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处处留心皆学问

 

 

日盲族太阳之子寝室里,千叶传奇与万古长空住在西厢房,东厢房住着大祭司和银绝。这晚,长空、大祭司和银绝都聚在西厢房千叶的房中,为千叶的伤势担忧不已。

千叶披头散发,面色苍白,身着华丽睡袍,不失威严地吩咐道:“吾的伤无碍,长空一人留下帮吾处理即可。其余人都退下吧。”

“是。”

大祭司刚领了命,又听千叶补充道:“吾此番疗伤有些凶险,受不得外界丝毫搅扰,可能动静还会不小,你们今夜就守在西厢房外围,不许任何生灵靠近,也不可中途擅自闯入,害吾与长空挂科转仙山分校。”

“老身定会严格执行太阳之子的口谕。请太阳之子放心医治。”大祭司和银绝退出了西厢房。独自留下来的长空沉默地望着千叶,等待他的下一步指示。

“长空,吾有一问,非常紧要,你须诚实回答。”千叶盘腿坐在床上,口吻盛气凌人,只是问出来的话却有些突兀,“你有过女人吗?”

长空被问得一愣,有些错愕地看向千叶,只见他伤容憔悴,却眼放精光。

“突然问这个作什么……”长空想到自己曾与释女华无缘的爱情,与苏苓尚待发展却被千叶搅局的友情,不由别过头去,无奈道,“怎可能会有?你都说了,我只能剩下你,做你最强的剑。千叶传奇,你不需要时不时地强调,我已经认命了。”

“哈。这么说来,你我都没有经验。”千叶低头沉吟道,“还真是糟糕。”

“什么经验?”长空不明白千叶漫无边际的话语。

“治疗吾的经验。”千叶打定主意,抬头对长空道:“既然你我都没经验,那也只有照本宣科了。好在前阵子在学海无涯藏经阁里看过几本相关的书。对了,《霹雳英雄耽美季节》也有详细的指南。”

“嗯?是怎样凶险的疗法?”长空想起千叶方才的交代,便追问道。

“此法一言难尽,颇为玄妙。总之,整个治疗过程,由吾来主控,你只要听从吾的调度就好。你先过来。”千叶往床里挪动,留出空间给长空。

“是。我只是你的剑,而你是左右我的剑鞘。”长空为了避免听千叶对他的碎碎念,主动将他对自己每日必念的口头禅说了。

“哈。此刻听你这般说,倒颇有些情趣。”千叶邪魅一笑,对走近前来的长空下命令道,“躺下。”

长空先是一怔,随即回过神来,面无表情地在千叶床上躺了下来,平静地看着千叶,等着下一步指示。

“嗯,反应不慢。之前对你的用心总算是有所成效了。”千叶满意地俯视着长空,继续下令,“将衣服都脱了。”

长空利落地脱了上衣,露出壮硕的上身,满是肌肉的胸腹上,点缀着新旧斑驳的伤痕,这是影卫专业学员最典型的标志。

“吾的命令是要你一丝不挂。”千叶紧盯着长空赤裸的胸膛,语调烦躁,呼吸微乱。

长空闻言照做了,虽是面无表情,但心中的疑虑却越来越重,隐约明白了千叶为何要问他有没有过女人。

“那么,接下来……”千叶扫了一眼赤裸躺床的长空,眼眸迷离起来,视线一直在对方的胯下徘徊,“接下来,吾要解开自身的经脉和五窍。在那之后,无论吾变成何种模样,如何癫狂,你都不用在意,只需做到宝剑归鞘便可。”

“宝剑归鞘?”长空听得似懂非懂,正想开口问个明白,却见千叶也脱了身上的睡衣,不着寸缕地坐在那运功。

“难道……”长空见状,再联系千叶先前的言行,便有了一个令他恐惧的猜测。

“准备好,吾要解开自闭的经脉了。”千叶不等长空多问,闭目叮嘱道,“谨记,整个治疗过程随吾安排。长空,不要让吾失望。”

话落,几缕青烟从千叶的五窍溢出,袅袅散去。他开始浑身剧烈哆嗦,瞬间汗流浃背。

“千叶……”长空并不懂医术,只能手足无措地干看着。他刚唤了一声,千叶就睁开了眼来,看得他心头一凛。

当千叶再度睁眼时,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双眸泛着妖冶的红光,用血腥贪婪的目光看向长空,像是要将人整个生吞活剥一般。他有如满月的玉容上,荡漾着旖旎的春色,嘴角微勾,似笑非笑。

“千叶?!……”自认识千叶以来,长空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这副神情。

千叶不待长空反应,猛地趴伏在他身上狂热地咬吻舔吮起来。湿热火辣的亲吻如倾盆暴雨般砸落在身,长空惊愕地看着身上黑发凌乱、理智尽失之人,感受着那温热柔软的舌头在肌肤上肆意游走,舔出一道道微凉的湿痕来。啧啧的吸嘬声,让他有种自己正被野兽啃啮的错觉。

长空本能地想要推开千叶,但忆起他在神智尚存时的命令,便又沉住了气,手指隐忍地握成了拳,继续一动不动地躺在那,任由他为所欲为。

千叶伏在长空身上,一路狂吻下来,抓起他正在苏醒的分身就往嘴里塞。

“千叶!你是太阳之子!你不能……”长空惊得猛然坐起身来,要去阻止千叶屈尊纡贵之举。

“谨记,整个治疗过程随吾安排。长空,不要让吾失望。”伸出去的手还没触碰到千叶,他先前的话就在长空耳边回响起来。

他应该早有预料,才会提前下这种指令,只是,聪明如他,真的能料算到局面会演变成眼下这般吗?

长空僵坐当场,犹疑不决。而他的肉体已被千叶殷勤的含吮套弄挑起了情欲,无论他如何抱元守一,他的欲根都在千叶口中渐渐粗硬壮大起来。千叶灵巧粗糙的舌头快速地舔弄着口中的硕物,柔嫩的薄唇也随着吞吐在摩挲着雄柱的表面,激荡起阵阵快意。

看着千叶这般如饥似渴地吞含自己的下体,长空心中不由浮现出他平日里高高在上难以亲近的模样,两副截然不同的面相,让长空莫名心神摇曳起来。

这就是那总是巧舌如簧、话锋犀利的唇舌吗?长空不自觉地抚摸千叶的头,拨开遮掩他面容的黑发,将那张白皙灵秀的圆脸完整地显露出来。

千叶便沿着长空的手,一路吻上去,最后搂上了他的颈脖。他躲避不及,被千叶攫住了双唇,被迫老老实实地与对方唇舌纠缠了一番。

“进入吾。”千叶深吻了好一阵后,松开了长空,转身背对,曲腿跪着,双手撑床,抬起的臀部上红艳紧致的菊花正在微微翕张。

淫靡春光看得长空有些痴了,久久未有动作。

“快进入吾!你忘却宝剑入鞘了吗?”千叶转过头来催促道,一丝犹存的理智带来的屈辱感和媚药激发的情欲涨红了他的脸,冰冷生硬的命令口吻在他这般神态下说出来,竟是难以言喻的风情撩人。

也不知是出于本能欲求,还是出于反射性领命而动,长空跪直起身体,将自己的胯下宝剑对准了那蠢蠢欲动的穴口,缓缓刺入。

“啊——”从未接纳访客的后庭,此刻被叩开宫门,纵使长空再如何小心翼翼,那阵撕裂火辣的钝痛也还是让千叶痛苦难当,失声痛呼。

“千叶……”长空咬牙忍住自身的冲动,强行停下挺进,关切地唤道。

“继续!不用管吾!”千叶回答的声音微微发颤,却明显夹杂着期待与兴奋。这无疑是对长空的赞许与鼓励。

“啊~”长空难以自持地加快深入的进程。千叶很快就在痛苦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这快感随着长空的探入与抽动,像吸了水的海绵,不断膨胀,不一会就涨满了整个感知领域,让他兴奋得几欲窒息。

“啊~长空~啊~啊~长空……”千叶配合着长空的攻势,频频挺腰送臀,浑身抽搐不已,支撑身体的手渐渐无力,颤抖得厉害。而长空也在情欲的控制下卸下了一切矜持与束缚,尽展兽性,牢牢抓住两瓣饱满的雪臀,一次猛过一次地撞击冲刺……

西厢房外,大祭司和银绝正守在外围,刚打退了几个前来窥探的女邪灵,便听得千叶在房中时不时的失声长啸。

“太阳之子……”大祭司担忧地望向西厢房,有些坐立难安,“唉~太阳之子似乎异常痛苦,也不知治疗是否进展顺利。”

“哼,既然他是太阳之子,就不会有什么问题。”银绝倒是毫不在意,反倒有些乐见那个待人傲慢的千叶吃点苦头,“成大事者,必须受尽磨难方显不凡。大祭司,就算他是太阳之子,我们也不能太过宠溺他……”银绝说着,忽然转了话题道,“嗯?我怎么总觉得他叫唤的声音不太对劲?”

“老身就是听出太阳之子叫得不对劲,才越发着急,生怕里面出了什么差池。唉!”大祭司无奈地叹了口气。

两人说话间,西厢房再度传来千叶的长吟,仿佛还混着长空的叹息。这一声过后,房内似乎平静了下来。

与长空的云雨之会结束后,千叶便面朝里虚弱地躺在床上,凌乱的头发盖住了脸也懒得去拨。药效过去后,恢复理智的他还不能若无其事地面对长空。

千叶下命令的口吻听起来倒与平素无异:“将痕迹都清理了,再出去告诉大祭司她们,治疗大功告成,余下的伤需等明日去找医邪天不孤医治。还有,说吾已睡下了,让她们也回房休息吧。”

长空开始沉默地给千叶擦身清理,情不自禁地揣测起对方的所思所想。

他平时不会去想这些事,也没必要去想,千叶的决定他除了奉行又能做什么呢?但现在,他很好奇,甚至想要出言询问。只是看着千叶刻意以发掩面,他便暗自好笑,也问不出口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