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斗琴也是斗情

 

这天闲来无事,三神棍在神棍寝里斗琴,旁听品评的责任自然就落到了香独秀和醉饮黄龙身上。小免坐在一旁,啃着沉雪千丈青,当纯粹的听众。

先是拂樱抚琴一曲,一阕便使满园春色盎然,樱飞草长,绚烂迷眼。恰逢几朵雨云飘过,霏霏细雨匆匆来去,润物无声,草色更新,花更娇。

“有时三点两点雨,到处十枝五枝花。好!”一曲罢,香独秀便放下手中茶杯,抚掌叫好。

“一春常是雨和风,风雨晴时春已空。”枫岫坐在太师椅上,悠闲地用羽扇接了一朵飞落的樱花,看向拂樱吟道。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哈哈哈。”拂樱则冲枫岫狡黠一笑,提了花盏,起身道,“好友,你吟那句,是否被吾的琴声触动,伤起春来?”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换我来。”尚风悦起身坐到琴前,抬起双手,指未触弦之前,他下意识看了对面醉饮黄龙一眼。醉饮黄龙先前正仰头看着漫天飞樱发呆,此时转过头来观他抚琴,正好与他看了个对眼。

“烟雨半酣调玉琴,美目低回寄弦心,是琴是晴声声促,弹罢醉卧梅花荫。”香独秀眼尖,在一旁看得清楚,便意有所指地吟道。枫岫和拂樱听了都笑,唯独醉饮黄龙还在回味尚风悦的那一眼,不知他人在笑什么。

“哪里有雨,分明下的是雪,香楼主,你诗作得不够应景。”尚风悦从容笑道,手中折扇一扬一合,那霏霏细雨便化作点点飞雪洒落。随后响起的琴声似流泉似雪月,清新冷冽,潺缓沉幽。在尚风悦身后,天蓝色的披纱随风翻飞,寒梅悄然而绽放,饮雪吐芳。

“东风才有又西风,群木山中叶叶空。只有梅花吹不尽,依然新白抱新红。”曲终,枫岫羽扇轻挥,徐徐吟道。

“百卉千花皆面友,岁寒只见此二人。”拂樱也含笑着伸手去接雪花与梅瓣。

“曲散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香。”香独秀抚了抚刘海,吟罢看向醉饮黄龙。三神棍也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醉饮黄龙。

“好友,你都听了两回琴,连句话都不说。”尚风悦拿起折扇,起身离席道,“唉,看你那神色又在神游太虚了。我们的斗琴还需要你和香楼主来品评啊!”

“呃……”醉饮黄龙才从晃神中醒过来,一时也对不上什么诗来,又不好意思不接茬,无奈吟道,“单刀残躯赏雪梅,今朝有酒醉黄龙。”

在场众人闻言,皆忍俊不禁。尚风悦毫不客气地当众敲了他一扇子,忍笑嗔怪道:“好友,你也太敷衍我们了。”

“眼前谁解闲斗琴,惟有寒梅应孤心。霜雪满天酒微凉,醉酣犹闻宫羽音。”醉饮黄龙被逼无奈,想了想又吟道,众人这才放他过关。

“接下来换吾了。”枫岫在琴前坐下,放了羽扇,一振长袖,弹起琴来。琴声清朗悠越,殷红枫叶随风而舞,飘逸典丽,蕴含春秋更替的沧桑,星斗转移的古雅。指尖疾挑轻拨之间,于平淡婉转之调中显现大气磅礴之声。

“十指生秋水,数声弹夕阳。不知君此曲,曾断几人肠?”拂樱闭目聆听,转着手中花盏,低低自语道。

“正声感元化,天地清沉沉。”香独秀也望着满院草木葱茏,畅游意念充斥乾坤。

“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心静即声淡,其间无古今。”尚风悦则和着曲调节拍,在掌心上以扇端轻打节拍。

正当枫岫弹完,众人要议论此番斗琴谁夺得头筹时,神棍寝有人到访:“请问枫岫主人在么?”

“是君姑娘,有劳你亲自送神之子前来了。”枫岫对君曼睩的到访并不意外,上前接过神之子,招呼道,“君姑娘,请进来喝茶小坐。”

“主人,多谢了,我还有事不便多留。”君曼睩向枫岫简单汇报完罗喉与天下封刀的情况,转身离去。

“啊,左一声主人,右一声主人。好友,你的名号可真会占人便宜啊!”见枫岫抱着神之子走回来,拂樱便讥讽起他来。

一旁的香独秀则在与醉饮黄龙商讨斗琴的结果。

“三神棍各有千秋,这可真是为难吾了。”香独秀看向醉饮黄龙道,“黄龙,你认为呢?”

“嗯,若要吾选佼佼者,吾……”醉饮黄龙一边看着尚风悦,一边继续说,“吾选枫岫。”

他的答案出乎众人意料,众人全都齐齐望向他,诧异地问:“为何?”

“因为嘛,”醉饮黄龙扫了一眼众人,笑得几分憨厚,“拂樱和好友弹琴,时令应琴而改,花应声而绽。而枫岫抚琴,虽也情形类似,但却他多出了一样胜过前两位。”

“是哪一样?”拂樱和尚风悦齐声追问。

“那便是……”醉饮黄龙指着院门外君曼睩远去的身影道,“……有佳人闻琴而来啊。哈哈哈哈哈。”

“不好笑!”拂樱和尚风悦一脸黑线地再次异口同声道。

香独秀却在一旁颔首赞同醉饮黄龙之言。

“两位好友不要介怀,枫岫也无意胜出。”枫岫抱着神之子,一边用羽扇轻拍着哄他,一边对拂樱和尚风悦笑道,“来,今日我们又多了一样消遣。容吾郑重介绍,这位就是神之子。”

众人便都看向神之子,神之子肥嘟嘟的小脸上露出恬静的笑容来。

“来,抱着他,对他动杀念试试。”枫岫将神之子递给拂樱。

“若是女婴,吾倒有兴趣抱抱。”拂樱并不伸手去接,轻蔑一笑道,“好友,你接到神之子,是乐昏头了么?在场的神棍专业学员可不止你一个。”

枫岫笑了笑,跳过身旁的尚风悦,将神之子转递给醉饮黄龙抱:“要不你来试试?”

醉饮黄龙接过神之子抱着,一脸莫名其妙地看向枫岫。尚风悦见状催促道:“先别问为什么,你照做便是。”

于是,醉饮黄龙开始尝试想象自己要杀手中的婴儿,众人在一旁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他不得不对众人坦白道:“吾……动不了杀害无辜婴孩的念头。”

“好友啊,你这人就是太心实了!只是想一下而已,快想!快想!”尚风悦不甘地教唆道。

“为了早日达成找齐兄弟的夙愿,黄龙你就多努力一下,试着想想吧。他可是死神的孩子,你必须让他察觉到你有害他之意,他才能发动自我保护能力,实现你的愿望。这比向死神许愿安全多了。”拂樱开始忽悠醉饮黄龙道。

醉饮黄龙被劝得心动,终于让神之子感受到了他的杀意,邪能自动开启,醉饮黄龙瞬间失神。

“赤磷!赤磷!我的兄弟啊~!”陷入迷梦的醉饮黄龙狂喊了几声,陡然清醒过来,发觉众人神色不对地看着自己,便问道,“嗯?这是怎么一回事?”

“实不相瞒,神之子会让想杀他之人浮现出心底最珍视之人,从而软化杀心,脱离死劫。”枫岫将神之子从醉饮黄龙手中抱回,“也就是说,你心中最珍视之人乃是你的兄弟赤磷。”

醉饮黄龙闻言,若有所思。一旁的尚风悦忽然不动声色地道:“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他拂袖离去,进了啸龙居。

众人望见啸龙居的门关上后,便有一道蓝色光阵亮起,罩住啸龙居,不容任何人越雷池半步。众人的目光又不约而同地转到醉饮黄龙身上,却见他依旧杵在原地顾念着兄弟情深。

一直旁观插不上话的小免郁闷地咽下最后一口沉雪千丈青,暗自感叹:“居然是兄弟?!天尊口味真重啊,还拆小免萌的CP!哼,等着寝室长晚上收拾你!到时候我又有好戏看了。”

“让吾一试。”香独秀从枫岫手中接过神之子,内力凝掌,作势要拍向神之子。

神之子立即有了反应,在香独秀眼中产生了变化,让他看了不由一愣,随后笑道:“原来是他?!哈哈哈哈。”他将神之子还给枫岫,也回房去了,让在场众人都闹不清他所见是谁。

枫樱也带着小免回了拂樱斋,留醉饮黄龙一人愣在院里。

“好友,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么?”枫岫总想怂恿拂樱抱神之子玩。

“不玩,不玩。”拂樱就是不遂枫岫之愿,不耐烦地说,“测出来的结果只会是小免,毫无悬念可言。你难道对吾有别的期待?”他说着,意味深长地斜睨枫岫一眼。

“那你就不好奇吾会测出什么吗?”枫岫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不在乎,没兴趣。”拂樱难得占了上风,得意洋洋地一口回绝,“好友啊,今夜估计寝室长要修理人,吾还是去你那喝喝茶吧。”

“哈。那吾先将神之子送到天者那,再回神寝等你。”枫岫笑着,抱神之子离开了。

枫岫走后,小免问拂樱:“斋主真的一点都不好奇枫岫阿叔会测出谁来么?”

“还能有谁?”拂樱自信满满地坐下来,两腿搭在桌案上,说得满不在乎。

“斋主,你也未免自大多一点美了吧!” 小免看得一头黑线。

“你在说吾臭美?你跟谁学的,说话这么拐弯抹角了?”拂樱今日心情极佳,坐在那摇头晃脑地笑,“你还太小,我们之间的斗法你不懂,哈哈哈哈。枫岫他输定了。”

“那斋主就稍微给小免解释一下嘛,小免可是很聪明的哦!”小免装乖地蹭过去,给拂樱摸头。

“先下注者先输,他若自己不在意,又何必在意吾测的结果呢?”拂樱对小免神棍一笑,吟道,“一春常是雨和风,风雨晴时春已空。哈哈哈哈。枫岫啊枫岫,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