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拼酒还看千杯不醉

 

枫岫送神之子给天者,发现天者住的神棍寝空无一人,又找去了天葬山。天者和地者果然在那,正低头看着什么,整座山一直在嗡嗡作响。

“地者,你听见了吗?”天者闭着眼,神神叨叨地问道。

“是阿修罗的叹息。”地者也神神叨叨地先回了一句,然后才说:“工程进展不顺利,估计是你进的那套施工设备不好用。”

“怎有可能?”天者不豫地瞥了地者一眼,“吾已给舞台施工项目拨了一大笔资金。现在演唱会的预售票还没发行,死国乐队没多余的资金周转。”

“还是得买一台罗喉牌压路机,不然阿修罗挖得实在太辛苦了。”地者叹了口气,又道:“好歹向天都租一台也行啊。”

“嗯?你心疼他?”天者皱起眉头问。

“非也。吾担忧的是一个月内完不成舞台建设,会拖累以后的彩排,进而影响到演唱会的效果。”地者无辜又关切地看着天者,“届时你不仅会心痛,头也要痛。”

“哼!吾自有安排。”天者仍不领情。

这时,枫岫抱着神之子走上前:“天者,地者,神之子吾请回来了。”

“多谢了。”天者接过枫岫递来的神之子,转对地者道,“地者,我们回去,召集死国派成员,今夜聚会,迎接神之子。”他又对枫岫交代道,“死神那边就请你代为转达了。请。”

等枫岫回到神寝,却没见着拂樱,正纳闷时,末日神殿的门就忽然开了,拂樱一脸酡红,醉眼朦胧地扶着门,晃着花盏对他招呼道:“喂~好友,你回得真迟,快来,快来啊~”话罢,他转过身去,摇摇晃晃地又进了末日神殿。

枫岫见状,心下愈发纳闷,不动声色地跟了进去。

末日神殿里,小免和死神对坐在天鹅绒坐垫上,中间摆满各色酒杯。白弃斜倚在正中的坐榻上,一手搭在镶嵌七彩钻石的扶手上,一手转着高脚水晶杯,晃着杯中的红酒,神色慵懒地注视着面前一老一少。

“小粉红,敢与吾斗酒,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你家大粉红每天给你喂的是雄心豹子胆么?”死神的面容一如既往地隐在兜帽之下,看不清表情。他一边沉声说着,一边往他面前的各色酒杯里,倾倒不同的酒。

东瀛清酒倒在酒碟里,西洋红酒倒在高脚水晶杯里,女儿红、剑南春则各自倒在青花瓷杯和瓷碗里。小免看死神倒酒看锝津津有味,都忘了去反驳死神的话。“你家大粉红都败下阵来了,你又有何能耐?”

“谁说吾败下阵来的,吾还没醉!”拂樱醉醺醺地走过来,半途中就一脚扫翻了一酒坛,眼看作势要倒,枫岫赶紧伸手揽住他的腰。

“吾不过是去了半个时辰,你怎么就喝成了这般模样?”拂樱东倒西歪,还使性子不让人扶,枫岫只得吃力地抱住奋力挣扎的他,疑惑道,“你自己跑来末日神殿喝酒也就罢了,怎么连小免也一起带了过来。”

“枫岫阿叔,斋主他喝了七杯死神配的深水炸弹,都快要醉死了,你快扶他回房休息吧。”小免在一旁笑道。

“谁要醉死了!”拂樱终于趁着枫岫分神说话,挣脱他的手,大摇大摆地走到死神面前,俯身撑在对方肩头上,笑道,“死神,咱们的酒还没斗完呢!”说着,他突然笑盈盈地掀了死神的兜帽,唱起来,“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他一边唱,一边挑起死神的下巴,“你的脸呀,嗯,美人,不,美神啊~”

拂樱的举动令在场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白弃看似风轻云淡依旧,但他手中的高脚水晶杯正悄无声息地显现出愈来愈清晰的网状皲裂。

枫岫慌忙上前,一把将拂樱拦腰抱起,连声道:“他喝醉了,我送他回房,请!”话音未落,他就抱着人化光逃离了末日神殿。

被留下来的小免兴奋又紧张地一会看看死神,一会看看白弃,坐等好戏。谁知他们竟都没有任何表示。死神若无其事地继续倒着酒,而白弃手中的高脚水晶杯也转眼恢复如新。

等面前的大杯小杯都满上酒后,死神才对小免道:“徒儿,为师也不为难你,刺激的深水炸弹留待后面,先来喝纯的吧。”他将一啤酒杯的白兰地推到小免面前,“这是被誉为葡萄酒灵魂的白兰地。”

“师父,小免有条件哦。如果师父输了,是不是可以求主人将一百篇爱死爱慕方案降为十篇啊?”小免也学着死神,将一啤酒杯的桂花酿烧酒推在对方面前。

“你真会见缝插针占便宜。若是你输了,又当如何?”死神拿起啤酒杯,一口闷完了。

“小免绝对不会输的!”小免也拿起啤酒杯一口闷完,一抹嘴道,“师父,你先前已跟斋主拼了七杯深水炸弹,徒儿可是占了你不少便宜。小免斗酒会输这种事,师父就不用想了。”她一挥手,豪迈道。

“哈哈哈哈,死神面前,无人可以例外。”死神大笑起来,“看在你讲得真有气势,让吾开心的份上,吾成全你。哈哈哈哈。”

“十篇爱死爱慕换温泉馆现场录像和透视技能?死仔,你喝得脑残了吗?这就是你公平的死神游戏?”白弃抿了一口酒,红蓝异瞳不怒而威地扫了一眼死神。

“不,透视技能小免不要了,录像也可以放弃。求一套视频截图总不过分吧。主人~”小免眨巴着星星眼,恳求地望向白弃,那声主人喊得委屈又可怜。她昨夜收到异法无天的飞信,知道白弃给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好依照异法无天的指示,争取修改与白弃的交易内容。

“可以。若你真能让死仔败给你,在视频截图之外,吾还会多奖励你一个视频。”白弃淡淡一笑,好整以暇地旁观小免与死神斗酒。

“再来是有生命之水称号的威士忌。”死神给了小免一大杯威士忌,小免则给死神一大杯剑南春。

“西洋酒一点都不好喝,不够香醇,小免不喜欢。”小免一喝完,就吐舌头诉起苦来。

“哈,那吾给你调一杯鸡尾酒。”死神在一大杯威士忌里加了绿茶和蜂蜜,又在另一杯伏特加里加上番茄汁、柠檬片和芹菜根汁调成血腥玛丽,然后将两大杯酒推给小免。

小免不会调酒,她只好有样学样地自由发挥,在一杯五粮液里撒上爆米花,在另一杯女儿红里泡几片樱花瓣,然后推给死神。

“若是清酒,你该不会要打一个蛋丢酒里给他喝?”白弃看着小免在那乱配,忍不住笑道。

“啊,蛋花美啊,我怎么没想到!”小免灌完死神给她调的两大杯酒,舔着嘴唇,意犹未尽地笑道,“师父调的酒真好喝啊。”

死神也将小免调的酒一口闷完,眼都没多眨一下。他在一杯兰姆酒里混上毡酒,递给小免:“接下来我们喝混酒了。”小免则混了茅台和二锅头给死神。

师徒俩又一口闷完了,互相看了看,竟都没什么醉意。于是死神开始调深水炸弹,他在宽口杯里倒入三分之二的啤酒,将装满伏特加的小杯子沉入宽口杯里。小免也照着做,不过她用的是二锅头炸米酒。第一杯深水炸弹干完,死神改用威士忌炸黑啤,小免改用剑南春炸菊花酿。

“菊花酿是药酒。”白弃见状,忍不住出言道。

“难道不是只要是酒,就可以混在一起么?”小免只知道喝酒,对调酒的规矩其实一点都不懂。好在死神也不与她计较,随便她折腾。

一老一少开始乱混酒来喝。十八杯深水炸弹喝完,白弃不由密切关注起斗酒的结果来,却不料这对师徒仍旧若无其事地在那继续混酒,喝得兴起。

“师父啊,混酒味道真奇怪,好难喝啊。我们还是改喝纯的吧。”小免喝完第十九杯深水炸弹建议道。

“你连酱油都混到酒里给吾喝,还好意思先抱怨混酒不好喝?”死神放下空酒杯,似笑非笑道,“醉了就要乖乖承认。不然,今夜让你在院中曝尸一宿。”

小免闻言,忙对死神歪头做鬼脸,装可爱道:“师父~小免真的没有醉哦~就喝纯的吧,好嘛~好嘛~来喝小免最喜欢的米酒吧,师父~”死神只好改和她拼米酒。他嫌米酒不够烈,改用大瓷碗来喝。

又是十几碗干过,小免捧着碗喝得津津有味,不住赞道:“真甜,真好喝。”

坐她对面的死神则眉头深锁地端着碗闷酒。喝着喝着,他忽然端着酒碗不动了。

“嗯?师父,该喝下一碗了。”小免越喝越馋,越喝越急,她不由开始催促起死神来,“师父?”小免见死神不回话,好奇地推了推他。一推之下,就见他直挺挺地躺倒了,手中的空酒碗咣当当一阵响地在地上滚开去。

“死仔醉死过去了。”白弃手一扬,将死神吸到怀中查看,看过之后便将他往自己腿上一搁,一边轻抚,一边转对小免笑道,“小免,你赢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哈哈哈。我就说我千杯不醉,你们偏不信。”小免一时得意忘形,起身叉腰,对唯一清醒的观众作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来。

“改日会将截图和视频给你。吾答应了你家斋主,等你玩够了就送你回拂樱斋。”白弃手一挥,小免转眼就置身在了拂樱斋里。她想回自己的空间,才迈出一步,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醉得不省人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