小的回礼罢了。”女戎笑完,又对将百师道,“劳烦阁下继续,千万要虐得尽兴,呵呵呵。”

她退到一旁继续与异法无天低声聊天。异法无天道:“下一次的考试吾将对上佛剑分说,届时吾要将偷拍阵法被毁和温泉馆被查封的仇一起报了!”

“哈,对上学生会监察部长的佛牒,邪释主,你还是小心为妙。”女戎关切道。

“哈,到时候他开佛牒,我躺着出法戟,看谁强!”异法无天不以为然地笑道。

“你强!面对佛牒,你居然敢躺倒!”女戎真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异法无天的豪言壮语。

“女座,你也不差啊,与一页书论佛法时,你还不是真的说到做到,搬了床榻过去躺。”异法无天邪魅一笑,“吾可是得了你的真传啊!不然,我们开创一门绝学武功叫躺倒流,如何?”

“好主意,就是女学员太少,会武功的厉害女学员更少,我们这躺倒流恐怕难以发扬光大了。”女戎一边失声笑着,一边故作婉约哀伤状地叹息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