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考试兴奋异常综合症

 

“居然会有人像打了鸡血般地赶场考试。这校园里的狂人还真不少。”天刀旁观完,感慨道。

“是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好友你装精神病,绝对有人信。”尚风悦还是坚持打出龙气的方案,继续怂恿醉饮黄龙道,“快去打吧,打狠点,气势上不要输给那位勇闯寝室浴池打人的师太。”

“好友,你看个打架就忘了吾先前的决定了吗?”醉饮黄龙却不愿多谈,“不是说此事从长计议吗?起码要等弟弟们都考完试了再说。话说你怎么突然对此事上心起来?想忽悠吾打弟弟?”

“谁忽悠你了。打出龙气才能确认身份这唯一的方法可是你自己说的。”尚风悦说完,又巧妙地退了一步道,“好吧,我承认,其实我一直期待着一睹好友你展现兄长的风采。你也为你的弟弟们操劳奔波了那么久,总该是时候发一发兄长的威风了吧。你可别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醉饮黄龙被数落得别开脸去,闷不吭声。

“大哥一向宅心仁厚,先生你就不要为难他了。”天刀在一旁笑着劝解。

“哎呀,有道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随便说说而已,你们也不必认真。神棍从来只动口。”上风雨摇着折扇,站身到院中散起步来,留醉饮黄龙和天刀自去说兄弟体己话。

 

“喂,好友,吾都放着少女们美好的景致不去欣赏,低声下气问了你这么久,你就不要再吊吾胃口了,行不行?”拂樱斋里,拂樱不停地在枫岫身边转悠,反反复复念叨着他。

枫岫仍旧一副不打算说的模样,在窗边观望完有人大闹香独秀沐浴,才合上窗户道:“吾都说了,吾问那句你注重外表还是内心,真的只是一时好奇而已,你不相信,吾亦无话可说。”

“相信你才有鬼呢!”拂樱嗔怪地瞪着枫岫道,“好友,再不说实话,吾真动怒了。”

“唉~真的理由、假的理由吾统统都说给你听了,你全都不相信,吾怎知你要如何才肯满意。”枫岫无奈地用羽扇拍着自己的额头,忽然恍然大悟道,“好吧,吾告诉你实话,其实吾是在下套而已……”他的话成功引起拂樱的注意,专注聆听起他接下来的话,“吾存心将你引到屋里来,不让你去欣赏少女嬉闹之景……”拂樱听着,脸上逐渐浮现出果不其然的神色来,然而,枫岫接下来的话却使他哭笑不得,“……那就奇了!哈哈哈~”

“你……哼,你真是个无聊至极之人!”拂樱拂袖而去,出拂樱斋继续喝茶看少女去了。

“唉,吾若真说出实情来,你可是要后悔不已,痛苦万分,恨死吾告知你真相的啊。哈哈哈,拂樱啊拂樱……”枫岫等拂樱出了门后,才忍不住自言自语地笑道。

 

小免和霜儿正与香独秀的侍女们热烈讨论着刚才的事。

“公子刚才真正认为是布置摆设吗?”花儿问蝶儿道。

“我看难讲。”蝶儿想了想道,“他以为的是身材吧。”

“噗。香楼主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依大红师太的作风,她要品评也评的是尺寸吧。”霜儿噗嗤笑道。

小免也低声笑道:“哈哈哈,依照我的观察经验来看,香楼主和大红师太心底想的其实都是一回事。哈哈哈,一个两个都在装正经。”

“这不叫装正经,这叫淫到一定境界自然而然。”霜儿捂着嘴窃笑不已。

“喂,你两人……”这时候,香独秀出声唤自己的侍女。

“公子,你有什么吩咐?”花儿和蝶儿便忍笑过去伺奉了。

“只有心术不正的人才会想歪。吾心如朗月,怎会误会。刚才在胡思乱想的人,都是心怀邪念。不速之客,坏了吾之雅兴。”香独秀说着,坐到梳妆台前开始梳头。

“公子一定想歪去了。”明知道会被听到,蝶儿在香独秀身后还是忍不住对花儿肯定道。

“没错没错。”花儿也很用力地赞同蝶儿的话。

“只有心术不正的人才会想歪。噗哈哈哈~”小免将霜儿拉离芜园后,便学起香独秀的话来,学完与霜儿一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只有做贼心虚的人才会想辩白。噗哈哈哈~”霜儿也学小免的样,用香独秀的口吻说道,说完自己也笑得前仰后合。两人又聊了一阵,天刀因为要考试,便带着霜儿告辞了。

 

这天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异法无天终于能回自己的禅室休息了。她还没喝上一杯茶,女戎就从对面的西禅房过来探望,尚未进门,就兴冲冲地问:“躺的感觉如何?”

“爽就一个字!”异法无天呷了一口茶,想着今日众人的神色,满面春风地笑道。

“我想也是。邪释主,你可真做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你在往生咒中对着佛牒躺倒的瞬间,真是艳惊四座啊!旁边的一页书、剑子和龙宿都惊得出招慢了几息。”女戎也津津有味地回忆着考试中的那一幕,拨弄着刘海道,“唉,可惜我们没占到便宜,天蚩、邪儒宗和邪道乘也都惊呆了,早知就将我们创设躺倒流的计划告知他们了,好歹能趁机给一页书和三先天多拍一掌。”

“今日当真是收获丰硕。吾指的可不是躺佛牒这一件。”异法无天笑着一口喝干茶水,将茶杯往茶几上一放,笑道,“吾又有灵感写爱死爱慕文案了!”

“哦?”女戎惊诧之余,猜测道,“你考完试之后不是去拦截龙宿了么?发生什么好事了?”

“唉,哪能有什么好事。吾不过是今日考试考得兴奋,意犹未尽,便打着拉他入邪灵阵营的旗号,去调戏一下我们华丽丽的学生会文艺部长而已。”异法无天按捺不住兴奋地说,“吾之灵感来自于更早一场的考试。”

“哦?”女戎想了想,奇怪道,“我记得好像是你跟邪儒宗去对战十锋和香独秀。你大概选的是香独秀吧。”

“没错。因为小免的香太文让吾对香独秀十分好奇,所以吾让邪儒宗去打十锋了。”异法无天邪魅一笑道,“吾观察了他的身材、尺寸和武功,果然能攻得下阴端佛鬼。吾准备写一篇香鬼爱死爱慕肉文,以此来欢送我们笑得可真甜的佛鬼同学转仙山分校。”

“身材、尺寸……”女戎重复着异法无天的话,疑惑道,“难道与邪释主打个架,也能被观测出这些数据来么?”

“视情况而定。”异法无天笑得高深莫测,“若是在浴池里裸身打架,只要是眼睛还好使的,都可以一览无余。”

“啊?!”女戎闻言不由一惊,随即大笑道,“你莫非冲进人家浴池里考试去了?哈哈哈哈,邪释主这等魄力,女戎十万分佩服啊!”

“好说了。谁叫那厮考试迟到,又遇上吾一天多场联考。”异法无天开始磨墨准备写文,“吾发现腰带抽人,很风情,很有感觉,这一次弃天帝肯定会通过这个方案。”

“腰带抽人和皮鞭抽人有什么区别吗?我敢说他们绝对玩过皮鞭抽人。”女戎没见识过香独秀穿衣抽腰带甩湿发的风姿,难以理解异法无天的兴奋。

“女座,等吾写完你就会明白了。”异法无天文思泉涌,奋笔疾书起来。

“好吧。看你都兴奋成这样,失态得到处调戏人,想必那方案一定有它独特之处。”女戎围观了一阵异法无天写文,忽然又道,“对了,今日素还真趁我们忙于考试,联合天刀、漠刀、啸日猋以及少独行跑去妖世浮屠救走了千叶。”

“无妨,他泡了那么久,很快药性就会发作了。”异法无天下笔如有神,不以为意地说道。

“话虽如此,但我更想炼化他,这样可以给我们邪灵派多一份助力。”女戎则有些遗憾地道。

“目前虽不能多一份助力,但也可助我们消耗一大战力不是?”异法无天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看着女戎道。

“万古长空。哈哈哈哈。”女戎即刻会意,“说得也对,我这就派几个邪灵过去听墙角。”

说着,她转身出了异法无天的禅室,只听见她对负责侦查敌情的女邪灵传音吩咐道:“你们几个今夜到日盲族的寝室去探听千叶传奇的状况。要彻夜留守,不得有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