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考试也有赶场之苦

 

神棍专业的大考结束后,三神棍又整日宅在神棍寝里悠闲度日。而醉饮黄龙由于差不多找齐了弟弟,近来也不常外出,整日就守着尚风悦,陪他喝茶作画。

这天,天刀忽然带着霜儿前来拜访。

“嗯?看你肌肤光洁润泽,想必你也是泡澡同好?”天刀进院门时,与香独秀打了个照面,香独秀一叶知秋,用手背轻抚自己的脸,问天刀道。

“原来阁下也是同道中人,在下天刀笑剑钝,敢问阁下名号。”天刀打量着香独秀笑道,“阁下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沐浴达人芜园楼主香独秀吧。今日能与澡仙一会,实乃天刀之荣幸。”

“吾之名号果然已在同好之中广为流传了啊,唉~虚名,一切都是虚名,浮云而已。”香独秀毫不谦虚地接受了天刀的称赞,“看你这身风骨,想来不久之后我们泡澡界将有一位澡侠横空出世。”

“哈。哪里的话。”天刀又和香独秀聊了一阵泡澡心得,才去找醉饮黄龙叙话。

霜儿是专程来找小免玩的,两人凑在院中一处花丛前热烈地聊着天。

“啊!少女的青春是最美丽的艺术品,两位少女聚在一起的画面,真是双倍美的享受啊~”拂樱坐在凉亭里遥望,看得心神荡漾,感叹不已。

枫岫听得一头黑线,用羽扇砸了一下他的脑袋:“喂,好友,你的内心独白不要说得这么大声,这里没人想要了解你那特殊的癖好。”

“哼!不懂欣赏美丽之人最是无趣了。好友,你莫要嫉妒吾丰富多彩的人生啊。”拂樱揉着后脑勺,怨怼地回头来瞪枫岫。

“你所谓丰富多彩的人生,枫岫不想也无福消受。”枫岫抚扇摇头道,“吾只想提醒你,这壶茶喝完了,该轮到你沏茶了。”

“切~都喝了一早上了,还没喝够么?口渴自己泡去,别妨碍吾享受幸福人生。”拂樱说完,又转过头去,撑着腮帮出神地瞧着小免和霜儿嬉戏。她们在花间时而笑闹打作一团,时而互相咬耳朵说悄悄话,娇憨可爱,十分赏心悦目。

“一直很想问你,你执着的是那副少女娇嫩的外表呢?还是其内心的纯洁无瑕?”枫岫见状,似笑非笑地问道。

“这还用问?外表的娇妍稚嫩和内心的天真单纯是组成少女必不可少的两大要素。”拂樱不知枫岫多此一问的用意,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哦~哈哈哈。”枫岫得了满意的答案,故意长长哦了一声,又面带轻蔑嘲讽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事,竟越笑越得意,乐不可支地轻摇羽扇,起身走向拂樱斋。

“你为何笑成那样?啊?”拂樱自然看出他笑得富有深意,却不解其中奥妙,不得不追问道,“好友,你到底什么意思?你那样笑……诶,你别走啊,你回答吾先!”

枫岫根本不理会,若无其事地进了屋。被挑起好奇心的拂樱只好追他也进了拂樱斋。

“啊!你们要考试了!”院中另一边,醉饮黄龙听闻天刀、漠刀和啸日猋最近将有武考,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弟要是不小心挂科了,转到遥远的仙山分校去,这可如何是好。

“也不知当初你们降落到苦境时遇上了什么交通意外,到现在紫芒还失忆,不认我这个大哥。白帝精神分裂,也才刚治愈。”

“大哥不必为我们担忧。我们只是对战妖世浮屠救人而已。刀龙一脉的能为,你是知道的。”天刀笑道,“漠刀的问题等这阵子考完之后,再从长计议吧,不用着急。”

“唉,现在就差赤磷尚未找到了。”醉饮黄龙又叹了口气,感觉自己这个做大哥的总有操不完的心,“其实吾心中已有人选,但却不知如何确认。吾在想赤磷是不是也失忆了。”

“这有何难?既然就差他一个了,你直接上手打出龙气来确认不就好了。”尚风悦闻言,忍不住啪的一合折扇,当机立断道,“趁着天刀也在,好友,你和他现在就去将刀无极抓到偏僻处,狠狠地打上一顿,不打出龙气不罢手。我看他还能装多久!”

“这……”醉饮黄龙被突然丢狠话的尚风悦给惊到了,支支吾吾半天才道,“……武斗系不准私斗……”

“哈,这个简单。”尚风悦折扇一展,掩面笑道,“私斗嘛,对精神病患者可以例外。你就放胆去打,打出来是弟弟,也不会有苦主去学生会上报。若他真无辜,你就装精神病发作,学生会也拿你没办法。”

“这……精神病哪能说有就有,学生会的人也不是好骗的。”天刀插话道。

“哈。你大哥就曾被学生会列为疑似精神病患,再加上啸日猋又是校方承认的已康复精神分裂症患者,要装精神病发作不难,给个家族精神病遗传的理由,说服力十足。”尚风悦笑眯眯地说着,听得醉饮黄龙和天刀都流下一滴冷汗,无言以对。

“先生不愧为神棍专业学员啊。”天刀不由赞叹道。

“唉~还是等你们都考完试再说吧。刀无极最近也在考试,我们还是不要给人添乱了。”醉饮黄龙最后决定还是暂将事情搁置。

忽然,一阵杀气侵入院中。神棍寝众人皆是心头一凛,全神贯注戒备起来。

“大红师太!”小免和霜儿也被这股突如其来的阴风吹得瑟瑟发抖,但在看到从天而降的异法无天后,不由放松下来,齐声叫道。

“大爱无情,佛灭众生!”随着一声响亮的诗号,异法无天以雷霆之姿降临到浣愁池屏风前,飘带张扬,满身杀气腾腾。那股萧杀强劲的气流吹得正在伺候香独秀沐浴的众侍女们东倒西歪,踉跄地退躲到一旁。

屏风之后,香独秀依旧气定神闲地躺在池中,不咸不淡道:“师太,你这样着实失态啊!”

“考试当中何须多言!喝~”异法无天厉声一喝,内元饱提,双手结印朝香独秀猛然一推,只见火光冲天,沙石骤扬,屏风应声而倒。

“哎呀。”香独秀哀叹了一句,一扬手,用内力将不远处的浴袍吸过来。在浴袍飘然飞向他的同时,异法无天也刻不容缓地摆开架势,飞身上前出招。他在浴袍到来之际,飞身而起,迅速而从容地将手伸入衣袖中,再蜻蜓点水地踏水飞旋。与杀来的异法无天一高一低地在池水上错开来。

“师太……”眼见香独秀披衣出浴,神态悠然,异法无天心中暗怒,誓要败敌,踏出两步借了池壁之力,翻身攻向香独秀,红光从她掌心射出,咄咄逼人。

“……要考试动武也要等吾着衣吧。”香独秀身姿轻盈地偏转避过那道掌力,随即甩动手中腰带,一记横扫千军,气劲雄浑,将异法无天扫飞了出去。他也就此间隙系上腰带,利落地一拉紧,再顺势一甩湿淋淋的长发。

发上水珠飞射而去,一滴滴皆附着内力,势能穿石,这一甩发又将异法无天逼避数步,正好回到屏风前她落地时的位置。而那飞落的水珠将所过之处的树木石块悉数穿透折断。

“果然不凡!”异法无天眼见速攻不下,只好放慢对战节奏。

“只能算是普通而已。”香独秀拍着浴袍上残落的水珠,故作谦虚地回应道。

“败在你手,阴端佛鬼不算冤枉。”异法无天说得一本正经。

“咦?原来你讲的是武功?”香独秀闻言,面露惊讶,一边步下浣愁池,一边若有所失地说。

“废话!”面对他富含歧义的话,异法无天有些恼怒地一甩袖道。

“噗~大红师太被调戏了。”在不远处的围观群众中,霜儿低声对小免笑道。

“噗~原来大红师太也有被调戏的一天啊!”小免也在痴痴偷笑,“先前看着大红师太以考试之名,直闯浣愁池,我还以为会有幸一睹大红师太调戏洗澡香呢。”

“咳。吾还以为你在夸奖吾浣愁池布置高雅,高贵不凡。”香独秀轻拍着身上浴袍,欲盖弥彰地解释道。

“哼。今日有你与吾的对战考试,你却迟迟不到,延误吾下一门的考试,就莫要怪吾打上门来!”异法无天不去理会香独秀莫名其妙的对话,架势再开,准备继续对战,“再来!”

一触即发之际,考试系统忽然通知异法无天,下一场对战佛剑分说的考试即将开始。她想到这次已向女戎许诺,要对着佛牒躺着打,断不能准备不周就匆忙上场,只好先延后眼前这一场考试再说。

“哼!”异法无天冷哼一声,转头飞身而去,只留下一堆炸裂四溅的碎石。

“咦?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莫名其妙的高手。”香独秀望着异法无天来去匆匆的身影,扶额道,“需要这么急吗?考个试还得赶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